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走火入魔

    殷荀和花古朵走了半个时辰,也没有找到水源。只见周围的荒草,越来越茂密了。

    因为太过炎热,殷荀一路吃了许多白刺果实。花古朵也吃了不少。虽说这种浆果又酸又甜,可是,吃多了牙就会被算倒,而且,也有点儿反胃。

    殷荀皱着眉,他也不知道究竟是太阳太灼烈了,还是他吃的这种红果子有点儿多了,总之,他觉得自己浑身都在冒热气。胃部更盛,就如同燃烧了一团火焰一样。

    他咬着牙,继续前行,一面回头去看花古朵。

    只见花古朵也面色通红,似乎直喷火。

    “这红果子,可和外面的不同!”花古朵咬着牙,说道,“我感到浑身直冒火,快要坚持不住了!”

    殷荀张了张口,刚说了一句:“再坚持一会儿……”话还没说完,就见花古朵突然仰头大啸,浑身上下似乎都冒出火来!

    “啊啊啊~~~~~~!!!”花古朵发出了尖锐的吼声,那声音直刺殷荀的鼓膜。她的口腔中,都喷射着灼热的热浪!

    殷荀只觉得元炁逼人,不由得伸出双臂护着头,后退了两步。

    那吼声,顺着风传了很远,一直传到了花满堂等人歇脚的地方。

    此时,花满堂等人,也觉得浑身燥热难当,正静坐运炁调息,乍的听到花古朵尖锐的吼声,被惊了一跳。

    花满堂运炁半路被打断,竟一时难以抑制胸腔里紊乱的元炁,猛地喷出一口血来。

    王随皱着眉,强行将自己的元炁压了下去,半响才睁开眼睛,浑身都湿透了。

    “发生什么事儿了?”王随急忙站了起来,一面帮忙去拍花满堂的后背,一面问:“难道,他们遇到什么危险了吗?”

    花满堂皱着眉,仔细倾听了一会儿,才道:“朵儿应该是像我们一样,突然体内元炁紊乱,强压不住,竟走火入魔了!”

    “那怎么办,我们要不然去找他们吧!”王随一脸的焦急。

    花满堂摇摇头,“我没有听到荀儿的声音,他应该还好,应该可以照应一下朵儿。我们现在这个样子,自顾不暇,说不定撑不到半路,就会走火入魔,到时候,可真就危险了!”

    “我们就在这里静坐运炁调息,等我们调息完成之后,再去找他们也不迟。”花满堂道。

    “嗯,也好。”王随点点头,又重新坐了回去。这会儿,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只能先管好自己,至少,不能不但什么忙都帮不上,还给别人造成麻烦。

    王随又看了看吴双。

    吴双呼吸很急促,脸上红的可怕,然而,汗已经不再出了,似乎已经流干了。他脉搏也跳的快的吓人。

    看上去,吴双似乎马上就要不行了。

    可是,吴双的这种危险状态,已经持续了快一个时辰了,他还活着,心脏在继续狂跳,简直不可思议!!

    “吴双,坚持下去!”王随也不知道吴双究竟能不能听得见,可他,仍旧在他的耳边,给他打气,“我们一定会活着走出去的!”这句话,也不知道是给吴双说,还是给他自己说。

    吴双闭着眼。他体内,元炁澎湃,似乎要透着rou-体,迸射出来,时不时的发出一道明亮的光。

    王随皱着眉,这才发现了这一状况。

    他伸手,试探了一下。

    吴双身上的元炁,十分厚重,将他包裹的十分严实,就好像铜墙铁壁一般。王随释放出一丝元炁,才艰难的探入了吴双身上。

    只感到吴双浑身元炁激荡,并且,似乎在循着什么轨迹,高速运转。

    他即使在昏迷着,也在进行自我调整和修复!而且,那元炁,似乎在吸收空气中稀薄的水分给主体!

    王随被自己的探查结果给震惊了。

    这家伙,小小年纪,修炼的是什么功法,竟然这样了得?!

    不管怎么说,吴双一时半会儿是死不了了,王随悬着的一颗心,才放了下来,自顾自的沉浸到自我调息的世界里去了。

    而那边,花古朵已经暴怒了起来,就如同刚刚吞下了一颗暴怒丸一样,失去了理智,浑身爆出了浓厚的元炁,四处胡乱击打!

    她浑身上下不知道藏了多少飞镖暗器,借着元炁的推力,朝着殷荀猛烈的打了过来!殷荀堪堪躲过,只见那暗器砸进了脚边的土里,形成了爆裂,尘土都被炸的四处飞扬!

    女人疯起来,可真可怕!

    殷荀一面胆战心惊的东躲西藏,一面想究竟该怎样,才能唤醒花古朵的理智。

    “师姐!”殷荀大吼,“是我呀!”

    殷荀一面躲,一面大吼。只可惜,花古朵充耳不闻。她现在,已经彻底走火入魔,只管纠缠着殷荀紧紧不放!

    殷荀的四周的红土地,已经被元炁砸出了无数的大坑!

    殷荀不知道她有多少暗器飞镖,只知道,那些飞镖源源不断的朝他攻来!

    那些飞镖的末端,都被一根丝线系着,无论飞出多远,都能被收回来,重新利用!

    殷荀发现,那些丝线,才是她最大的杀招!

    那些丝线很细,又是透明的,不注意的话,根本就看不见。而那些丝线,却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成的,又细又有韧性,十分的结实,竟如钢丝一般。

    殷荀亲眼看见,几根细丝盘在了一块巨大的石头上,花古朵只是稍稍用力,那块巨石,竟然被勒的立马分崩离析!

    躲闪中,无数的飞镖擦着殷荀的脸颊和身体飞过,那些丝线,也跟着从他的身体上掠过,很快就给他皮肤上留下了一道道又细又长的伤痕。

    怎么办?他只不过是空有一身元炁而已,又用不得,而锻体也是刚刚入门,就算是肉身强悍到极致的高手,光靠着肉身的话,也是无法和用元炁的同级别武者打成平手的,更何况,花古朵的功力还不低。

    再这样下去的话,他很有可能,一个躲闪不及,就会被拦腰斩断!再轻,也得断个胳膊腿什么的!

    两枚飞镖掠过,殷荀堪堪躲开,可是那丝线竟绞住了殷荀的头发,拉扯之间,竟将殷荀的一缕头发削断,落了下来。

    殷荀只觉得脑门上一热,伸手一摸,竟然摸了满手的血。

    看来,躲是没有用了,唤醒她也是不可能了,只能硬刚了!殷荀咬着牙,皱着眉,抽了个破绽,冲了上去!

章节目录

江湖血雨十年孤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墨语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语薪并收藏江湖血雨十年孤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