周启回来了,马匪也悉数剿灭,何启年也算是完美完成了任务,整理队伍交接了工作,开拔回京。娉婷心灰意冷,虽然不甘心也无可奈何,迈着沉重的步伐出了大门。

    “回京后别告诉别人我在徽州。”

    娉婷也不说话,也不看周启,只嘟着嘴看着地。

    “回宫后,听母后的话,别胡闹。”

    娉婷继续嘟着嘴,头一歪翻了个白眼。

    周启知道娉婷心情不好,虽然心里也不好受,但是如今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周启摸了摸娉婷的头,“好了,走吧。”

    娉婷终于不再看地面,红着眼睛看向周启,“哥。”周启伸出手,两兄妹抱在了一起,娉婷带着哭腔说到,“哥,也许以后你就看不见我了。”

    周启也红了眼,想再安慰一下娉婷,但是终究忍住什么都没有说。

    娉婷突然松开了周启,头也不回上了马车。周启站在原地,听车轮吱呀呀转动,目送着马车渐渐远去。周启心里像堵了一块石头一样,如今只是回京而已,若是将来要去西凉,还不知道作何感想,未来又将如何面对,一想到这些,周启觉得更加心烦意乱。李博背着手缓缓走出来,他知道周启肯定心情不好,可是这件事根本没有商量回旋的余地。

    周启回头看了李博一眼,又盯着李博下上打量一番,“你怎么还在这?”

    “我?我怎么不能在这?”

    “你不跟着大家一起走吗?”

    “我怎么能把你一个人扔在这呢,放心吧,我留下来陪你。”李博用胳膊肘轻轻碰了周启一下,嬉皮笑脸说道。

    “谁用你陪了,你也赶紧回京去吧。”

    “回京干嘛?你在这,我是你的伴读,我当然得在这了。再说了,那个二愣子和张广还在徽州呢,我哪能就回去了呢?”

    周启知道李博担心自己的安全,反正他回不回京倒也无事,“对了,余年呢?你这个钦差不把他压回去吗?”

    “何统领给弄回去了,我的奏折也递上去了,我跟皇上说了,想在徽州游玩一番,我想皇上应该会答应吧,毕竟我当钦差也辛苦了。”李博语重心长地说到。

    “切,你还辛苦了?要不要脸?”

    “嘿嘿。”李博一把搂住周启的肩膀,“好了,我的五皇子,我舍不得你,好了吧。”

    周启瞪了李博一眼,暂时放下了娉婷离去的阴霾,徽州的故事还将继续。

    娉婷觉得前途渺茫,悲从心生,一直坐在马车上直到中午也没有下来,何启年得了周启的吩咐:只要看住娉婷平安回到京城就成,其余不用管。何启年在宫中已久,闭口不言简直是看家本领。

    此时的李老四听说了吴怡被钱宁带走的事情,恨不得蹦着去找吴怡,“真是个笨脑壳

    !好好的知府夫人不当,上人家当有钱少奶奶,怎么想的!”

    “李大叔,这有钱人家少奶奶不好吗?”

    “好个屁!那少奶奶能跟诰命夫人比吗?”

    侍卫们面面相觑,“诰命夫人?李大叔你知不知要想当上诰命夫人,那得一二品的大员夫人,我们大人现在是从四品。”

    “嘿,我说吴怡糊涂,你怎么也糊涂?那四品和二品一品能差多少?”

    “能差多少?李大叔,你以为往上走一个阶品这么容易啊?”

    李老四白了一眼侍卫,“哼,那得看是谁。你们看我女婿,往那一站,那就是人中龙凤,早晚得当上一品,弄不好还能当上宰相老爷呢。”

    侍卫们相视一笑,没想到李老四如此不靠谱,眼光还是不错的。“李大叔,你就别做梦了啊,你家吴怡很快就当钱家少奶奶了,你以后也去当有钱人家老丈人了。”

    李老四坐在椅子上叹气,若在以前钱家当然是最好的归宿,可是现在明明有更好的选择,李老四简直恨铁不成钢,现在就想抽吴怡两个大耳光子。此时的吴怡不知道李老四怎么想的,还没有从糊涂中走出来,虽然钱家老夫人还不知道这件事,但是吴怡已经接受了钱家所有下人的祝贺和调侃,吴怡甚至没有时间思考一下自己的决定。

    这天,吴怡被钱万全叫进花房,吴怡见钱万全与王夫人不说话,心里一直打鼓头也慢慢低了下去。

    “吴怡,你也不用紧张,我们就是想问问你,你和知府大人是怎么认识的?”

    “周大人?我们,我以前在知府衙门当过杂役。”

    “当杂役?当杂役能赚五十两银子吗?”

