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瑶死死的盯着莫子玉,咬牙道:“你敢动我?信不信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莫子玉轻笑了一下:“那就要看看我们谁先死了。”

    “你什么意思?”静瑶的眸子眯了一下。

    “你可能还不太了解我。”莫子玉表情淡漠的说道,但是眼神锋利,自有一股闲适强大的气场,叫人不敢忽视,“我这个人除了治病救人之外,还可以无形之中以毒杀人,方才你我对峙的时候,你已经中毒了,若是不信的话,你可以按一按自己的神庭、膻中、巨阙三个穴位,是否有疼痛之感。”

    静瑶将信将疑的按了一下莫子玉方才说到的三个穴位,果然是有些疼痛,她顿时就慌了,急忙问道:“你给我下的什么毒,把解药交出来!”

    莫子玉微微一笑,说道:“这是我自己研发的毒,叫做七窍,顾名思义,中毒者若是在一个时辰内没有服下解药的话,就会七窍流血而死,死相及其凄惨!”

    “什么!”静瑶脸色大变,“马上把解药给我,不然我杀了你!”

    “我死了,你也活不了。”莫子玉淡淡的笑了笑,“我不过是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小喽啰,你可是南楚尊贵的郡主啊!要我将解药给你,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得答应我几个条件!”

    静瑶怨毒的瞪着莫子玉,咬牙道:“你说!”

    “第一,你在背后散播我的谣言,损毁我的名誉,我需要你当众向我道歉,并且解释清楚!”莫子玉说道,“其次,你不过是想要离开这里罢了,我答应你就是,我会带着我的人离开这里,不过得等到芈梓伤势痊愈之后,在此期间,你不得找我们的麻烦!”

    “谁在背后散播谣言了!”静瑶哼了一声,“你不要冤枉我!”

    “时间可是只有一个时辰哦,你可以好好的考虑一下。”莫子玉恬淡的一笑,“对了,刚刚这耽误了一番,之间不够一个时辰了,你还要继续耽误下去吗?”

    静瑶捏着拳头,狠狠的咬牙,冷声道:“我答应你就是了。”

    “绿俏,小逸,你们叫些人过来!”莫子玉说道,“特别是伤病营的!”

    “是!”绿俏立即按照莫子玉的话去办事,秦逸倒是没有动,这里莫子玉还在跟这个凶女人对峙,更加的危险,他必须留下随机应变。

    绿俏倒是很利索,没一会儿就叫了伤病营的几十号人过来,这些人听到绿俏说起了姜姑娘要澄清留言的事情,他们确实心里面有愧,故而都想要来看看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

    莫子玉冷冰冰的扫了他们一眼,又看了一眼静瑶郡主,浅笑道:“人都到的差不多了,可以开始了!”

    静瑶郡主脸上露出一抹屈辱的神情来,她双手握拳,朝着莫子玉走近了几步,咬牙沉默了一下,说道:“对不起,是我误信了别人的话,误会了姜柳,对她带来了一些不好的影响,我向你道歉!”

    “说清楚些,那些乱七八糟不堪入耳的流言,是不是你散播出去的?”

    “是!”静瑶冷着脸说道。

    “我接受你的道歉,不过我不会原谅你的。我跟你无冤无仇,却要承受这么来自于你的这么大的恶意,我很愤怒。”莫子玉淡淡的说道。

    静瑶冷冷的瞪着莫子玉:“解药呢?”

    “静瑶郡主方才承诺的,在我们离开之前,不会为难我们的事情,是否算数?”莫子玉朗声说道。

    “本郡主说出口的话,从来不会食言!”

    莫子玉从怀中取出了一枚褐色药丸,递了过去。

    静瑶一把抓了过去服下,随后狠狠的瞪了一眼莫子玉,冷着脸转身快步的离去!

    她堂堂郡主,今日竟然收到了如此奇耻大辱,她不会忘记今日姜柳这贱人给她的耻辱的,终有一日,她会十倍百倍的还回去的!

    莫子玉看着静瑶郡主离去的背影,又看了一眼一脸不甘心的戈才,浅浅一笑:“戈才将军还要继续么?”

