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那片水痕了吗?”肖遥指着屈枫的脚下说道,“我们这位校友就是因为踩到了洒了水的大理石地砖,所以才滑倒的。你们酒店的服务不到位,没有及时打理好地板,造成了我们这位校友踩滑摔倒,因此产生的一切后果,自然应该由你们酒店一方来承担。”

    涉及到几千万的赔偿,高玉磊自然不可能接受肖遥的说法,气急败坏的据理力争:“你这是强盗逻辑,你这位校友已经是成年人了,难道连走路都走不稳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出门干什么?成年人犯的错不要想着推诿,一切后果肯定都要由自身来承担。”

    肖遥仍然淡定地说道:“你们是服务性行业,我们是进门消费的顾客,我们走进了你们的营业场所,理应享受到你们细致周到的服务,因为地板太滑而摔倒,一切后果自然应该由你们来承担,这是毋庸置疑的,如果我这位校友摔出个好歹来,医药费必须也要由你们来赔付。至于在摔倒过程当中碰到地上的天球瓶,不管有多么贵重,造成的损失也不能由我们来承担。你们对于贵重物品的保护措施不到位,也是造成这一结果的重要原因之一。”

    “你们打坏了我们包房中的贵重物品,那就必须要赔偿,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既然咱们协商解决不成,那只能报案了。”高玉磊的态度很强硬。

    如果损失不大,完全可以协商解决,但几千万的损失,对于双方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负担,要想协商好赔偿方案,恐怕会是一个旷日持久的过程。既然协商不成,高玉磊不想继续浪费口舌,还是把这件事情交给相关职能部门去处理,更加符合他们大酒店一方的利益。

    汉州大酒店和辖区派出所的关系一直相处得很融洽,高玉磊直接把电话打给了派出所领导。

    辖区派出所距离汉州大酒店仅仅只有不到2公里的距离,高玉磊报案之后,仅仅过去几分钟时间,出警的4位公安人员便走进了包间。

    为首的民警三十五六岁的样子,身材微胖,进屋之后便来到了高玉磊的面前。

    高玉磊赶紧招呼道:“麻烦杨所亲自跑一趟,真是抱歉。”

    这位杨所说道:“高总客气了,我听你电话上说的挺严重的,我还是亲自跑一趟比较好。到底是怎么回事?麻烦高总再详细的讲述一遍,我们做个现场笔录。”

    高玉磊再次把事情详细地叙述了一遍,当然,措辞都是偏向他们大酒店一方。

    听完高玉磊的讲述,杨所这才对一直还在地上坐着的屈枫说道:“你就是当事人吧?你叫什么名字?对于高总所说的这些,你还有其他要补充的吗?”

    屈枫是个聪明人,而且急于推脱责任,把刚才肖遥所说的两个理由都搬了出来。

    这位杨所很淡然的说道:“你跟我说这些没用,你们这个案子,涉案资金太大,恐怕很难达成和解,最后肯定要交给法院来判决,你还是把这些理由留到法庭上去说吧,我能做的仅仅是勘察和记录。”

    杨永明能在30多岁担任副所长的职务,自然是个明白人,而且办案经验很丰富,了解案情之后,便不准备多说什么了。

    这件案子的案情很简单,如果涉案资金不大,他还可以从中调节一下。但涉及到3000万的损失,涉案双方到底应该承担多大的责任,一点一滴肯定都要据理力争,他这个副所长几乎没有什么可发挥的余地,就算他说了自己的意见,双方肯定也不会听,最终还是要由法院来作出裁判。

    这位杨副所长虽然是高玉磊报案之后特意赶来的,但看上去为人还可以,没有什么明显的偏向性,大家还算放心。

    但江珊珊和大家的想法不一样,她还是颇为担心的。

    她对派出所基层的办案方式还是有一些了解的,如果这位高副所长心里边有偏向,勘查记录上很容易做手脚,因为涉案资金巨大,哪怕是一点偏差,都可能造成最后判决的巨大差异。

    犹豫了几次,看到肖遥似乎不打算过多的插手,最终她还是决定不能放任不管,她语气柔和地对杨副所长说道:“杨所长是吧?这件案子的案情虽然很简单,但涉及的资金数额太大,你们基层处理这样的案子,恐怕压力会很大。这样吧,我现在给郭永良橘长打个电话,看看能不能请他派分局的人过来接管这个案子?免得你们难做。”

    郭永良是分局橘长,正好是杨永明的顶头上司。

    杨永明认真看了江珊珊几眼,这才态度和蔼的问道:“不知这位同学如何称呼呀?你和郭橘认识?”

    “我姓江叫江珊珊,和郭橘长见过几次面。”江珊珊自然不会在这种场合上多说什么。

    “如果你能把分局的人请过来,那当然好了,这样的案子由我们派出所来负责,压力确实很大,还是交给分局处理更合适一些。”慑于领导的权威,杨永明马上同意了江珊珊所提的意见。

    他和高玉磊平常吃吃喝喝的关系还算不错,原本他是打算多少偏向一下高玉磊的,但现在得知眼前这位小姑娘竟然和他们分局的郭橘长有关系,原先的打算自然就要作废了。

    两个人不过是酒肉朋友,关系本来就说不上亲密,和在领导眼中的印象比起来,他和高玉磊的关系就不算什么了。

    江珊珊很快给郭橘长拨通了电话,电话刚刚响了两声,便被对方接通了,“珊珊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是有什么事吗?”

    江珊珊直接进入正题:“郭叔叔,我和几个同学在汉州大酒店聚会,没想到……”

    她在电话上简单的把事情的起因和经过讲述了一遍。

    听完江珊珊的讲述,郭永良觉得事情确实挺棘手的,便痛快的说道:“我这会儿正好没事,我马上带两个人过去,你把手机交给派出所出警的同志,我和他说两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后免费获取最新章节aikanshu8.com爱看书吧小说网

UC浏览器阅读模式如果不显示图片章节。手指点击屏幕,呼出底部菜单,点击退出,退出阅读模式!

章节目录

继承三千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暗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暗石并收藏继承三千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