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的目光都放在了左尹的身上,这个新晋的卿水峰少峰主,怕是有些本事!

    祭坛上,左尹看着楚云,微微一笑,“那我便先出手了!”

    声音一落,一股恐怖的气势从她的身上爆发出来,阵阵七彩光芒弥漫在她的身体周围,一道真凤虚影浮现在她的脚下,她随凤而动,身形冲上天穹,俯瞰祭坛上的楚云,轻轻抬手,霎时间,无穷尽的仙气以她的身体为中心,疯狂朝着她涌入过去。

    阵阵狂风在广场刮起,一些修为在太上境界以下的,在这狂风之下,竟有稳定不了自己身形的趋势。

    她在蓄力,既然楚云要自己先出手,那自己就先出手!

    最好是一击把他镇压,让他颜面扫地!

    祭坛上,楚云抬头看着天穹之上的左尹,脸上挂着一抹淡然的笑意,说道:“师妹,你这蓄力要多久?我已经等不及了!”

    左尹闻言,笑了笑,此时,在她身下的真凤虚影已经遮天蔽日,力量已经被她蓄到极致,这时,她轻喝道:“真凤腾云,镇!”

    霎时间,她抬手朝着地上一挥,那脚下的真凤虚影带着无可匹敌的威势从天而降,尖锐的凤喙带着凌厉的攻势,以神山镇顶趋势,顷刻杀至楚云头顶!

    楚云见状,神色不变,他并指如剑,抬手朝着头顶的真凤虚影斩杀而去,一道万丈剑芒划破长空,冲入真凤虚影的体内。

    剑芒入体的瞬间,瞬间又分成无数道细小的剑芒,每一道都带着足以粉碎虚空的力量,一举粉碎了头顶的真凤!

    “有意思!”

    见自己的攻势被瓦解,左尹那张漂亮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玩味之色,紧接着,她右手掐动一个宝瓶印,霎时间,一只巨大的琉璃瓶虚影浮现在虚空中,瓶口正对着地上的楚云,喷吐着七彩光芒!

    光芒所过之处,空间剧烈颤抖,华丽到极致的七彩光芒,瞬间杀至楚云的面前,要把他镇压当场!

    楚云神色不变,剑指收起,变为劈掌。

    一掌下去,不见有什么恐怖的能量波动,更没有异象展现出来。

    但是,就这轻轻的一掌挥出,天穹那宝瓶印口中所喷出来的七彩光芒犹如水流遇到了逆流而上的鱼,把它们给分成了两半!

    所有七彩光芒以楚云的身体为中心,自动分流,全部落在了祭坛上。

    祭坛之上,陡然绽放出一阵血红色的光芒,足以粉碎虚空的力量,竟是全部被祭坛给吸收!

    这祭坛,在建造的时候就考虑到了大战的可能,吸收战斗余波,便是这祭坛的能力之一!

    而此时,楚云那掌刀所蕴含的无影无形的力量,却是杀至虚影凝聚的宝瓶上,坚不可摧的宝瓶,在那无形刀气的攻击之下,竟是被分成两半!

    一击粉碎宝瓶虚影,刀气后续的力量也消失不见。

    左尹悬浮在天穹,俯视楚云:“有意思,楚云师兄,你力量似乎不错!”

    “接下来,我得用我的压箱底绝招了,楚云师兄若是不敌,可跳下祭坛,主动认输!”

    这番话说完,左尹双手在身前划下一道玄妙的轨迹,那是一道阴阳太极图的画法,瞬间画成。

    霎时间,一道黑白分明的阴阳太极图浮现在天穹,范围囊括整个祭坛,那太极图中的阴阳鱼,在左尹的操纵之下,速度由慢变快,陡然之间,化作一黑一白两道神芒,带着煌煌天威,从天穹镇压而下!

    楚云见状,往前迈出一步,霎时间,身上所有的气势都在此刻展现出来,自动化作一道真龙虚影,面容狰狞的由下而上,冲向两道阴阳鱼!

    轰隆隆……

    两者的攻击瞬间触碰在一起,空间剧烈颤抖,这片虚空好似都要在两者的攻击之下被破坏!

    若不是祭坛之上有力量稳固了这片虚空,这一方空间,绝对会化作齑粉!

    左尹手中攻击出来的两道阴阳鱼,在楚云身后那真龙虚影冲过来之时,瞬间瓦解。

    而楚云的攻势,亦是如此,两者再一次拼了个旗鼓相当!

    “楚云师兄,你,值得我认真!”

