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简单,把你手中的孩子交出来。”祁晏冷冷道。

    “不可能!”

    “如果不是我的孩子,你为什么那么害怕!”祁晏道。

    沈青欢往后退了好几步,一直摇着头,道:“不...我不会把她交给你...”

    “或者说,你怕我杀了你和别的男人的孩子!”

    沈青欢看着眼前的祁晏,觉得陌生极了,从她认识祁晏那刻开始,她想过可能会有一天对祁晏感觉到害怕,可是她没有想过,会是现在的情景。

    不光是害怕,她觉得自己全身都在战栗。

    “不可能,好好是我的孩子,我绝不会把她交给你!”

    好好...

    祁晏在心里默念了这两个字,嘴角扯起一阵笑,他缓缓道:“名字都取好了?是你自己一个人取的,还是宋子尧与你一起取的?我真是...好奇极了呢。”

    沈青欢气的根本说不出话。她现在无论说什么,祁晏都能想办法说出更让她生气的话,让她无言以对。现在支持着她不转身离去的唯一理由就是,她害怕祁晏真的对爹娘做什么!

    宋子尧冷哼一声:“我真不知道该说,招月的皇帝是癫狂好呢,还是痴情好呢?你如此苦苦缠着一个想要逃离你的女子,究竟有什么意义?”

    “逃离我?”祁晏似乎对“逃离”这两个字非常不满,他从来没有想过,一向喜欢他的沈青欢,如今拼了命地想逃离他的身边。

    “不然,皇上以为呢?”宋子尧道。

    至少,现在的沈青欢站在他身边,他有底气说出这句话。

    祁晏一跃从马背上跳下,淡淡地说:“很好。”

    他一步一步向沈青欢靠近,沈青欢麻木地动着脚,往后退着,只觉得浑身的血液仿佛都要被冻住了。

    “你怕我吗?”祁晏的声音。

    如果可以,此刻沈青欢真的想大喊一声,祁晏未免也太过分了些。难道看她说出一个“怕”字,他就那么有成就感吗?

    即使她现在真的怕得要命,她还是昂着头,倔强地看着祁晏,道:“不怕。”

    祁晏越靠近她,眼神就越往她怀里的孩子上靠。不知道为什么,他对这个孩子有很强的亲切感。他有直觉,这个孩子,就是他的!

    “好好...”他情不自禁地叫着。

    小小的好好像是听到了呼唤,睁着圆滚滚的眼睛看着祁晏,眼里没有丝毫抗拒。沈青欢心一阵慌,她不知道这是不是父女之间的心灵感应,好好看到祁晏,明显比平时更活泼了些。

    沈青欢往后一带怀中的孩子,厉声道:“别碰她!”

    祁晏一愣,眼中一闪而过受伤的表情,沈青欢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但是她很快掩藏好了自己的错愕。

    她将怀中的孩子给了宋子尧,道:“你有什么,冲我来吧!”

    “看来你真的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祁晏转口道,“俞度在万佛寺陪你这半年,与你交情不错吧?”

    沈青欢错愕。

    “我没有别的意思,也不想问他对你什么感情。不过,你应该很感激他吧?”

    沈青欢皱眉:“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以为你逃走,他真的不知情吗?”

    沈青欢愣住,脑海里突然浮现出昨晚她逃走的时候,背后一闪而过的那个身影,她以为是自己看错了,如今这么一说,难道那就是俞度...

    “与他无关!”沈青欢立刻道,“我要走的事情,他根本不知情。”

    “就算他本来不知情,可是他看到了,却没有告诉我,知情不报,也是罪。”

    沈青欢根本没有想到,俞度会包庇她。想到自己还费尽心思支开他的举动,她忽然羞愧地恨不得钻到地下去。

    “包庇你离开,其罪一。觊觎皇妃,其罪二。”祁晏不带任何感情地说,那语气仿佛只是在说一件平常的事情而已。

    “你胡说!”沈青欢羞愤难当,“我与俞度清清白白,你污蔑人!”

    “他对你如何作想,你不知道吗?你知道我在他身上发现了什么么?”

    “什么?”

    “你还记得,当年我们去兆陵的时候,你随意递给他的那一把瓜子么?这么久了,即使那东西已经烂了,他还是放在香囊里,随身携带。”

    沈青欢不是没有感觉到俞度对她的感情,可她只以为那是一种对妹妹的疼爱,却没有想到他...沈青欢忽的想起她第一天上万佛寺的时候,大雪纷飞,俞度背着她,一步一步在雪地里走着。

    她说不出话来。

    “沈青欢,你有什么魅力,让这么多男人,一个一个的,为你痴情?”他用手轻轻挑起沈青欢的下巴,道。

    沈青欢并不回答这个根本不能回答的问题,她只是道:“你要对俞度做什么?”

