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祐樘看着手里的空酒瓶子苦笑:“我这一生,也算是值得了,富贵过,潦倒过,热闹过,也冷清过。我对得住所有人,却唯独对不起她……”低沉沙哑的声音回荡开,李灼灼心酸又难过。

    时钟滴答的声音清晰而明快,与房间里压抑沉重的氛围格格不入。李灼灼挪了挪身子,有些小心的开口,“……朱公子,我不知道怎么劝你才有用,但来到这儿之后,我知道了一句话,未来太远,过去太迟,活在当下就好,你若是一直想着念着过去,你就永远不会融入现在,这不是蓁蓁想要的结果。”

    李灼灼想说什么朱祐樘何尝不知道,可是人永远不能活的太明白,他不能活的太明白,他若是欢快潇洒,心口上那刀疤就会流出血泪,苦的他不能自已,痛的他辗转难眠。朱祐樘抬眼看着李灼灼,她是个坚强的姑娘,最起码……比他坚强。叹口气,朱祐樘抓起衣裳要离开,李灼灼还没来得及开口,他欣长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门口。李灼灼追出去时,哪里还有朱祐樘的影子,静谧的街道只有昏暗的路灯,一丝声音也无。

    睡了一整夜的老爷子醒过来的时候,桌边放着朱祐樘留下的字条:爷爷,我去医院了。凌老爷子摇头苦笑:“都说了要陪他去的,他自己能行吗,真是倔的很。”

    被质疑不行的朱祐樘早早就在医院里挂了号,是第一个看诊的病患。男医生仔细检查了他的刀口,很不满意道:“年轻人,这几天是不是剧烈运动了,瞧着你的刀口发红,旁边还有淤血,脸上有伤,是不是做什么坏事了?你这样子怎么能好,你这是好不容易活下来的,可不能随意瞎折腾,不能打架不能斗殴……”

    朱祐樘面无表情的听着,偶尔点头回“是”。想想以前在他面前点头哈腰的太医们,朱祐樘竟然有些想笑,这像极了一场梦,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任由医生一遍又一遍打量诊断完,朱祐樘自己扣上了衣服,有些好奇地问:“我这样子就无碍了吗,会不会哪天旧病复发就死了?”

    “年轻人,你要对我们的技术有信心。你好好吃药,少喝酒少抽烟,活上八十岁不成问题。”医生低头写药单,边指挥着旁边的护士取药。朱祐樘坐在一边等着护士拿药过来的间隙又问:“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要在我的肚子上划一刀,我是怎么好起来的?”

    “自然是手术了,年轻人,你运气好,来的时候正好有适合的肝脏给你换上了,要不早就死了。”医生面带微笑,显然对自己的技术很满意。

    朱祐樘捂着刀口,有些不敢置信:“我的肝脏被换掉了?”

    “你以为呢,你原来的那个都发黑了,是不是常年吸烟啊年轻人,这次捡回一条命,可得好好珍惜啊,不能再抽烟了。”医生又轻声嘀咕着“就算是吸了一辈子烟的大烟鬼,也不能变成那样啊”,再不欲多吃,换肝脏这种事情有好有坏,也不是百分百成功,有运气之外,最主要的还是要有钱啊!这个年轻人运气好,又有钱,才捡回一条命啊。

    朱祐樘知道自己做了手术,却从没想过会被换掉肝脏……,这太不可思议了,肝脏都能换,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是做不到的?

    “那……心脏也能换吗?”朱祐樘试探问道。

    “现代还有什么是不能换的,心脏上还能安装支架呢,现代高科技越来越厉害了,发展越来越好,能救的人也就越来越多了,当然了,除非他自己不想活了……”医生念叨着,言语间颇为自豪。

    什么都能换?朱祐樘震惊,心里又有了个念头,所以……他不该死心的,也许随着时代的发展,他还能回去呢……十年?二十年?他得活到那个时候。

    原本绝望的朱祐樘突然笑起来,眉眼舒展开,告别了医生出了医院,迎接着新晨第一缕阳光,心里突然畅通了许多,心存希望总是好的,活着也踏实。

    “师傅,去祈店。”朱祐樘坐上车,还是想去祈店看看。祈店影视城是全国最大的古装电视剧的拍摄基地,建有明清宫苑、秦王宫、清明上河图、华夏文化园、明清民居博览城、梦幻谷、屏岩洞府、大智禅寺、红军长征博览城、春秋·唐园、圆明新园等十三个跨越几千年历史时空、汇聚南北地域特色的影视拍摄基地和两座超大型的现代化摄影棚……朱祐樘翻着手机看上面的介绍,零星的几张图片就已经让他叹为观止,虽然比不上真正的大明宫,但是这个后来建造的建筑红墙黄瓦,气势雄伟的样子依然磅礴大气,让人称赞。

    “帅哥,你去祈店玩啊还是工作啊?”司机最喜欢和乘客说几句,尤其是到祈店去的年轻人,有一大半都是奔着明星梦去的,但是能当明星的又能有几个,每每看到那些充满希望的年轻面孔,司机大叔都要暗地里摇头叹息,年轻人做什么不好,非要顶着一张朴素的面孔去帅哥美女云集的地方博前程。

    朱祐樘把手机塞进裤兜,笑道:“就是去看看。”

    “没什么不好意思说的,我这车啊,这一年拉过去的人也有上百个,都是去当群演的,你说镜头就闪那么一下,还要站在那里拍上一天,值得吗。”

    朱祐樘疑惑的问:“什么是群演?”