    见自己再一次和楚云拼了个势均力敌,左尹轻轻抬手,一把闪烁着寒芒的长剑,陡然出现在她手中!

    长剑一出,左尹身上的气势都变了,犹如利剑一般,摄人夺魄。

    她一双美目死死盯着楚云,轻声道:“此剑,名为琉璃,七品仙器!”

    楚云背负左手,没有拿出任何仙器,一双眸子淡然注视着左尹,笑道:“尽管放马过来!”

    见楚云没有拿出任何仙器,左尹神色一冷,声音也冷了几分:“师兄,你,自负了。”

    声音一落,她手中长剑凭空一划,一道白色剑芒陡然从长剑之上爆发,跨越了空间的限制,瞬间斩在楚云的头顶!

    砰……

    楚云抬手,一道血色刀芒趁势而上,两者狠狠碰撞在一起,那狂暴的能量立即朝着四周宣泄出去,祭坛上面的神秘力量,立即镇压两者攻击逸散出去的能量!

    呼呼呼……

    衣决飘飘,楚云的身形巍然不动。

    血色刀芒和白色剑芒的碰撞,发出一阵金石交割的声音。

    嘎嘎嘎……

    两者的攻势此时僵持在了一起,一时半会儿,谁也奈何不了谁。

    这时,天穹之上的左尹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她右手中的长剑轻轻转面,霎时间,白色剑芒陡然分裂,化作两条面容狰狞的真龙虚影,一左一右,噬向楚云!

    与此同时,楚云的体表陡然绽放出一道透明的防护罩,两道真龙虚影瞬间触碰在他的防护罩上,发出一阵剧烈的轰鸣声!

    轰隆隆……

    无穷尽的仙力化作光彩,淹没了楚云的身体,每一缕光,都具有斩杀大罗十阶的力量,它们正在攻击楚云的防御,要慢慢磨灭那一层乌龟壳!

    周围,太上境界以下的观战者,无不心惊胆寒。

    就两人目前所展现出来的攻势,让他们感觉哪怕就是泄露出来一缕,也能把他们给斩杀!

    “好强,这就是太上境界吗?”

    有大罗十阶的少峰主,惊骇看着两人的攻击,忍不住喃喃自语。

    大罗十阶,距离太上只有一步之遥,但力量可谓是天差地别。

    就楚云和左尹所展现出来的力量,足以让他们绝望!

    “太上境界,竟恐怖如斯!若是没有祭坛的力量挡住两人泄露出来的威能,我们恐怕都会受到波及!”

    “这卿水峰的左尹,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今日和楚云一战,竟然展现出了这么强的战力!”

    “这下有好戏看了,两位新晋太上境界的强者对决,再不能打死对方的情况下,绝对会有无数招式可以供我们学习!”

    “……”

    天穹上,左尹好似等不及要打败楚云,她手中长剑再次在虚空中劈下一百零八剑,一共一百零八道剑芒,每一道都不弱于之前的攻势,带着毁天灭地的威势,要一举打败楚云!

    “楚云师兄,你,太自负了!”

    左尹没有再展开后续的攻势,已经没有必要了,若是他能从自己的攻势中走出来,也绝对会狼狈不堪!

    一百零八道剑芒,在落到祭坛之上,便化作了一百零八种瑞兽,有真龙、有神凤、有真凰、麒麟、玄武等。

    每一种瑞兽,都带着瑞兽特有的能力,一百零八种不同的攻击招式,此时混战在一起,各种各样的诡异攻击,顷刻之间便把楚云的防御给瓦解得一干二净!

    “这是什么招式?”

    “左尹,这个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人,她到底修炼了什么功法?”

    “一百零八剑,化作一百零八种不同的瑞兽,都带有瑞兽特有的最强攻击,她,是怎么做到的?”

    “为什么平时没有听说过这一招?这一招,很强啊!”

    “……”

    少殿主、少峰主,一个个看着左尹施展出来的这一招,纷纷震撼。

    他们已经没空去管楚云了,在众人看来,楚云在这种攻势之中,根本就坚持不下去!

    而在场的殿主和峰主,见到左尹这一招之后,也难免有些惊讶。

    其中,刑法殿的殿主自语道:“不愧是琉璃仙体,即使是属于凶兽的绝学,也能融入自己的招式之中!”

    “琉璃仙体,号称最强仙体之一,不在楚云的战神霸体之下,这下子,两大体质的对决,有看头了!”

