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思维单纯的抱抱都察觉到家里异常的气氛,沈纵看起来相当激动,早早就出了卧室,先去楼下跑了一个小时才进门,眼角的笑意没下去过。

    抱抱跟老将军排排坐,姿势一致标准的用着早点,沈纵火速在楼下的浴室间冲了个澡:“纪晚还没起来吗。”

    老将军皱皱眼皮:“这件事你不是最清楚不过。”意思是问他这一老一小干什么。

    自从纪晚答应跟沈纵领证那会儿起,沈纵真就发了疯般,老将军都不敢让抱抱自己在房里睡,带去他的卧室跟自己一块睡了。

    纪晚和抱抱的卧室都在第三层,老将军睡在二层的房间,最近几天楼上太闹,飘出来的信息素都透出撒野的气息。

    老将军本身是个比较传统的人,由着沈纵跟纪晚在楼上胡来几天,此时瞪他:“你真是个疯狗。”

    沈纵皮实,自小虽得家里宠爱,可也伴随又骂又打长大的,对老将军这套早就生出免疫。

    他心情好的任着老爷子骂,先坐下吃东西,七八分饱后才要到卧室接还在睡的人,临到楼梯前,跟老将军说:“您现在是体会不到年轻人的气血旺盛了,为了您小孙的身体着想……”沈纵笑笑,“我还在的两天,抱抱继续得跟您睡两个晚上。”

    听他话里的意思,老将军吹胡子瞪眼,摇头叹气,直叹年轻人纵着身体无可救药。

    到底是老将军不明白,更没亲自体会过这种爱到极致,分别多年重归于好后恨不得时时刻刻霸占对方的执念。

    沈纵笑着上楼,纪晚依然维持他起床前的姿势,闷在被子里安静的睡觉,呼吸的起伏都很细微。

    “纪晚。”沈纵低声叫,见人没给他反应,忍不住又叫,“晚晚?”

    两个叠字绕在嘴边简直充满了柔情,沈纵真是心软的不可思议了,从未有过的奇妙感。即使当初通过手段强行把纪晚留在身边,都不曾有过这种感觉。

    “我真的……”栽进去了,栽得狠狠的。

    沈纵发出一声懊恼无奈而短促的笑,拨开覆盖在纪晚身上的被子,从身后拥着他,继续低低的喊:“晚晚。”

    温暖灼热的气息喷在纪晚耳边,可算把沉睡的纪晚弄醒。纪晚记不清有多少年没真正睡过安稳且时间充足的一觉。他睁眼,瞳眸里蕴了一层浅浅的水雾,很短暂的瞬间恢复清明。

    被子捂起来太热,纪晚稍微推了推身上的人,发现推不动。沈纵就像一头黏人的巨型宠物,跟家里那只幼小的总喜欢追在抱抱屁股后狗狗差不多。

    沈纵隔着被子抱紧纪晚,发出呵呵的低笑。

    连纪晚不知道这人在高兴什么,为什么笑出这副样子。

    沈纵搓了搓脸,松开纪晚:“起来洗漱吧,吃完东西我们就去婚政局。”

    纪晚想起来昨晚上是说要去领证,他狐疑的看着沈纵,深度怀疑对方一宿没睡。

    时间还很早,他不让沈纵跟着,自己去浴室洗过,换了沈纵放在衣架上的新衣服。到楼下客厅后,老将军已经送抱抱去学校,沈纵主动来牵他,步伐都透露出几分急切。

    纪晚有点无语,到了车门外,开口说:“你不需要过度的紧张和迫切。”

    沈纵摇头:“你不明白。”

    等纪晚到了他这地步就知道了,也许过完一生,纪晚也不能体会到他此刻的心情。

    沈纵想了想,似乎并没有太难过,毕竟要去领结婚证,喜悦和兴奋早就把其他情绪冲得所剩无几,中途没有各种预料脑补的意外发生,沈纵跟纪晚像平常夫妻或者夫夫一样排队盖章戳证。

    两人捧着证,沈纵把两个本本放自己身上,准备带回家放到保险箱。

    他说:“我来保管比较好。”

    纪晚随他,两个月都坐在轮椅上,能出来走了,沈纵担心他累着,纪晚却想多走一些。

    明天沈纵就归队了,他静静牵着纪晚走出一段路,问:“想过要做什么工作吗。”

    沈纵想在走之前帮他把事情都安排妥当。

    纪晚暂时还没什么想法,他需要私人时间比较充沛的工作,把剩下的日子留给抱抱。

    思来想去,觉得做回校医也不错,尽管那时候他只是个助手。校园环境总归简单,往来接触的只有学生,不用费太多的心思。

    沈纵认为很好,纪晚不过是随口一提,他着手让人安排这事去了。

    要说沈纵自私归自私,他也希望自己不在纪晚身边的时间,纪晚可以活的舒坦自在。在自己利索能力的范围,给他一个广阔的天空。但无论纪晚怎么飞,始终都不能飞出沈纵的界限,这也是沈纵对纪晚唯一的要求了。