    司机不敢相信的大声道:“年轻人,你不知道群演是什么啊,就是群众演员,好比你要拍一部戏,街上走路的那些人不都得要一些吗,总不能一部剧拍完了,全是男女主角在那讲话啊。尤其是古装剧的群演,还要换上衣服,男的要带假发,我之前拉过一个顾客,因为带的那个假发质量不行,都把自己变成了秃头,悔的他啊,都要哭出来了。就挣那么点钱,哪有钱去植发啊……”

    朱祐樘若有所思的点头,等到真正到了祈店,才算是大开眼界。长发的短发的,长衣的短打的,冬天的甚至还有夏日的,人群来来往往,脚步急急匆匆,也有一边啃着包子一边夹着剧本的,司机指着那个人道:“瞧见没,那估计就是个替身演员,专门演那些难度高的戏,”朱祐樘点头,送走了司机自己开始逛着。祈店很大,他刚才已经从手机上了解到了,想着多走走总能找到自己想去的地方,便一个人在偌大的祈店走起来。

    这会儿正是中午,很多剧组都休息了,群演们或是蹲着或是站着吃盒饭,一边玩手机一边和旁边的人聊得不亦乐乎,这种场面看的朱祐樘瞠目结舌,吃的这么简单,环境这么简陋,他们还能笑得那么开心,最要紧的是这些群演里,很多年轻的小姑娘,诡异的顶着明朝的双丫髻,身上却穿着现代的长衣长裤,朱祐樘嘀咕,这种发型便是普通大人家的丫鬟都不要的,还有明朝人很讲究发饰装扮,有钱的会插金簪玉钗,没钱的也会有木簪子,绝没有这种橡皮圈卷出来的样子。

    “看看,那个帅哥怎么老是看你。”

    “哇塞,快看看我脸上干不干净,那兴许是个导演,相中我了呢。”

    两个姑娘的声音不小,更多的人朝朱祐樘看过来。朱祐樘是见惯了更大场面的人,这几个人他还不放在眼里。他只是抬手指着那个姑娘的头发,有些不满道:“大明的侍女发饰不是你这样的。”说完转头就走,留下的两个姑娘面面相觑,“他不会是服化老师吧,知道这个?”

    走了一个小时后,朱祐樘对于这个祈店影视城彻底失去了兴趣,什么都是假的,摆在街上的小吃是石头做的,抱在妇人怀里的娃娃是枕头做的,朱祐樘还看见两个男子抬着一箱子“金子”走过去,边走边撵人,那是假的金子,谁会去抢,“这样拍出来的东西,真的会有人看吗。”朱祐樘看着这些“粗制滥造”的东西,眼底浓浓的嫌弃,抬脚就往回走,算了,什么宫殿,等明日要去真正的宫殿看看,他知道,真正的宫殿在B市。

    “来,来,让一让,大明朝凤冠来了,让一让啊。”喊声很大,人们抱怨着走到路旁。

    听见“凤冠”二字,朱祐樘想起蓁蓁沉重凤冠下娇羞的脸颊,入眼的凤冠让他愤怒,什么大明凤冠,这是什么东西?

    “你听不见吗,让一让啊。”催促的声音带着不耐烦,朱祐樘浑然不理,走上前指着架子上的东西道:“大明朝的皇后不会戴这种东西,你们这是假的。”

    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假的,真的凤冠千金难买,那是只有在B市博物馆才能见到的珍品,都看怪物似的看着朱祐樘,更有人嘲笑道:“你是不是想红想疯了,大白天的拦着运东西的人是怎么回事。”

    朱祐樘看向说话者,淡淡一眼,无需多言,方才说话的人害怕的后退一步,刚才那个男子眼里浓浓的杀气,他没看错吧?

    “真的凤冠,嵌着天然红宝石百余粒,珍珠五千余颗,造型庄重,制作精美。运用点翠工艺,点翠的面积大,而且形状复杂。尤其是翠凤,均作展翅飞翔状,凤尾展开,羽毛舒展,富灵动感……”朱祐樘看着面前的仿品轻声念道,想起那时候蓁蓁窝在他的怀里跟他细数凤冠的华贵,一副赞叹不已的样子。

    这个看着凤冠出神的男人带着一种无法言说的霸气深深震撼住了所有人,没人愿意开口打断他,也是不敢开口。

章节目录

重生之独宠蓁皇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清春请你喝杯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春请你喝杯酒并收藏重生之独宠蓁皇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