    就在这个时候,芈梓身边的一个贴身护卫将他给叫走了,说是世子有事情吩咐。

    莫子玉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又看了一眼那些羞愧的垂下头的伤员们,“怎么说呢,在不知道真相之前,你们在心里面已经判定了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挺失望的,我以为我们相处的时间不短,你们应该会相信我的为人的。不过也无所谓了,我准备离开这里,你们也好之为之吧!”

    “姜姑娘,对不住!”

    “姜姑娘,是我们不对!”

    莫子玉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回了帐篷内。

    绿俏紧随着跟了上来:“姑娘,你什么时候给那个郡主下毒的啊?”

    “吓她的。”莫子玉淡淡的说道,“没有想到她竟然这么容易就上钩了。”

    “这只能够说明她太过贪生怕死吧!”绿俏捂嘴笑了起来,“不过姑娘你还真的机智呢!看到今天这一幕,真是解气啊!”

    “有什么好解气的,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莫子玉淡淡的说道,“别人从来只会在意那些流言蜚语,有几人会在乎澄清?不过人不是活在别人的看法里面,人总归是活给自己看的。”

    北夏,太子府。

    刘旭舞了一套剑法,身上已经出了些薄汗,他的身子消瘦了不少,脸上的轮廓越发的清晰,眼神越发的坚定,也越发的显得丰神俊朗

    一旁的小侍女羞涩的将一方帕子递了上去,柔声道:“殿下休息一下吧。”

    “嗯。”刘旭将手上的见扔给了一旁的侍卫,坐在一旁休息,侍女又递上了一杯热茶。

    刘旭接过,闻了一下茶香,将这侍女看了一眼,温和的说道:“这一次的茶沏的不错,进步了很多。”

    “都是王爷教得好。”小侍女红着脸说道。

    这本是寻常的一幕,不过刘旭温柔的态度还是刺痛了某些人的眼睛。

    谢璇冷眼看着那小侍女,问道:“那是谁?去打听一下。”

    “一个普通的侍女而已,小姐不用担心吧!”

    “让你去打听就去,我的话你是听不懂了吗?”谢璇眼神一冷,蹙眉教训道。

    “不敢,奴婢这就打听去!”

    谢璇依旧冷冷的看着那小婢女随侍在刘旭的身边,眼神越发的冷。

    原来你不是一块儿冰块儿啊,原来你也会对别人笑啊,只是你的温柔你的笑容从来不曾给我我罢了!

    谢璇咬了咬牙,不知道为什么,她想不通自己出身高贵,相貌才华与他都是最为般配的,为何他要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为何他从不肯正眼瞧瞧自己?反而对这些贱蹄子一个个如此的柔情?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谢璇心里面越想寒意也就越重,她自然是不会生刘旭的气的,那么这些气只能够出在出现在刘旭身边的女人的身上,都是这些贱蹄子在旁边勾引!

    茜茜拿着几盘糕点准备给太子殿下送去,殿下每日舞剑完了之后,都会先吃些糕点先垫垫的。这些糕点都是秋水苑的翠屏做的,说来也怪,这姜侧妃生病闭门不出许久了,不过王爷倒是很喜欢吃翠屏姐姐做的东西,这糕点只有翠屏姐姐做的能够入王爷的口,比那些个大厨还要懂王爷的口味呢!

    她走得有些急,手上的盘子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待看清楚来人的面容之后,吓了一跳,急忙跪在请罪:“谢小姐恕罪,奴婢不是故意的!”

    “瞎了眼了你,这可是我们小姐这可是翠云坊新做的衣服,你赔得起吗?”谢璇侍女庆儿开口骂道。

    “对不起,对不起!”茜茜急忙磕头,“奴婢不是故意的,谢小姐你就原谅奴婢一次吧,奴婢以后一定小心,再也不敢了!”

    谢璇冷冰冰的将茜茜看了一眼,蹲在抬起了她的下巴,将她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果然生了一张漂亮的脸蛋呢,这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的,做一个婢女还真是委屈你了!”

    茜茜不明所以,眼中只有害怕,她求饶道:“谢小姐,你饶了奴婢这一回吧!”