    此言一出,吴怡觉得浑身都一紧,“五十两?”吴怡尴尬地说道,“杂役怎么可能赚五十两嘛?我的月例是二两。”

    “那周大人为什么给你五十两银子呢?”

    “没有啊,没有的事。”

    “真的没有?”

    “真没有。”

    钱万全一直盯着吴怡的眼睛看,吴怡被看得心里发虚,钱万全久经商场,吴怡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吴怡,给你多少钱你愿意离开徽州?”

    “啊?”

    “你开个价吧。”钱万全翘起二郎腿,王夫人看了一眼丈夫,她知道钱万全已经做了决定。

    “老爷,我……”

    “吴怡,我钱万全是生意人,也是过来人,你在我面前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老爷,我真的不是为了钱,我就是……”

    钱万全一摆手制止了吴怡,“既然你不开价,那我就倚老卖老了,一万两够了吧?”

    吴怡一听一万两,心里有点惊着了,她从来没有见过一万两,听都很少听见。

    钱万全继续说道,“你若是觉得这个价钱

    可以,我现在就要管家去取,我们钱记的银票,不仅是在大周,就是西凉都可以通兑。”

    “老爷,我,我真不是因为钱,是钱宁他说喜欢我,想照顾我一辈子,我就答应了。”

    “好好好。”若是有人看见了吴怡刚刚听见一万两的眼神,就能深切体会到什么叫见钱眼开。钱万全和王夫人当然也看见了,他们对吴怡算是看清了,“这样吧,不管是哪,大周之内,你若想在哪里安家,我钱家愿意帮你置办一个小院子。吴怡,你和你爹以后也有个落脚的地方,你要知道这院子是很有可能升值的。再说这一万两银子,就是你现在在钱家每月赚十两,你也得赚上八十三年才行。况且现在我们肯定是不能用你了,你去哪里找十两银子的月例工作呢?”

    “哎,我,那个,别不用我啊。”吴怡着急了,这十两银子月例的工作真的仅此一份,现在她才深切的体会到自己即将失去什么,“可是我,我真的不是为了钱啊。”

    “吴怡,也许我们这样说,你觉得有点突然,这样吧,我给你两天时间考虑一下。不过你要知道,虽然钱宁是我儿子,但是这钱家是我钱万全说了算,我若是不同意你们的婚事,你就不能进钱家,就算钱宁他执意娶了你,以后你们也只有受苦受穷的命。只要他娶了你,这钱家的家产就跟他没有关系,我今天就可以明确地告诉你。”

    坐在一旁的王夫人一脸淡定,她相信钱万全,这么多年大风大浪都过来了,还能搞不定一个吴怡吗?

    吴怡走后,王夫人想起钱朵来,“老爷,如今余年已倒,那朵朵和周知府是不是?”

    钱万全想了想,如今两个孩子也的却都到了婚配的年纪,之前为钱朵选亲,挑来选取也没有合适的,如今余年已经倒台,周知府倒的却是最好的选择。“可是周大人怎么和这么吴怡不清不楚。”

    “朵朵不是说了吗,是吴怡想要飞上枝头,纠缠周知府不成才来找钱宁的,看来周知府还是为人端正。”

    “就是不知道周知府什么意思呢。”

    王夫人一直是支持钱朵的,如今听钱万全口风有了松动自然顺水推舟。“不如我去打听打听,请周小姐到家里来吹吹风。”

    “周小姐?我听罗掌柜说看见周小姐出城了,奔着京城方向去了,想必是回家了吧。”

    “回家了啊,怪不得好久没见她了,那我找别人探探口风吧,老爷,这件事您就不必操心了。”

    “那好,有劳夫人了。”

    这边陈千朗也听说了周娉婷离开徽州的事情,他瞬间紧张起来,因为陈明阳就在京城。“这个女人还真是厉害呀,居然能看穿我的计谋。”

    “老爷?”旁边的管家不知道陈千朗小声嘀

    咕什么,又怕是什么最终的吩咐。

    “哦,没事,我这就休书一封,你去驿站寄,赶紧叫明阳回来。”

    吴怡从花厅出来沮丧到了极点,若说以前自己大多数时间都是骗钱过日子,可是这次她真的没有想骗钱宁,更没有想骗钱家的钱。她一出来,看见钱家的小厮,又听他们打趣自己,觉得更加烦躁,便出了钱家来到街上。

    周启也心情不好,一个人在街上巡查,李博带着人远远跟着不敢靠近,也不敢离开。周启正往前走着,远远看见张灵。

    “美女”

    (本章完)

章节目录

风吹繁花散落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红酒羊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酒羊排并收藏风吹繁花散落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