    “踏入太上境界的琉璃仙体,即使还没有领悟规则之力,就目前她所展现出来的力量,也比同阶领悟了规则之力的人强啊!”

    “……”

    在各大殿主和峰主议论的时候,人群之中,一位老人双眸之中时不时闪过一抹猩红色的光芒,他看向天穹之上的左尹,眼神之中尽是贪婪之色。

    “如果吞噬了她,你的力量将再上一层楼,甚至能保留一些琉璃仙体的特性!”

    此人,正是青蒿。

    此时,他脑海中传来了怒将军的声音:“你们无相山给我的惊喜还真是大啊,这简直就是一处宝地,只要你能吞噬他们,不仅你能快速达到无漏境界,我也能快速恢复自己的修为!”

    “啧啧,我倒是想,但你别忘了这是什么地方!别蛊惑我了,我若是敢在无相山出手,恐怕顷刻之间,你我皆会身死当场。”

    青蒿心中也很想把左尹给吞噬,把无相山给慢慢蚕食,但他依旧保留着一丝理智。

    无相山,远古六大势力之一,根本就容不得他胡来,以他现在的修为,若是胡来,只有死路一条!

    ……

    祭坛上,左尹的一百零八道攻击确实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压力,但是,他依旧没有动用自己的水月剑,洞天刀。

    压力虽有,却不到动用这些东西的时候。

    更何况,同阶之中对战,自己又有什么时候败过?

    当下,感受到自己体表的防护罩碎裂只是,楚云陡然低吼道:“异魔体!”

    霎时间,一股狂暴的力量从他的身上涌现,那小小的身躯,陡然暴涨至十米,一双翼展超过二十米的翅膀,犹如神兵利刃,带着锋寒的气息。

    不仅如此,他的头上,更是呈现出了一副头盔,身上的鳞片根根倒立,带着锋寒,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头杀戮机器!

    “杀!”

    紧接着,一个‘杀’字从楚云的口中喊出来,低沉的声音带着阵阵震荡的力量,距离他最近的凶手虚影,在这一声暴喝之下,竟是寸寸蹦碎!

    同时间,他那一双翅膀犹如残暴的绞肉机,轻轻一挥,瑞兽虚影,再次消失大一片!

    他双手挥动,狂暴的力量从他的身上浮现,所过之处,瑞兽没有一合之敌!

    天穹上,左尹看着楚云此时的形象,彻底傻眼了。

    这是什么怪物?

    难不成,楚云根本就不是人族,而是这样一头面容狰狞的杀戮怪物?

    祭坛之下,三十六殿、七十二峰的人,也纷纷侧目。

    即使是殿主和峰主,在见到楚云这般变化之后,一个个也是瞪大了眼睛!

    和其他人不同,他们能清晰感觉到楚云现在的力量至少暴涨了五倍,那肉身,更是坚硬到无可匹敌的地步,就他现在的形态,他们甚至怀疑,就是他站着让左尹攻击,左尹也不能对他的肉身造成丝毫伤势!

    “这是什么?”

    古剑一,他自认对楚云已经非常了解,此时也忍不住侧目。

    异魔体,还是楚云第一次当着他的面施展出来,就目前的形态,根本就不像是人类!

    古剑一一双眸子闪烁着金色光芒,落在楚云的身上观看着。

    “依旧还是人族,但到底是什么秘法,才能让他的身体有如此变化?”

    “此人,身上有大秘密啊!”

    刑法殿主看着楚云此时所展现出来的形态,轻声感慨了一声。

    这,不是属于无相山的功法,而他和古剑一一样,也看出来了楚云的本体依旧是人族,但这种诡异的变化施展出来,却能让自己的力量暴增五倍,让自己的肉身强悍到同阶难以打伤的地步,这种功法使出来,当得一声‘同阶无敌’!

    “这就是这小子的底牌吗?”

    巫流星看着异魔体状态下的楚云,双眸微微一眯。

    原本还觉得蛮的宝藏落入了这家伙的手中,但现在看到他施展出的异魔体,他顿时打消了这种年头。

    很有可能,楚云的实力提升如此之快,就和他现在这种形态有关系。

    或许,他在得到目前这种变化身形的修炼之法的时候,也得到了其他的宝物,才会让他的力量增长得如此之快!

    “这是个怪物吗?”

    其余弟子,看着异魔体状态下的楚云,纷纷惊骇。

    “楚云,难不成不是人族?”

    “可是这种形象,到底是什么种族?”

    “他竟然,还有这种后手!”