    沈纵归队当天,一早沈家老小都起来送他,纪晚跟在抱抱身后,结婚第二天,目光平静地送走沈纵,细看好像暗藏几分深邃。

    抱抱一整天情绪不高,看得出来,他虽然不叫沈纵爸爸,却喜欢对方。老将军跟抱抱讲道理,纪晚陪同抱抱沉默倾听,老将军眼神一瞟,剩下的话咽回嗓子,让纪晚跟抱抱说。

    纪晚性格有缺陷,隐忍惯了,不擅长安慰,老将军给他机会尝试跟抱抱多交流,不会说话,那就找机会多说,总有一天可以把这副性格慢慢扭转回来。

    沈纵不在家,纪晚的生活只有两件事在重复。一是上班工作,二则是跟抱抱相处。

    他就像走进了一个新奇的世界,孩子的世界总是充满单纯与友善,慢慢的,也将纪晚麻木僵硬而平静的思维意识感染。

    纪晚开始发生轻微的转变,对着某一处出神的时间减少了,更多的时候,他会充分利用私人时间陪抱抱看小孩子都喜欢看的动画,或者亲口一篇故事给抱抱听。

    纪晚跟老将军的冰点关系也在消融,面对老将军偶尔展露的冷峻表情,纪晚不再视而不见,泰然自若的跟老将军独处一个空间,他们做的最多的事,就是下一盘棋,老将军退下来后喜静,难逢棋手,几个同样退下的老朋友都各自分散。

    老将军不方便把老友们邀请上门下棋,就抓了纪晚陪他下,如今难得有年轻人能沉下心跟他这个老头在棋盘上切磋。

    象棋已经是一门非常古老传统的益智游戏,时代发展到星源世纪,休闲活动早就比数百万年前有趣轻松,没什么人对这些传统古老的东西感兴趣。但凡纪晚让同龄人知道他会玩这个,大概都要笑话他无趣,是个老古董。

    下棋费神费心,一局都要较量大半天。阿姨过来提醒他们到了抱抱放学的时间,纪晚收手,让棋子定格在目前的棋盘上,颔首:“我先去接抱抱回家。”

    一个假日,全用来跟老将军下棋了。老将军见纪晚脸色并无不耐,温和似水,心情好上不少。

    布满纹路的手一挥,老爷子自言自语的念叨:“你去你去,我给抱抱喂他的小狗儿,省的小孩回来,先担心他的狗子有没有饿到。”

    纪晚去客厅看了看抱抱的狗子,到家不过半个月,身上的瞟已经长出一圈,雪白的毛覆着圆滚滚的身子,像个小小的球团,全都得益于抱抱的喂养。

    抱抱在学校适应良好,就是还不太喜欢说话,唯独这对老将军和纪晚话会比较多,细细叨叨的,说得最多的就是他的狗子。

    小孩说什么,纪晚就听什么,仔细专注的听进心里,抱抱的每一丝感情表达,一点一滴填充到纪晚的内心,跟孩子相处的时间越长,纪晚的世界潜移默化的随着小孩变得越来越简单。

    跟沈纵再有联系是两个月之后,沈纵的通讯视频传回来,纪晚腿上坐着抱抱,跟他视频。

    沈纵开口就是抱抱又胖了,小心别把纪晚的腿压坏。说话时沈纵的视线没离开过纪晚半分,深邃的眼睛明亮:“白了,肉也长回来了。”

    纪晚淡淡看着沈纵,对方倒是又黑了,精神看着不错,但视频只对着沈纵的脸,其他地方再多就看不到了。

    纪晚还有印象,在浴室不止见过一次沈纵伤痕叠加的身躯。他之前不懂,现在懂了。

    沈纵如今做什么都是有心的,他会顾及别人的心情,即便在眼前的镜头里,没有人能想象到他精神劲足的背后是怎么样一副场面。

    也许沈纵正处在战火纷飞的国度,又或者在环境恶劣的地区。沈纵同样学会沉默忍耐,这个alha,在追寻他那么多年的岁月中,变了那么多,唯独他眼里注视着自己的光芒不减。

    纪晚动了动唇,他现在不是不会说话。

    “你瘦了,”又说,“注意安全。”

    作者有话要说:待修错字,谢谢大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后免费获取最新章节aikanshu8.com爱看书吧小说网

UC浏览器阅读模式如果不显示图片章节。手指点击屏幕,呼出底部菜单,点击退出,退出阅读模式!

章节目录

国家分配的alpha对我一见钟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无边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边客并收藏国家分配的alpha对我一见钟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