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打岔,”展文敏不为所动,依旧拿那双充满八卦和好奇的眼神注视她,“很难想象陆吟迟是怎么低三下四的,所以他到底做了什么?”

    低三下四?

    她让陆吟迟低三下四??

    这可是一顶很高的帽子啊,戴上后让人非常有优越感。

    敏这么崇拜的语气下,如果不表示点什么的话,有点说不过去。

    可是陆吟迟除了一声不吭跑到三亚去追人,她仔细想了两遍,还说了两句还算难得的不知道能不能算甜言蜜语的甜言蜜语之外,实在也没做什么可圈可点值得学习的事儿。

    相比较展文敏那个对她说话声音大就吵架还写了两千字保证书的男朋友,她真是酸了,酸到没有边际。

    不过像她这么好面子的人,是万万不能表现出自己的落魄。

    垂眼到手背上,盯着蓝色进药的橡皮管针头看了两秒,抬起眼,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当然得低三下四了,不低三下四我会原谅他?”

    展文敏:“所以他怎么低三下四的?”

    商仪沉吟了会儿,“其实我知道这件事存在误会,但我想着,如果不借此机会收拾一下陆吟迟的话,有点亏,但做事情要适可而止也不能太过对吧,不然就显得咱得理不饶人,明明有理也变得不讲理了……”

    展文敏对她竖起大拇指,“有大智慧的女人!”

    继续问:“然后呢?”

    商仪抿了抿单薄的嘴皮子,一边不断催眠老夫老妻没他们会玩也正常。

    一边用往陆吟迟脸上贴金的方式为自己太没原则的行为挽尊——

    “他追到三亚都半夜了,我都睡了一觉了,怎么敲门我都没让进,正好他有个阿姨也在三亚,就住隔壁,出来帮他说好话,就连服务员都惊动了,事情闹得挺尴尬,不过他态度倒是一直挺好……当然我肯定不会轻易原谅他。”

    “第二天他在门口堵了几个小时,甜言蜜语说了一箩筐保证的话也说了一箩筐……我,我实在没办法就答应一起吃个饭,没想到这厮还挺浪漫,请我吃烛光晚餐……不过烛光晚餐未免俗套,自然也不能收服我……”

    “所以我本来打算让他跪半个小时再听他解释的,考虑到这种行为太过分,况且男人膝下有黄金没黄金我不知道,但肯定伤自尊,于是就没真的实施,意思了意思,看他真有跪下的意思就赶紧叫停了……”

    展文敏听的目瞪口呆,“所以他跪了吗?”

    商仪清了清嗓子,停顿不到01秒后斩钉截铁:“膝盖马上碰到地面的时候,我就,我就……赶紧拉起来了!”

    她说完,不出意外看到展文敏张开嘴,惊讶到一口能吃下一个鸡蛋。

    不自觉闪开视线,心虚到不敢再看她。

    也不知道哪来的灵感哪来的力气,竟然一口气说了那么多,明明就在刚才还烧的头脑不清,此刻真假参半说的她自己都差点信了。

    她既然差点把自己都骗过,这演技对付展文敏肯定绰绰有余。

    展文敏啧啧称奇半天,不由赞叹:“陆吟迟这人还挺会哄人,相比之下,我男朋友就逊色多了。”

    她想到什么,恨铁不成钢似的摇头:“虽然写了保证书,但也是我拿分手逼着他写的……他到现在还觉得我小题大做呢,你说是不是很过分?”

    商仪眨巴着眼睛,脸上泛起高烧后淡淡的红晕,讷讷给她提醒儿:“那什么,你这,跟我们性质不一样啊。”

    展文敏不仅不听,还特别严肃表示:

    “性质怎么不一样啊,陆吟迟本来就是被冤枉的啊,我当时说他被冤枉你还不信,现在知道我有多睿智了吧?”

    “再者说,人家都说男人守着女朋友,结婚前是孙子,订婚后是儿子,结了婚是老子,人陆吟迟哪哪都不像老子,你以后不要太过分啊——”

    商仪:“……”

    ——

    这场敏很羡慕的谈话在病房房门被推开时戛然而止。

    走廊里喧闹的噪音响起两秒又随着关门声被隔绝在外。

    空气静默两秒,两人纷纷抬头。

    !!!

    陆吟迟推上门,不紧不慢转过身,目光笔直,“生病来医院打针,怎么不通知我?”

    展文敏侧头看看病床上躺着的商仪,羡慕的眼神变得更加羡慕,与其同时很有眼色的站起来,“那什么,突然想起有个事,我出去一下。”

    “谢谢,”陆吟迟有礼貌的答谢,声音一贯平淡,“之前麻烦你,你如果有事可以去忙,需不需要我让司机送?”

    “我开车来的。”

    “那就好。”

    等展文敏离开病房,商仪才后知后觉回过神儿,疑惑的看着他。

    陆吟迟好像是她肚子里的蛔虫,不用问就主动坦白:“你来王院长的医院看病,我当然能第一时间知道。”

    他很自觉的接了一杯温度适宜的温水,嘴角往上翘了翘,“生病不告诉我,让展文敏陪你,这是什么道理?”

