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治锋靠坐在地,神色阴狠的盯着赵东。

    腿骨被人当场打断,疼痛不言而喻,冷汗几乎打湿了他的整个脊背!

    赵东盯着他问,“疼么?”

    宋治锋强忍疼痛,深吸气冷笑,“孙子,你别狂,警察马上就来了,有本事你他妈别跑!”

    赵东蹲在地上,重新点上一根烟,神色轻松道:“别这么看我,也别拿话激我,我赵东一人做事一人当,不会走的。”

    “我今天为什么来找你,你心里清楚。”

    “我没有义务替你教育儿子,但你是他老子,子债父偿,我觉着天经地义!”

    说着话,警察很快到来。

    赵东没有半点抵抗,顺从的被带上警车。

    过程有些诡异,没有手铐,也没有羁押,顺利的无法想象。

    宋治锋也看出了一点门路,去医院的路上,接连打出了好几个电话。

    ……

    翌日。

    宋治锋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

    腿上打着石膏,像是木乃伊似的被人固定在了病床上。

    他心情不爽,连带着输液的护士都被他给骂了出去。

    昨天连夜打了好几个电话,就一个要求,惩治打人凶手,不接受调解!

    可整整一晚上过去,昨天的几个电话就像是石沉大海。

    他已经醒了两个小时,别说没人来鉴定伤情,更没人来询问昨天的事情经过。

    要不是腿上的断骨处隐隐作痛,他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不甘心之下,又是几个电话打了出去。

    大部分无人接听,少部分即使接通,也很快找各种理由挂断!

    从来没有遇见过的诡异状况!

    他在江北区做了几家饭店,产业不小,江北区的三教九流,只要打声招呼,多少都会给他几分面子。

    结果这一次,他少见的慌乱,甚至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正想着,一个陌生号码拨了过来。

    宋治锋听见声音,急忙问,“老赵,怎么回事?”

    老赵压低声音道:“老宋,你先别说话,听我说。”

    “打你的人来头不小,你惹不起!”

    宋治锋脸色难看,“惹不起?有他妈什么惹不起的,难道还没有王法了嘛?”

    老赵反问,“老宋,你也别拿话噎我,事情怎么回事,人家为什么找上门,为什么打断你的腿,你应该比我清楚!”

    “是,小航年龄不够线,人家拿他没什么办法,可你宋治锋跑不脱吧?你以后还得在咱们江北的地头上做生意吧?”

    “要我说,一报还一报,大家就当打个平手,低个头就算了。”

    “你也别觉着冤枉,人家小孩,被小航带着十多个兔崽子给打进了医院,不光腿被打折,听说连眼睛都伤了。”

    “再过一段时间就是中考,那孩子还是体育生,这不是断送人家孩子的前途嘛?”

    “也不怪人家

    拼命,宁肯下水也要拉你一把!”

    “要我说,你这几年就是太宠着小航了,让他吃个教训也好!”

    宋治锋深吸口气,虽然预感被坐实,但心情依旧不痛快。

    车被砸了,腿被打断,他还从来没有吃过这种亏!

    忍了口闷气,他继续问,“老赵,咱们都是兄弟,有话你跟我明说,那个人到底干嘛的?”

    老赵苦笑,“没法明说,我也摸不清人家的深浅,今天早上,我在局长面前刚提了半句,就被劈头盖脸的骂了回来!”

    “总之,这事你别纠缠不放了!”

    宋治锋脸色涨红,“就这么算了?不行!老子的腿都被那孙子给打断了,我可以不要赔偿,但他必须给我当面道歉!”

    “要不然的话,我他妈不就成了笑柄?”

    老赵见宋治锋不给面子,声音也有些不快,“行,那你自己看着办吧,反正我是无能为力了!”

    说着,电话挂断。

    宋治锋骂骂咧咧,狠狠捶着床面,“他妈的,拿老子好处的时候,伸手比谁都长,遇见麻烦,跑的比谁都快!”

    他不信邪,又是几个电话拨了过去,无一例外,同样的结果!

    诡异的状况一直持续到下午。

    两个人走进了病房,前面是个女人,姿色艳丽,身材窈窕。

    后面跟着的是宋宇航,低着头不敢说话。

    女人脸色有些焦急,“老宋,不好了!”

    宋治锋训斥,“咋咋呼呼的,瞎喊什么,天塌了?”

    女人哭丧着脸,“咱们在江北区的几家分店,全都被人查封了!”

    宋治锋听见这话,整个人从病房上惊坐起来。

    他不可思议的问,“你说什么?所有店面都被查封了?”

    女人不敢隐瞒,把事情的经过娓娓道来。

    宋治锋听完,原本还张狂的脸色瞬间灰白如纸!

    三家分店,短短一上午就被关照了好几次。

    好几个部门联合出手,就算他想找人说情,都不知道该从何着手!

    不光是停业整顿,面值过万的罚款就收到了好几张!

    虽然早就知道对方来头不小,可没想到,竟是山雨欲来的压力!

    宋治锋第一次有了忌惮,瞪着宋宇航呵斥,“小兔崽子,你给我过来。”

    宋宇航不敢上前,怕挨打。

    女人护短道:“老宋,出了问题就解决,你凶孩子有什么用?”

    宋治锋气的不轻,“小王八蛋,你昨天闯祸的时候,不是还挺硬气嘛?”

    “跟我说,怎么回事?”

    “你打的那个小孩,他家里到底是干嘛的?”

    宋宇航露头,“没啥啊,就是我们学校的一个体育生,家里挺穷的,没啥背景……”

    宋治锋气的脸色煞白,抬手就把一旁的果篮砸了过去。

    嘴里也跟着骂,“没背景?你他妈是傻逼嘛?我宋治锋怎么就生了你这

    么个废物东西!”

    “没背景,能把你老子打进医院?”

    “没背景,能封了咱家所有的店面?”

    “干你娘的,闯祸之前也不看看对方是谁,坑爹的玩意!”

    “去,现在!马上带着你们那帮参与打架的小兔崽子,去给赵晓满赔礼道歉!”

    说着,他又看向女人,“你也跟着一起,拿出三万……不!拿五万,就当做咱们的赔偿!”

    宋宇航低着头,不敢辩解,但是看不见的角度,却有阴狠的神色一扫而过!

    (本章完)

章节目录

花都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西装暴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装暴徒并收藏花都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