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脉起伏,绵延万里。

    玄天墟深处有一盆地,囊括方圆千里范围,其内峰峦叠嶂,耸立着参天巨峰,峰峰似剑,为数一百零八峰。

    眼下虽为白日,仍有耀星闪耀于九天,射出霸道星光笼罩整片盆地,端是无比耀眼。

    剑冢,玄天北院藏剑、封剑、葬剑、埋剑、养剑、铸剑、镇剑之所。

    传说,此地埋葬着诸多剑主遗骸,故此剑气极为狂暴,诸天星辰皆汇聚于此,聚天罡三十六峰、地煞七十二峰形成天罡地煞大镇,只为镇压此地肆虐的剑气。

    黑颈金雕停在剑冢边缘。

    赵凌云道:“前方剑气太过狂暴,这畜生是进不去的,你我便就此别过吧,张剑首乃是地煞第七十二峰之地狗峰剑首,您的一直往剑冢深处去,便能找到那传送阵。”

    张玄黑着脸,“什么!地狗峰!这名字也太怂了点吧?”

    他忙问道:“你们口口声声说剑冢怎么怎么重要,结果你就把我扔到这儿?怎么也得来个人,领我熟悉一下吧?”

    赵凌云笑道:“眼下乃是白天,诸天星辰力量正值最弱之时,剑冢内剑气昂扬,本剑身上没有天罡地煞元气,自然是不能入内的。”

    张玄恍然,点了点头,复问道:“这里不会有天道宫的杀手吧?”

    “当然有,只不过很少,而且他们都是玄天剑院的精英,享受着极其优厚的待遇,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对同门出手的。”

    张玄没好气道:“什么叫一般?那如果不一般呢?”

    赵凌云拍着胸脯保证道:“张剑首放心好了,您不过是人阶一品通缉犯而已,狙杀你天道宫不会支付太大的奖励。放眼整个玄天北院,人阶七品的通缉犯大有人在,他们可比您值钱多了。说白了就是,高手可以出手,但是没必要。假使有人胆敢出手,想必也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您自然可以应付得来。”

    张玄心道:“才人阶一品通缉犯,难道我就这么不值钱?

    辞别了赵凌云后,少年自顾自的去了。

    黑颈金雕上,尹轩儿望着远去的少年,问道:“凌云,你说他能活得过三天么?”

    赵凌云沉思片刻,摇头,“不知道!”

    他顿了顿,皱眉道:“弟子实在不明白,张剑首身怀天罡血气,您却让他去镇守地煞峰,如此张冠李戴,可谓是牛头不对马嘴,恐怕他悬了。”

    女子“嘿嘿”直笑,道:“他名为张玄,能不悬么?放心好了,地狗峰剑首可不是个省油的灯,光是他手上的那个黑金镯子,就能让他在剑冢获得风生水起。你就等着看吧,这次本太上非得让那群老顽固出出血不可,看他们敢不敢嚣张。”

    赵凌云有些不信,“可是,要是他真的惹了祸事,您真的会替他主持公道么?”

    尹轩儿“噗嗤”一笑,不假思索道:“当然不会!张剑首此人总是风轻云淡的,给人一种超然物外之感,要是他是个老头的话,或许本太上会觉得他是个高人。可他不过是个人阶一品炼气士,还是个不知上进的炼气士,整天就知道喝酒睡觉,能有什么出息?实力与处事态度不对等的他,不能算是高人,只是个心比天高的混小子罢了。这样的公子哥,一看就是没有经历过世俗的毒打,要想让他摆正心态,必须得给他吃点苦头。”

    赵凌云深以为然的点头,“太上长老说得是,张剑首的确欠揍,不就是有两个臭钱么,瞧他那嘚瑟样,说句难听的话,他像个暴富的乡巴佬,土豪劣绅,豪得没有一丁点儿气质。”

    他拿出一个元魂果不舍的啃了一口,然后小心翼翼的收起来,嘴里不满道:“不就是啃个元魂果么?值得如此嘚瑟么?哎…您还别说,这果子真香!”

    ————

    九天银河照四方,万峰擎天聚天光

    六芒天罡收六合,八卦地煞镇八荒。

    一百零八座剑锋均匀散步于剑冢内,形成外六合内八荒之剑锋图腾。

    剑冢外围由三十六剑锋组成六重六芒天罡星辰阵,内部则为七十二剑锋组成九重八卦地煞星辰阵,剑峰错落有致,若即若离之间变化无穷。

    张玄遁入剑冢中,并没有发现任何不同之处,极目望去,下方的山峦间耸立着无数的坟茔,或为纵横百丈山脉的陵墓、或为三尺高的坟头、或为摆放着骨灰盒的庙宇,林间小路中更是白骨连天,一眼望不到边际。

    “你看看你们,争了一辈子,还不是沦为黄土一抔,最终化作历史的尘埃罢了。啧啧啧,死得有点狼狈啊,太不雅观了,嘿嘿嘿!”

    小道旁、山峦间…坟头上插着各色各样的飞剑,有的飞剑金光闪闪、有的锈迹斑斑…有的普华无实,飞剑大小不一,形态万千,有金剑、铁剑、木剑、玉剑、剑匣、剑丸…

    不远处的秀峰之巅,此时正有点点玄光,张玄落在峰顶,此地有青石铺地,坟茔亦是不少,不少枯骨抱着飞剑沉睡荒野,靠在一处三尺高的圆形石台旁。

    通往地狗峰的传送也不知道多久没人用了,传送阵上层积着比拇指还厚的落叶,那点点玄光正是从此而来。

    张玄扒拉开所有的落叶,传送阵顿时光芒大盛,有灵韵漫上阵盘,他顿时松了口气,“听说地狗峰已经近千年没有剑子坐镇了,也不知道那个疯疯癫癫的护道人还在不在,他死了才好呢,嘿嘿嘿!”

    啪——!

    “哎哟,哪个王八蛋打我的…”

    张玄回过头,见一团隐藏在黑色连帽衣下的黑雾正站在他身后,连衣帽下的黑雾中有两团幽蓝色光芒闪耀着,此人身上背着一把黑布包裹着的宝剑,左手提着桐油灯,右手正在收回,他的手掌只有骨头没有肉,流淌着毛发般细密的猩红血气。

    张玄捂着脑袋,看着那对方的白骨手掌,向后退了两步,“你是男是女?是人是鬼?你是谁?”

    对方声音空洞,答非所问,“你就是新来的剑子?”

    “是剑首!”张玄纠正道,听到对方如此发问,他已经大概知道对方是谁了。

    他应该就是地煞七十二峰末峰、地狗峰护道人,听张凌云说此人半疯半癫,完全是个傻子,不过看眼前的情况,此人似乎神智清醒,并非传言中的那般疯掉。

    “一字之差,并无差别!”

    黑袍人踏上传送阵,幽瞳看向张玄,瞥了眼他手腕上的黑金手镯,喊道:“愣着作甚?”

    张玄跳上传送阵,两人消失在阵台上。

    …

记住收藏保存m.aikanshu8.com爱看书吧唯一域名,享受高速阅读!

温馨提示:浏览器阅读模式如果不显示章节内容,点击刷新,找到底部设置菜单,进入设置菜单里点击退出畅读模式即可高速免费阅读!所有浏览器的畅读模式都会影响显示尽量退出畅读模式,阅读体验会更好!
章节目录

方寸之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蝴蝶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蝴蝶君并收藏方寸之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