    人群里,青蒿看着楚云的身体,眼中的贪婪之色毫不掩饰。

    “我的,他是我的!你要尽快搞定他,我一定要夺舍他,我一定要!”

    怒将军也疯狂了。

    楚云所表现出来的力量越强,他就越兴奋。

    毕竟,他是要夺舍楚云的,楚云的一切,就是他的一切!

    他甚至希望楚云还能继续带给他惊喜,让他好好看看,自己所看重的猎物,到底还有多少底牌!

    ……

    祭坛上,楚云的身形不断闪烁,左尹所留下的攻势,顷刻之间,被瓦解了个干干净净!

    “楚云师兄,你是个什么怪物?”

    在最初的震撼之后,左尹也不忙着发动攻击了。

    她现在对楚云的状态格外好奇,异魔体状态下的楚云,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当对方施展出这异魔体,她就知道自己不可能是他的对手了。

    即使自己身为琉璃仙体,体内仙力源源不绝,任何仙法一学就会,也依旧无法打败他。

    异魔体状态下的楚云,给她的感觉就是同阶无敌的,甚至还能越级挑战!

    化解了左尹所有的攻势,楚云心念一动,瞬间散去异魔体,身形又恢复成了原样。

    不得不说峰主的衣裳、裤子、鞋子,发髻的逆天功能,自己施展出异魔体,它们竟然也随着异魔体的变化而变化,根本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恢复原样之后,楚云大笑道:“哈哈,左尹师妹,为兄,可不是怪物。这只是为兄所修行的一种功法!”

    他并没有去反击左尹,毕竟只是切磋之战,又不是生死战!

    只要左尹认输,自己就赢了。

    “好吧,我认输,不和你这怪物打了!”

    左尹很干脆,她从天穹之上降落,重新回到祭坛,又看了楚云一眼,说道:“我其实很想以我的琉璃仙体和你的战神霸体对决一番,两者孰强孰弱,得分出一个结果。”

    琉璃仙体么,看了一眼左尹,楚云笑道:“哈哈,那我期待师妹你下次的挑战。”

    “一定的。”

    左尹说完,走下了祭坛。

    刚才的战斗,她就像没有任何消耗一般,这就是琉璃仙体的霸道之处,无论消耗了多少仙力,都能恢复多少仙力,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能够比拟的。

    这时,魏北凉扫视人群,问道:“还有谁对通天峰峰主实力感到怀疑?”

    “战天,你去压一压他的威风,刚赢了一个卿水峰的少峰主,他风头无俩,你当以雷霆之势,压制住他!”

    人群中,巫流星给战天传音。

    战天闻言,有些无奈说道:“师傅,我已是公认的太上七阶,掌控了法则之力,你让我去镇压他,我就算胜了,也会被人小看啊!”

    他还有话没说,自己师傅刚刚在道问环节步步紧逼,现在自己又去战胜楚云,这岂不是故意给人留下自己诛仙峰气量小的印象吗?

    巫流星闻言,也觉得太上七阶对阵太上一阶太欺负人,顿时熄灭了让战天去镇压楚云的念头,说道:“也罢。”

    战天这边没去,青蒿却已经跃跃欲试。

    已经提升到了太上八阶的实力,正好可以去镇压楚云一番!

    青蒿倒是想上去镇压楚云一番,但是之前古剑一已经警告了自己,他此时也不敢亲故妄动。

    以他现在的实力,还没有资格和古剑一叫板,真要惹恼了自己的师傅,就算加上怒将军,也不够他一根指头镇压的。

    没有了战天和青蒿,其他少殿主和少峰主也没有上场的了。

    毕竟楚云所展现出来的战斗力,已经摆在了那里。

    那变身之后所拥有的强大战力,令人震撼。

    如果是太上二阶的人去,不一定能镇压对方,若是被对方反过来镇压,那就丢人了。

    太上三阶的人,也是同样的想法。

    至于太上四阶以上……

    算了吧,就算打赢了,也有欺负弱小的嫌疑,输赢都不会落下什么好名声,谁也不会在这时候去惹一身骚。

    魏北凉见没人愿意前来挑战,正准备给楚云戴上束发冠,完成这峰主继任典礼的最后一个仪式,却听见人群之中传来一个稚嫩的童声:“我厚德殿李稚青,要挑战他!”

