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又是一个大人物!

    叶南心里一惊,同样道。

    “在下叶南叶子初,见过苏登闻!”

    苏轼这个时候任登闻鼓院一职,接受文武官员及士民章奏表疏。

    什么击鼓鸣冤,或者哪里有祥瑞献上,谁谁搞了个大新闻,基本都要来找苏轼。

    不过等王安石上台,他和欣赏他的欧阳修都因为反对变法,被贬出京,从而开启了一条大词人之路。

    “苏登闻就不必了。”

    长得非常帅,和叶南站在一起,简直是鲜明对比的苏轼苏大帅哥,对他露出十分友好的笑容。

    “众人都说,你能斩妖圣分身,被圣人看好,此次省试必过,殿试榜上有名。到时大家都是同僚,苏登闻一说,未免过于硬板。别人听了,还以为我好大的官威!你我以兄台相称便是。”

    “那苏兄,我就恭敬不如从命。”

    叶南抱拳,好奇的看了看苏轼手里的扫把。

    苏轼何等聪明,马上就明白他的意思,脸上微红。

    “咳咳,我因为违反了戒律,被罚到这里扫地,还不准动用文气。不过叶兄你第一次来圣院,定有很多不明之处。不如由我带你四处看看?”

    看着明显是不想在大门口继续丢人的苏轼,叶南投以不失礼貌的微笑。

    “那便有劳苏兄了。”

    ……

    在苏轼的陪伴和介绍下,叶南对圣院也有了大概的了解。

    这是一个在汴梁城中,占地和皇宫相仿的巨大建筑群。按照儒家,法家,兵家等等,分有儒科,法科,兵科等二十多门科类。

    但因为侧重关系,儒科法科等热门科目人数较多,而名家的名科,纵横家的纵横科之类,人数就比较少。

    “圣人允你在四科实习,然后再选专业一事,可把我们这些人羡慕和震惊坏了。”

    走在鹅卵石铺成的小路上,苏轼感慨道。

    “当初即使是我,也只是在殿试后得到了一位儒家圣人的邀请,便激动的不能自已。而你竟然以举人之身,获四圣垂青。不过你是举人就能斩灭妖圣分身的绝世天才,我们都很佩服,也没什么人说酸话。”

    没什么人,也就是说还是有几个人喽?

    叶南若有所思的看了苏轼一眼:也不知道这位苏兄是故意提醒自己,还是无意为之。

    “能不能和我说说当时的情况?历史上勾获妖圣总共进行了七次刺杀,甚至连一位有圣人文宝的大儒都身受重伤。叶兄不仅毫发无伤,甚至张口颂出两篇镇国诗文,反杀妖圣,真是叫人叹为观止!”

    “我也没有苏兄你说的那么厉害!”

    见苏轼大有将自己捧上天的样子,叶南赶紧压了压。

    “其实当时四圣已经料到勾获不会放过这机会,对我下手。不仅四圣就在我身旁,我还以镇国诗激发了四件圣人赐予的圣物,这才斩杀了妖圣分身。想必圣院中有很多同窗都能做到。”

    “叶兄这就过于自谦了。危机之间连出两首镇国诗,光这就不是常人能够做到的。何况还要直面妖圣威压,反正我苏子瞻是自愧不如。”

    苏轼摇头,见叶南不打算在这方面说实话,又说起其他话题。

    “叶兄,你可知道在圣院中,入科可是需要进行考核的。虽然你是被四圣看中,发出邀请的大宋第一神童,但考核的规矩乃亚圣们定下,不可逾越。”

    见苏轼一副好为人师,‘你赶快问我啊’的有趣模样,叶南便遂了他的意。

    “哦?愿闻其详。”

    然而,当叶南开口询问,苏轼那张大帅比的脸上,却又露出恰到好意的腹黑,以及爱莫能助的神情。

    “很抱歉,叶兄。圣院有规定,入科考试的题目是不允许向外透露的。而且,每个人根据情况不同,遇见的考试内容也不一样。就算我和你说了也没用。”

    叶南:(`????)!

    他犹豫了一秒钟,才没有取出黑色断戟,皮笑肉不笑的对苏轼道。

    “苏兄,有没有人说过你有点gaygay的?”

    “给给的?什么意思?是叶兄家的方言吗?”

    苏轼一脸疑惑,而叶南显然是不会向他解释的。

    ……

    走着走着,苏轼就将叶南带到了圣院宿舍。

    然而,宿舍门口站着一位瘦脸狭长,头戴皇色铜冠,下巴上有三篇胡子的瘦高男子。

    见了那人,苏轼脸色大变,而对方则对他斥道。

    “苏子瞻,我不是罚你去门口扫地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你已经扫完了?”

    苏轼苦着脸做辑,答道。

    “回范师,学生在门口遇到子初,因担忧他不识圣院地形,故带他进来。”

    “子初?叶子初?”

    那瘦高个打量了一番叶南,苏轼为他介绍道。

    “这位是范尧夫范直集贤院,判国子监,兼圣院儒科讲师。我们一般称呼为范师。”

    范尧夫,名纯仁,是上一代天下第一大儒范仲淹的第二子!虽然并未担任过宰辅之职,但却被后人尊称为‘布衣宰相’。

    这又是一位鼎鼎有名的人物!

    以后叶南肯定是要在儒科听课的,闻言当即拜下。

    “学生见过范师!”

    “不,是我要谢过你才对!”

    然而,在叶南拜下同时,对方也同样深吸一口气,目露感激之色拜下。

    “叶解元能以举人之身逆杀妖圣,必定名留青史,广为流传。身为人子,却无法以直报怨,亲手为父报仇,真是愧对家父在天之灵!”

    说着,范纯仁还流泪了。

    前文曾说过,勾获妖圣曾经刺杀过一名有圣人文宝的大儒,使其重伤。

    那位大儒正是范冲淹。

    尽管当时范仲淹变法失败,伤了根基。但以大儒之身,活个两百岁没有问题。

    只可惜,他在被贬出京的途中,被伴作百姓的勾获刺杀,神魂受到重创,却依旧以残躯坚持了七年,并留下《岳阳楼记》等多副名篇,方才溘然长逝。

    尽管叶南没真的杀了勾获,只是除去了他一具分身,却也值得范纯仁这一拜。

    看在叶南的份上,范纯仁起身后,并没有继续揪着苏轼不放。

    “既然是来入儒科的,那便与我去参加考核吧。”

    范纯仁带着叶南和松了一口气的苏轼,三人来到一处文庙前。

    顶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后免费获取最新章节aikanshu8.com爱看书吧小说网

UC浏览器阅读模式如果不显示图片章节。手指点击屏幕,呼出底部菜单,点击退出,退出阅读模式!

章节目录

次元共享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我的小泰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的小泰迪并收藏次元共享群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