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惊怒交加的寒鸦道人看清来者修为后,气得“桀桀”怪笑,“无知小辈,自不量力!”

    看到别人毁他一臂,就以为自己也有这个实力?区区筑基修士竟如此狂妄!

    唰——

    陈守让尚在空中,蓄力的拳头还没打到寒鸦道人,一只刀锋似的骨掌以更快的速度攻来,其角度之刁钻,即便陈守让立刻回防也来不及。

    “小心!”李古青疾呼一声,同样来不及阻止,他也没想到陈守让会如此莽撞的冲上去。

    殊不知陈守让也是被逼无奈,正常情况下,以他的实力对上寒鸦道人能有几分胜算?恐怕连他的边儿都摸不到!

    此刻则不同,一来有秦无方的束缚,二来李古青刚毁其一臂,这是他唯一有可能伤到寒鸦道人的机会。

    “噗!”

    骨掌后发先制,犹如刀切豆腐般从陈守让腹部轻松穿过。

    “嘭!”

    势大力沉的一拳砸在寒鸦道人空荡荡的胸腔内,拳头打在骨头上,却没能造成丝毫损伤。

    “愚蠢!”寒鸦道人的骷髅头摇了摇,手臂一动,正打算将这小子吸干后丢掉,却突然感觉胸腔内传来一阵可怕灼烧感。

    “你……”寒鸦道人低下头,这才看到陈守让攥紧的拳头中,突然爆发出刺目金光,里面似乎是……

    一串佛珠!

    “佛修?”寒鸦道人呆滞了一瞬,眼中满是难以置信。

    佛修不是早在一千年前就死绝了吗?怎么现在还有!

    陈守让却根本不管这些,他此刻只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尽量杀伤寒鸦道人,给李古青等人创造机会。

    “南无……”

    陈守让张了张嘴,口角带血,小声念着早已铭记于心的佛经,识海中的怒目佛像突然金光大放!

    他霍然抬起头,刚好对上寒鸦道人眼眶中的两团鬼火,两人的神魂在这一瞬间狠狠碰撞在一起。

    “跟我比神魂?不自量力!”寒鸦道人又惊又怒,当即决定让这小子魂飞魄散,以解他心中之气。

    开玩笑,他寒鸦道人一千多年前就是渡劫期的大魔头,神魂之力何等恐怖?就算最后遭受重创,又历经千年岁月的消磨,可即便如此,他如今剩下的神魂之力,也能轻易碾压所有金丹修士,何况区区一个筑基?

    “嗯?这是……”

    可当两人的神魂真正开始接触,他强行闯入对方的识海时,才突然意识到事情似乎有些不对。

    那金灿灿的佛像是什么鬼?

    幸好寒鸦道人自傲,对付一个筑基修士,没有用尽全力,进入陈守让识海的只是一部分神魂,发现异常后立刻退了出来。

    可即便如此,短短时间内,他进入陈守让识海的那部分神魂,还是被佛光净化了大半!

    该死!

    寒鸦道人心中狂骂,这小子究竟是什么来历?就算是佛修,也不可能对他如此克制。

    他生前不是没和佛修交过手,可即便是佛国中最强大的佛修,对他的克制也绝对没有这么大。要知道,那人修炼的可是从佛界流落下来的顶级功法,而且那人的修为不在他之下!

    曾经的佛修第一人都未曾将他伤到这般,区区一个筑基修士,凭什么能将他害成这样?

    寒鸦道人满心不甘,更多的是不愿相信,因为这件事实在太过匪夷所思,即便以他上千年的阅历和经验,也找不到丝毫解释。

    “噗!”陈守让吐出一口血,脸色透明如金纸。

    虽然打伤了寒鸦道人的神魂,可陈守让自身同样遭到反噬,两人无论修为还是神魂,差距都太大了。他能伤到寒鸦道人,并非是他的神魂之力更强,而是因为他识海中的那尊佛像自行出手了。

    咻!

    虽然不知道陈守让如何做到的,但所有人都知道此刻乃是千载难逢的良机。

    李古青抬手一指,一道剑光闪过,所攻之处正是寒鸦道人胸腔内被佛光净化之地。

    其他人也立刻反应过来,所有人中,出手最狠的要数苏清让,她甚至直接冲到寒鸦道人身前,一柄骨锥刺向其头颅。

    与此同时,她森冷的目光看向陈守让,眼底闪过一丝复杂。到了此刻,她也顾不上会惹麻烦,必须先保住他的性命。

    可就在她刚伸出手时,陈守让突然被人抢了过去,李古青一把将他抱在怀中,一脸警惕的看着她。

    “……”苏清让的动作僵住,最终还是没有硬来,转身将怒气都发泄到被围攻的寒鸦道人身上。

    “你怎么样?”李古青低下头,看着奄奄一息的陈守让,眉头紧锁。

    “呵呵……死……死不了。”陈守让咧嘴笑了一下,刚才看到苏清让过来,他还真怕自己被她带走。

    幸好,李古青这家伙还有点眼力劲儿,没让他落入“魔掌”。

    “你的伤口?”李古青低头看向陈守让被破开的腹部,单纯的伤势虽然严重,但对于修士来说并不致命。他担心的是寒鸦道人那诡异的手段,万一将陈守让给吸干就麻烦了。

    “没事,他……伤不了我。”陈守让气息虚弱,却充满自信。

    李古青沉默不语,你都快被打成死狗了,还说人家伤不了你?