    稚嫩的童声传来,众人纷纷把目光朝着说话之人看去。

    那是一个约莫四五岁的孩童,头上扎着一个冲天髻,脑袋上漂浮着一根戒尺,身后还跟着一头健壮的大黑牛。

    大黑牛正咬着孩童的衣裳,把他往回来,孩童张牙舞爪,手脚并舞,也挣脱不过大黑牛。

    “放开我,蠢牛,死牛,赶紧放开老子,再不放,信不信老子回头把你砍成十八块,红烧清蒸把你炖了!”

    孩童一脸的愤怒,使劲挣扎。

    啪啪啪……

    就在孩童的话说完,头顶漂浮的戒尺照着他的屁股就是一顿揍。

    “哇哇哇,老家伙,等老子回头成为厚德殿殿主,一把火把你那狗屁厚德殿给烧了!”

    孩童愤怒的大吼大叫。

    广场上的人捧腹大笑。

    楚云看着这个孩童,不自觉的笑了。

    熟人,外号二蛋子,大名李稚青。

    四年多的时间不见,也没见他长大!

    如果不是这家伙出现在自己面前,自己可能都忘记了他。

    “你就是厚德殿主收的那位天才弟子?”

    这时,刑法殿主的目光移到李稚青的身上,饶有兴致的问道。

    “正是本座!老头,你谁呀?”

    人群皆寂。

    刑法殿主,掌无相山刑法,平时不苟言笑,严谨认真。

    得罪刑法殿主,可没有什么好下场,如今,这个豆丁大的孩子,竟然敢得罪刑法殿主!

    刑法殿主却是笑了笑,“本座刑法殿主,厚德殿主收了个好徒弟。”

    “哎哟,爷爷,是您呀?您早说啊,你看,我师傅经常提起你,对您是倍加推崇,孙子我常年跟在师傅的身边,对您的事迹耳濡目染,爷爷,您是真厉害!”

    李稚青冲着刑法殿主竖起大拇指,这一口一个‘爷爷’叫得欢乐得很。

    反正他没什么节操,喊刑法殿主一声爷爷,让自己的师傅平白的比他矮了一辈,他乐着呢。

    啪啪啪……

    悬浮在他头顶的戒尺一下又一下的拍打着他的屁股,那疼痛,别提了,一番狠揍,李稚青的小眼睛里尽是眼泪。

    “哈哈,不错,孩子,你是真不错。厚德殿主这个老家伙这样欺负我孙子,那怎么能行!”

    说话间,刑法殿主轻轻挥手,那不断殴打李稚青的戒尺,被他一把抓在手中,扔出了老远。

    “哎哟,您真是我亲爷爷,我太谢谢你了,五年了啊,快五年了,我被这戒尺揍了五年,揍得我都发育不良了。”

    李稚青怪叫着,咬着他衣裳的大黑牛也松了口。

    紧接着,他又冲着刑法殿主行了一礼,麻溜的跑到楚云所在的祭坛,说道:“我李稚青要挑战你,但不挑战实力,我们比另外一项能力,楚云,可敢接下?”

    楚云闻言,笑了,说道:“哈哈,你不过地仙十阶的修为,你怎么挑战我?”

    当初,李稚青踏入厚德殿的时候,不过是地仙一阶,现在居然踏入了地仙十阶,这才不到五年的时间,修行速度,也是够快的,当然,这和楚云的速度没法比。

    李稚青双手叉腰:“我先不说,我就问你,你可敢接下!”

    这时,魏北凉给楚云传音道:“楚云,今日理论上来说,你不能拒绝任何挑战的。”

    本来不想接受李稚青的挑战的,这就是一个熊孩子,顽皮得不得了,脑子里鬼点子还贼多,鬼知道他会想出什么损点子。

    既然不能拒绝,那就接受,正好看看这小子,准备怎么挑战。

    “行吧,你说!”

    李稚青闻言,面向众人,大声道:“好,咱们就当着大伙儿的面,比比谁撒尿更远,谁输了,谁孙子!”

    楚云脸色一黑,一把揪住李稚青的一个发髻,提着他的身子,把他从祭坛扔了下去。

    “哈哈……”

    全场哄笑,从继位大典开始到现在,楚云还没有遇到过什么麻烦,没想到这李稚青竟然让楚云尴尬到了。

    “我呸,楚云,好歹咱们也是一起在厚德殿战斗过的兄弟,你修为都提升到了太上一阶,也不来救我脱离苦海,你还真是表面兄弟,我算是看透你了。”

    擂台下,李稚青从地上站起,又老气横秋的摇了摇头,叹息道:“识人不明啊!”

章节目录

凌天战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拓跋流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拓跋流云并收藏凌天战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