    “你怕我么?你怕我做什么?我难道很凶吗?”谢璇语气阴寒的问道。

    茜茜吓得哭了出来,嘴上只知道求饶。

    谢璇的另一只手的手指在茜茜的脸上摸了几下:“你就是凭借着这么一张娇艳的小脸儿勾引殿下的吧?看来姜侧妃倒是给你们开了一个好头,叫你们这个小丫头,个个都以为自己有机会飞上枝头做凤凰呢!”

    “奴婢没有,奴婢没有勾引殿下!”茜茜哭着说道,“谢小姐,奴婢没有,就是再借奴婢十个胆子,奴婢也不敢啊!”

    “你就是凭借这么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勾引人的吗?”谢璇冷冰冰的笑着,“可真是碍眼呢!”

    她说着,锋利的指甲在茜茜的雪白的脸上留下了一道手指长的血痕。

    “啊!”茜茜尖叫了一声,随后不断的磕头求饶,额头都磕破了,渗出了血水来。

    不过谢璇依旧不为所动,冷冷的说道:“你们这些小蹄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有机会摆在你们面前的时候,你们还有什么体面尊严,恨不得脱光了衣服爬上殿下的床,若是叫人发现了,便是哭哭啼啼的,显得自己多无辜一样。男人或许会吃你们这一套,可是我谢璇偏偏不吃!”

    “谢小姐,何必跟一个婢女过不去呢?”三夫人款款出来,笑吟吟的说道,“这不过是太子府一个普通的婢女罢了,谢小姐身份高贵,跟一个婢女生气,失了身份!”

    “我在教训下人呢,怎么,三夫人也要插上一手?”谢璇用冰冷的眼神将三夫人扫了一眼。

    “如是谢小姐是在教训你谢府的下人,我自然没有立场出面多管闲事,只是如今,你教训的是祁王府的下人,我觉得我还是有资格说上一两句话的。”三夫人淡淡的笑了笑,“谢小姐虽然跟殿下已经有了婚约,但是谢小姐你毕竟还不是太子妃,现在就闯入太子府管教太子府的下人,实乃越俎代庖了。何况打狗还得看出人,茜茜是在殿下身边伺候的人,你不问一声,就处理了他身边的人,殿下想必会不高兴的吧?”

    “我还不是正式的太子妃,按理说,我不应该插手太子府的事情,只是殿下刚刚被封为太子,太子府内诸事繁杂,又没有一个可以主事儿的人,只能够我来多操心一些,毕竟这也是太后的意思。”谢璇不屑的一笑,“教训太子府的下人,我名正言顺!若是三夫人你有什么不满的地方,可以去跟太后说!”

    她将茜茜冷冷的看了一眼:“这贱婢冲撞了我,还试图狡辩,一点规矩都不懂,留在太子府只会丢人现眼,找个牙婆子,卖出去了事,既然三夫人这么喜欢多管闲事,不如这件事情就交给你来办吧!”

    “她是本宫的人,出了本宫,何人敢处置她?”刘旭冷冰冰的声音传来,他几步走进,看了一眼茜茜脸上的血痕,双眸一眯,厌恶的看了一眼谢璇,“你这是做的?女孩子的脸面何其重要,你便是可以随随便便毁了她的脸?这又是谁给你的权力,太后?”

    谢璇没有想到刘旭会突然出现,顿时有些慌了,方才他看自己的眼神,更是让她心惊,解释道:“是这贱婢先冲撞了璇儿的,她今日能够冲撞璇儿,明日就会冲撞其他的人,我教训她,是为了她好,为了太子府好,殿下可不要不识好人心啊!”

    刘旭短促的冷笑了一声,抬眸嘲讽道:“难道本宫还得感激你?”

    “殿下果然要为了一个侍女对璇儿这么说话吗?”谢璇脸上有点挂不住不高兴的问道。

    “做人得有分寸,做当家主母更得有容忍的度量,你现在眼睛里面连一个侍女都容不下,日后还能够容得下其他的女人?”刘旭哼了一声,“一个心胸如此狭窄的女人,真的适合做本宫的太子妃吗?看来此事本宫还得同父皇好好商量一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后免费获取最新章节aikanshu8.com爱看书吧小说网

UC浏览器阅读模式如果不显示图片章节。手指点击屏幕,呼出底部菜单,点击退出,退出阅读模式!

庶妃惊华:一品毒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明月憔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月憔悴并收藏庶妃惊华:一品毒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