    但他听懂了陈守让的意思,说的是寒鸦道人能够吸干修士的手段,对他没用。虽然不明白其中缘由,但他也没多问,毕竟谁都有自己的秘密。

    “不要说话,安心调养。”李古青喂他服下丹药,将他送到远处地面躺好。

    另一边,被李古青和陈守让携手重创的寒鸦道人,终于露出了破绽。面对众人的围攻,虽然严防死守,可在胸腔中佛光的侵蚀下,身上的宝光越来越淡,白骨上渐渐伤痕累累。

    “是你们逼我的!”

    眼看着用不了多久,众人便能将其诛杀,寒鸦道人眼眶中的火焰突然跳动了一下,随后燃烧得更加旺盛。

    “嗡嗡——”

    插在寒鸦道人头颅中的黑铁剑,突然轻轻颤动起来,上面的铁锈渐渐剥落,一股阴邪至极的诡异气息爆发开来。

    “你们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寒鸦道人的声音中充满疯狂,身上的锁链“咔咔”作响。

    “此剑被我命名为邪鸦剑,它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它来自你们无法想象的恐怖世界!它的力量……你们很快就会见识到了!桀桀……”

    “阻止他!”秦无方全力控制锁链,不让寒鸦道人挣脱,他本能的从那柄铁剑上感受到莫名的恐惧。

    本来看起来废铜烂铁似的铁剑,随着寒鸦道人渐渐癫狂,开始释放出邪恶至极的气息。

    邪鸦剑上的铁锈渐渐剥落,碎成一粒粒黑色粉尘,犹如流动的星河,围绕着剑身缓缓转动。

    “嗬嗬……”寒鸦道人发出一阵意味莫名的声音,像是诡笑,又仿佛痛苦的嘶吼,白森森的骨架止不住颤抖。

    随着铁剑上的铁锈渐渐剥落,一抹红色从寒鸦道人的头顶蔓延开来,似脉络一般,渐渐爬满白骨。

    “当——当——”

    就在那些血红脉络出现之后,本来已经伤痕累累的白骨,竟转眼修复如初,任凭其他人如何攻击,都不能损伤丝毫。

    远处,李古青神色凝重,好不容易将寒鸦道人打伤,岂能功亏一篑!

    就在他准备再次施展剑术时,一道金光突然从身边飞过,直冲寒鸦道人而去。

    那是……

    李古青眼睛一眯,似乎是一串佛珠?

    低头一看,陈守让不知何时昏迷了过去,他手上的那串佛珠也不见了。

    “嗡——”

    佛珠飞到寒鸦道人头顶,发出一阵嗡鸣,四周空间瞬间被凝固。

    随即,那串佛珠中的某一颗,突然金光大放。梵音禅唱自九天响起,此方天地尽皆被笼罩在神圣庄严的气息中。

    “又是你!”

    寒鸦大人嘶吼一声,怨毒的看向陈守让,这该死的小子究竟是什么人,偏偏要跟他过不去!

    “南无……”

    听不清楚的诵经声响起,仿佛有无数佛修在耳边念经,寒鸦道人直感觉头疼欲裂。

    最让他抓狂的是,随着这串佛珠的到来,他竟然无法再催动邪鸦剑。剑身周围悬浮流动的铁锈,突然微微一颤,随后猛地收缩,紧紧贴附凝固在剑身上,又变成之前那副废铜烂铁的模样。

    不知从何而来的诵经声越来越急,浓郁的金光渐渐凝成实质般,一个神秘的金色佛文渐渐浮现,朝着下面的寒鸦道人镇压而去。

    它的目标并非寒鸦道人,而是那柄诡异的邪鸦剑!

    似乎察觉到即将到来的危险,邪鸦剑剧烈颤抖,竟突然从寒鸦道人的头颅中拔起,赶在佛文压下的前一刻逃了出去。

    “不!!!”

    寒鸦道人什么也顾不上了,甚至不惜舍弃耗费千年岁月修炼的宝体,断颅求生,一颗头颅拼命前冲,想要逃离佛光的笼罩。

    但他终究还是晚了一步,他也没有邪鸦剑那样的实力,没能冲破佛光的束缚,满脸不甘的看着佛文落在身上。

    金光笼罩白骨,如烈阳消融冰雪,寒鸦道人的头颅中冒出丝丝黑气,在佛光照耀下烟消云散。

    纵.横一生的魔道巨擎,寒鸦道人,就此陨落。

    随着寒鸦道人身死,佛光渐渐收敛消失。

    唰!

    就在佛光消失的一瞬间,几道人影同时冲向寒鸦道人陨落之地。

    寒鸦道人虽死,但他留下的一身白骨,可是耗费千年岁月才炼成的宝体!

    那些白骨的威力,他们之前都见识过,即便此刻有所损毁,也绝对是不可多得的宝物。

    这些人中,数秦无方的速度最快,几条锁链一卷,收走了大半骨头。剩下的在经历一番短暂而激烈的抢夺之后,被苏清让和柳海威等人瓜分。

    薛蛮子对这些骨头的兴趣似乎不大,仅仅抢了两根肋骨,随后眼珠一转,打上了那串佛珠的主意。

    虽然这东西魔修用不上,但他可不想什么时候被人用来对付自己。何况不管怎么说,这佛珠都绝对是比白骨更加珍贵的宝物。

    “休想!”

    江暮烟冷斥一声,当即毫不留情出手狂攻。同时灵兽袋内伸出一条长长的藤曼,抢在薛蛮子之前,将佛珠卷了过来。

章节目录

不死魔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药石无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药石无解并收藏不死魔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