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禀报大人,朝廷天使驾临!”

    就在堵胤锡心中悲愤感慨之时,一个士兵便是前来通报,说是军营外面来了朝廷使者。

    堵胤锡一惊,不知此时为何朝廷会派人前来。

    不敢怠慢,堵胤锡急忙便是寻来黄得功,和他一道前去迎接朝廷天使。

    来传旨的是一个太监,在弘光皇帝信赖的陈公公手下当差听使,堵胤锡之前入宫的时候也是见过他几次。

    “微臣堵胤锡(末将黄得功),不知天使驾临,有失远迎,罪该万死,还请天使恕罪!”

    传旨太监一脸急切模样,便道:“免了免了,堵大人,黄将军,你们还是赶紧准备香案,恭领圣旨吧,这地方兵荒马乱的,咱家可是不敢停留。”

    堵胤锡这地方兵凶战危,他一个传旨太监自然是害怕发生意外,他到时候会受到牵连,所以他便是急忙催促堵胤锡动作快一点。

    要说这传旨的差事本来也是美差,但也要看是什么时候,去什么地方。

    如果是太平年景,去那地方宣旨,那真真是美差,一路好吃好喝好招待不说,到了地方,还能收到一大笔的孝敬。

    那时候,这些个太监到处托关系,走门路,都是抢着出宫去宣旨。

    但是现在天下大乱,哪里都不安全,太监们都是不敢出宫,更别说这堵胤锡还身处战阵之地了,这般的凶险,试问几个太监敢来?

    见传旨太监催促,堵胤锡自然也是不敢怠慢,立即是将太监请进了军营,而后沐浴更衣,摆好香案,恭迎圣旨。

    圣旨的意思自然也是不用多说,当然便是让堵胤锡放下河南这边的事情,接到圣旨后便是第一时间前往山东,接管李起的兵马大权。

    堵胤锡听了旨意,不由得是面露难色。

    此时大军对吴三桂的作战已经是到了最为重要的关头,他哪里敢离开。

    传旨太监见此,便道:“堵大人,皇爷和陈公公都是再三叮嘱,要大人您一接到圣旨,便是要立即动身启程。

    不但如此,陈公公还命咱家和大人您一道去山东办差,待大人功成,咱家也好及时回宫复命。”

    说到这里,传旨太监便是一脸的了无生趣,自己不但是摊上了这么个传旨的差事,还要一路跟随堵胤锡去山东,到时候又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

    即便是无事,一切顺利,但是这两边兜兜转转的几千里,试问他一个太监如何受得了。

    面对传旨太监的催促,堵胤锡道:“起程之事下官自会安排,公公一路辛苦,还请公公先休息一下。”

    传旨太监见堵胤锡似乎一时半会的不打算走,不由得是急了,这里这么危险,你堵胤锡不要命,我还要呢!

    “堵大人,皇爷在圣旨里可是交代了,要大人你接到圣旨就立即启程,大人你不会是想要抗旨不尊吧!”

    这话在封建王朝真是要人命,吓得边上的黄得功也是忍不住劝道:“堵大人,这吴三桂已经是插翅难逃,大人不必担心,还是早些赶路要紧,可别让皇上误会了。”

    堵胤锡见黄得功真心实意的为自己着想,不由得是笑了,心里如蜜甜。

    这便是共同经历了生死的人,才会有的真挚感情啊。

    笑过后,堵胤锡对黄得功道:“并非本官信不过将军,实乃是吴三桂之事干系重大,本官实难放心。”

    说完,堵胤锡便是转过头来对传旨太监道:“公公,有道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此事日后下官自会向皇上当面澄清,绝不会连累到公公,还请公公尽可宽心。”

    “这如何使得?”

    见堵胤锡果然是一时半会的不打算走了,传旨太监急了,“堵大人,你这公然违抗圣旨,你居心何在啊?”

    堵胤锡见一时说服不了传旨太监,也就懒得在他身上耽误宝贵时间,于是手一招,

    “来人,将公公“请”下去休息,好生照料。”

    “是。”

    立时,便是有两个士兵走上前来,不由分说,便是将传旨太监半拉半推的给“请”了下去。

    传旨太监见堵胤锡这般胆大,竟然是敢对自己来硬的,不由得也是火了。

    “堵胤锡,你好大的担心,咱家饶不了你,等回了京城,咱家要在皇爷和陈公公面前告你,,,”

    传旨太监被带下去后,黄得功一脸担忧模样,“大人,你这只怕是会引来皇上的见疑啊!”

    “呵呵呵,,,”

    堵胤锡只是呵呵笑了笑,摆手道:“无妨,军事大计,不容慢待,只要能够为我大明击败吴三桂,便是以后受到皇上的见疑,本官也是问心无愧。”

    黄得功见堵胤锡如此一心为公,心下震动,忍不住抱拳道:“大人高义,黄得功佩服。”

    再说吴三桂,他对老百姓和商铺一阵收刮后,得到了一些粮食,但是这也仅仅只够大军食用不过十天而已。

    有时候时间就是这样,当你越怕他过去的时候,他便过去的越快。

    看着太阳一天一天的落山,一转眼,又是三天过去了,眼见粮食大量减少,吴三桂为了多支撑一些时候,便是决定对河南本地士兵只供应日常三成的口粮。

    吴三桂也不怕这些人不满,会闹事,反正有关宁铁骑在,有人敢闹事,直接杀了就是。

    而对于自己的命根子关宁铁骑,吴三桂自然是不会节省,该供应多少,就供应多少,丝毫没有半分克扣。

    这支人马可是他乱世存身的根本,不管到了什么时候,他都会尽最大能力保全的。

    当然,话又说回来了,就算是他吴三桂想克扣,那也不敢,要知道河南本地士兵闹事,吴三桂可以用关宁铁骑来镇压。

    但若是关宁铁骑闹事,那他吴三桂可就无兵可用了。

    对河南本地士兵采取大限度减少供应口粮的办法,自然是在河南本地士兵之中引起了巨大的不满。

    他们对吴三桂本就没有多少的忠诚可言,跟着吴三桂,那就是为了有一口饱饭吃。

记住收藏保存m.aikanshu8.com爱看书吧唯一域名,享受高速阅读!

温馨提示:浏览器阅读模式如果不显示章节内容,点击刷新,找到底部设置菜单,进入设置菜单里点击退出畅读模式即可高速免费阅读!所有浏览器的畅读模式都会影响显示尽量退出畅读模式,阅读体验会更好!
章节目录

穿越大明之汉骨永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老白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白猪并收藏穿越大明之汉骨永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