    商仪接过水杯,“我刚喝了水,还不渴。”

    陆吟迟“嗯”了声,忙完这些走到床边,抬头打量药袋,须臾又坐下。

    商仪纵使不渴也很给他面子的抿了两口才放下,看着他,“你这两天不是忙死了,我就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再说我生病找你也没用,你不是医生……况且我也不是病入膏肓。”

    陆吟迟蹙了下眉,好像很不爱听,沉默了会儿才说:“按照你这个逻辑,病入膏肓更不用找我,提前联系殡仪馆就可以。”

    “……”

    这话太狠,商仪被堵的哑口无言。

    差点忘了陆吟迟的毒舌属性。

    所以最近并不是老虎不吃肉了,而是老虎守着她收敛了爪牙。

    商仪这场感冒虽然来势汹汹,不过几瓶点滴下去,就在药水还没挂完的时候,隐隐约约有退烧的迹象。

    脸颊上的两朵红云退散,逐渐变白变黄,背脊、手心和脖颈冒出虚汗。

    虽然脸色看起来更差,不过体力很快恢复,周穆然这次没跟着,需要陆吟迟亲自去办手续。

    被他半搂半抱走到一楼大厅,商仪眯起眼,悄悄打量他,身高悬殊,这个姿势勉强只能看见人家下巴。

    不过她现在越来越能在陆吟迟身上发现美,所以就算只能看见男人的下巴,仍旧不可救药的认为是个性感的下巴……

    下一秒护士小姐声音响起,她恢复理智,意识到身为女人的自己,在病体残躯的情况下竟然还这么无耻下流。

    陆吟迟忙完一切回来,她还没停止检讨。

    对上他的视线,没由来说:“你知道嘛,我今天生病的状态下还帮你说了很多好话,你差点成了二十四孝好老公。”

    陆吟迟手里提着药房开的药,还有打针之前的血液化验单,她脱下没穿的风衣外套,闻言消化好半晌,“你对谁帮我说了很多好话?”

    商仪深吸了口气,突然觉得这么说话真没营养,他们男人应该不知道,想做一个成功的好老公,一定要讨好老婆身边两个身份的人,一个是丈母娘,一个是铁闺蜜。

    前者陆吟迟做的不够好,当然现在更没理由去做,后者陆吟迟一向不屑于做,甚至从来不怕得罪展文敏。

    他可知道,如果不是商仪一直那么明智,他早就被批判的体无完肤了。

    陆吟迟问的问题没得到回答,实际上他也并不关心答案是什么,单手扶着她走到大厅出口,抖开外套,动作熟稔帮她穿上。

    举止娴熟自然,嫣然做惯了的好男人。

    商仪一向意识不到这些小细节,在他协助下闷不做声穿好,很不合时宜的倒打一耙,“你知道展文敏的男朋友有多好吗?”

    陆吟迟推开门,像抓不住重点一样,“展文敏有男朋友?”

    “……展文敏一直都有男朋友。”

    “是么。”

    “她现任特别好。”

    “这么说,她还有前任。”

    “她当然有前任。”

    两人走到车旁,他打开车门,眼也没抬,敷敷衍衍漠不关心的语气,“看样有过很多任。”

    “因为她很受欢迎。”

    “那你呢。”

    “我比她还受欢迎。”

    “那她有你自恋么?”

    “……”

    两人鸡同鸭讲一阵,商仪才意识到问题跑偏,弯腰坐上车,系好安全,陆吟迟放好塑料药袋,从车头绕过来。

    这种被牵着鼻子带歪的感觉很不爽,有些话不说出来也很不爽,这场病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商仪觉得没有比病着的时候犯矫情更理所当然的了。。

    于是说:“我刚才说展文敏的男朋友很好,你为什么把我往别的话题上扯,你是不是心虚了?”

    陆吟迟只略思考了几秒,一针见血问她:“所以你是觉得我不够好?”

    他这么淬不及防的上道反而让商仪愣了愣。

    看了眼车床外这会儿微微泛白阳光并不明媚的天气,略带惆怅,“她男朋友因为对她说话声太大语气不好就能写一封两千字的保证书,你说怎么那么浪漫?”

    陆吟迟稍顿,转过头,“你认为这是浪漫?”

    “不管是不是浪漫,都挺有心的,最起码有诚意。”

    良久,他问:“会不会太小题大做?”

    “越小题大做越说明在乎这女的。”商仪小心翼翼引导他。

    陆吟迟沉吟,“还有这种说法?”

    “当然!”

    陆吟迟收回视线,细细把玩车钥匙,破天荒没有嗤之以鼻。

    车厢内大概安静半分钟,他压低声音,忽然问:“所以,你觉得我也有必要写一封两千字保证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后免费获取最新章节aikanshu8.com爱看书吧小说网

UC浏览器阅读模式如果不显示图片章节。手指点击屏幕,呼出底部菜单,点击退出,退出阅读模式!

章节目录

倾心已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非木非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非木非石并收藏倾心已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