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云龙一听这话,顿时只感到一股热血在身上翻滚,再看向李起时,眼眶就已经是有泪花在打转。

    莫名的,这时候郭云龙便是想起第一次见到李起时的情景。

    能够得到李起这样的信任,那还有什么说的呢?

    郭云龙直接便是再度跪在地上,大声道:“皇上待我郭云龙如此,郭云龙无以为报,唯有生死相随。”

    自古以来,能够被当朝皇帝特许配剑上朝者,除开如曹操一般皇上也拿他没办法的人以外,那剩下的无不是立下巨大功劳的大将军。

    皇上对他那绝对是信任有加,若非如此,绝不可能有这般待遇。

    而此时他郭云龙竟然享受到了这般待遇,可见李起对他之器重。

    就这一瞬间,李起在郭云龙心中的地位又是不限拔高,使他只有诚心仰望了。

    因还未到饭点,为郭云龙接风洗尘的宴席还未到时候,

    所以李起便先带着郭云龙在皇宫御花园走一走,散散心,放松一下,算是解一解郭云龙一路的疲乏。

    走在御花园的小道上,感受着这奇花异草的美妙景致和芳香,还有李起那时不时的几句关怀话语,郭云龙瞬间便是心情放松起来,只感到浑身舒畅。

    散步过后,李起才是为郭云龙接风洗尘,一同出席的还有郭云龙带来的十几名将士。

    这些人能够出席这样的宴席,人人都是倍感自豪,这一刻,李起在他们心中的地位更加崇高无比。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现在即便李起叫他们去跳火坑,他们也会毫不眨眼的跳下去。

    酒席丰盛,气氛热烈,这些自是不必多说。

    待得宴席吃罢,正事也自然是提上日程,只见李起在御书房单独召见了郭云龙。

    君臣二人坐下后,李起便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郭将军,你可知山西商人。”

    郭云龙突然听李起问起山西商人,一时不知如何接话,

    “皇上,不知皇上所问山西商人,为的什么事情。”

    李起自然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便是说道:“山西商人之中有一些败类,

    他们勾结鞑子,将我大名的铁器,药材,粮食,还有,甚至还有我大明的边关军情,都是一并贩卖给关外鞑虏。

    暗通鞑子,资助敌国,朕对他们早便是不满。此次朕将将军召回京城,为的就是这事。”

    李起这寥寥几句话,便已是圈定了不知多少人的命运。

    而郭云龙征战沙场多年,见识自然也是不差,一听李起这话,自然也是知道李起话里的意思。

    不过他没有第一时间拍胸脯,豪气干云的保证什么,反而是赶紧跪在李起面前,道:

    “皇上,末将要向皇上请罪。”

    李起不由得一愣,“郭将军,你这是为何。”

    “不敢欺瞒皇上,这山西商人之中,有一个叫做范永斗,还有一个叫田生兰的,

    他们曾经为了打通边关口道,将关内的铁器粮食输送出去,贩卖给鞑子,便收买了许多边关将领,大家都是得了好处。

    这其中末将一时鬼迷心窍,也是收受了他们七八千两银子的好处,现在皇上问起山西商人,末将自知死罪,不敢欺瞒,还请皇上治罪。”

    “呵呵呵,,,”

    李起呵呵笑了几声,将郭云龙扶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调侃道:

    “郭将军,你这也太老实了,像这种事情你不说,谁知道呢,我又不是神仙,难不成还能去查你。”

    “末将绝不敢欺瞒皇上,皇上就是不查末将,末将也是要说的。”

    郭云龙这时候也是将当时自己的难处说了,“其实末将也知道收受他的金银,触犯了国法,但当时实在是辽东风气如此,末将不收,便是遭受排挤打压。

    再加之末将也有许多的亲兵要养活,家里也是一大家子人,末将实属无奈,这才是收了,还请皇上治罪。”

    “罢了罢了,既然将军知错能改,而且又是主动承认错误,朕又怎会治你的罪呢,便先暂且记下,待以后从你的功劳之中折抵吧。”

    郭云龙那可是李起左膀右臂般的人物,李起又怎么可能为了过去那些事,治他的罪呢?

    不说别的,便说李起刚刚来到这个时代,当时差一点就被吴三桂手下士兵砍了脑袋,若非当时郭云龙出言制止,只怕这时候李起的坟头都长草了。

    不,就当时李起那样的芝麻人物,哪里还能有坟头,直接便是暴尸荒野了。

    所以对于郭云龙,只要不是什么不可饶恕的大罪,李起都不可能去为难他。

    再说,像收受山西商人金银的事情,这也是整个明末官场糜烂腐()败的大风气,真要一个个追究起来,全部都要自罪的话,

    只怕便是将大明朝堂上上下下全部一撸到底,那也不够。

    水至清,则无鱼,物至纯,则味同嚼蜡。

    只要本性不坏,又能知错能改,主动承认错误,再又是自己的左膀右臂,还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李起也只能该睁一只眼就睁一只眼,该闭一只眼就闭一只眼,不可能过于认真。

    “郭将军,这一切都过去了,朕便既往不咎了,但是以后这样的事情绝对不可再犯,朕在给你应有的地位之时,也会给你应有的待遇,这一点,希望你可以谨记。”

    不过在宽恕郭云龙之后,李起也是不忘叮嘱郭云龙,以免他再犯错误。

    信任一个值得信任的人,这本身也没什么错,但是在信任他的时候,也该让他知道分寸,懂的进退和节制。

    否则,日子一长,怕是这本该值得信任的人,也变得不行了。

    这样一来,固然有他自己的原因,但难道真是他一个人的原因吗。

    显得不止。

    所以李起该说的,还是要说,为的就是以后不想看到那不该发生的一幕。

    郭云龙听了李起的叮嘱,立即正色道:“末将谨遵皇上教诲,以后末将便是无论如何,也绝不敢辜负皇上的期望,便是饿死,也不收一分不义之财。”

记住收藏保存m.aikanshu8.com爱看书吧唯一域名,享受高速阅读!

温馨提示:浏览器阅读模式如果不显示章节内容,点击刷新,找到底部设置菜单,进入设置菜单里点击退出畅读模式即可高速免费阅读!所有浏览器的畅读模式都会影响显示尽量退出畅读模式,阅读体验会更好!
章节目录

穿越大明之汉骨永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老白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白猪并收藏穿越大明之汉骨永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