    “绑了。”

    沈青欢对他这副无所谓的表情深感震惊,她大声道:“那是你的朋友啊!祁晏,俞度跟了你那么多年,你就因为这么点事情,绑了他?!”

    “那又如何,他背叛我,就是这个下场。”

    沈青欢喃喃道:“你真的疯了...”

    “为了你,我就是疯了!”祁晏若无旁人地道,“怎么样,一个婴儿,换你年迈的父母和痴情对你的俞度,你不亏吧?”

    他相信,只要把好好给他,沈青欢一定会留下来。

    沈青欢流下了眼泪,她真的没有力气说出不愿意这三个字,一边,是养她大的宠她的父母和经历过生死的俞度,另一边,是她好不容易生下来的好好和她的自由...

    祁晏见她已经开始犹豫,二话不说,一把从宋子尧怀中夺过好好,抱在怀里。也许是力气太大,好好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沈青欢心如刀绞,伸出手想要抱她,却被祁晏拦住。

    宋子尧眉头一蹙,迈上一步与祁晏争夺了起来。祁晏虽一只手抱着好好,只用一只手与宋子尧对抗,但并没有落了下风,两人你来我往,见招拆招,打的水深火热,沈青欢眼里却直看着在一旁哭个不停的好好,难过得不行。

    “别打了...”她颤抖着声音道,可却没有人理她。

    谁也没有注意,一边的宋子允,早已不见。

    “别打了...孩子给你...”沈青欢几乎是一字一句地说出这句话,即使声音很小,可他们还是听见了,宋子尧震惊地回头,而祁晏脸上则是露出了满足的笑。

    沈青欢失魂落魄极了,她离不开好好,年幼的好好也离不开她。把孩子给祁晏,就等于她也要回到祁晏身边。

    可是下一刻,让她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只听刀剑刺入皮肉的声音,她的眼前忽然出现一片红色,是她从来没有看到的大片的红色。

    刺眼。

    她惊呼一声,只见一柄长剑从后面穿过了祁晏的胸膛,鲜血从他胸膛喷涌而出。祁晏脸上的笑意还凝在那里,疼痛就侵蚀了他的大脑。

    “祁晏!”沈青欢失声喊出,下意识地就像冲过去,此刻祁晏已经忍不住单膝跪地,一只手用剑撑着身体,另一只手却还紧紧地抱着好好,没有松开。

    他的嘴角有血流出,脸色也变得惨白,可是眼睛还是直直地看着向他跌跌撞撞冲过来的沈青欢。

    “你...你到底...是...”

    是喜欢我的,对吧?

    可他终究还没有说出口,就因为失血过多,晕了过去。

    沈青欢看见他倒下,本来向他冲去的脚却再也迈不动。在她印象里,祁晏从来没有那么狼狈过,她心里,从来不会倒下的祁晏此刻竟然就这样倒在了地上。

    沈青欢只觉得天旋地转,方才伪装的倔强和冷静,大起大落的心情让她此刻完全虚弱了下去。她眼前一黑,也倒在了地上。

    宋子尧快步上前,一把抱起沈青欢。与此同时,大批的士兵正在往这里赶来,他看了一眼宋子允,道:“哥,收复兆陵就好,不要再针对招月了。”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说出这句话,但是他知道,这是沈青欢想要的。

    见宋子允不说话,他道:“如今我们能夺回兆陵,都是万幸,莫要再多生是非,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知道了。”宋子允终于应了一声。

    宋子尧微微点了头,抱着沈青欢快步离开。

    其实他知道,现在这个时候,他离开,不是正确的选择。这些年来,他和哥哥苦心经营,他做了不少事情,立了不少功,才让父亲立了他为太子。如今光复兆陵,这件事如果做成了,可是大功一件,可是在这种时刻,他选择离开,把功劳交给哥哥。

    因为他害怕,害怕他如果留下来,沈青欢会再回到祁晏身边。

    她看着祁晏的眉眼里,全部都写了爱与不忍。

    宋子尧低头看了眼昏睡在自己怀里的沈青欢。虽然已经生了孩子,可自己长得就像一个孩子一样,与从前没有半分差别。如果非要说有什么差别的话,大概就是眉眼之间,多了几分忧郁。

    还有此刻她紧紧皱着的眉头,让他看了忍不住心疼。

章节目录

春色不似相逢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落叶包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落叶包子并收藏春色不似相逢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