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多时,白沐凡便依靠着手里的地图,找到了目的地——一家名为“大咖”的高档咖啡厅。

    白沐凡确认没错之后,便推门而入,找前台服务员打听了包厢的位置,而后径直来到了二楼最靠里面的一个包厢,敲了敲门。

    “请进。”里面传来了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有些懒洋洋的。

    白沐凡微微一笑,推开了包厢的门,一眼望向里面,便看到柳浩余整个人摊在沙发上,大大咧咧的将双脚搭在了沙发扶手上,一只手里端着一杯咖啡喝着,另一只手在刷着手机,毫无淑男形象。

    看到白沐凡进来,柳浩余双眼一亮,立即从沙发上蹦了起来,手忙脚乱的把手里的咖啡杯放在旁边的桌子上,迎上来和他大大的拥抱了一下:“阿凡,好久不见!”

    “你也是,好久不见了。”白沐凡和他抱了抱,然后仔细打量了一下柳浩余,发现他的精神状态有些不太好,眼眶有着很重的黑眼圈,像是几天没睡觉了一样,不由皱了皱眉,问道:“你这黑眼圈是怎么回事?没休息好?”

    “可能是换了新环境,还有点不适应吧,另外就是邻居有点吵。”柳浩余打了个哈欠,笑嘻嘻的拉着白沐凡坐了下来,然后拿起放在桌子上的一个平板递了过来,大手一挥,霸气道:“要吃什么随便点,今天我请客!”

    白沐凡也没有讲客气,随便点了杯咖啡和一份甜点,他知道柳浩余家里可是有一名武者的,在财力上绝对属于比较富裕的那种了,而柳浩余如今又考上了大学,再加上已经步入了成年,手头也更加宽裕了,也就是可以拿到更多的零花钱。

    白沐凡不由想起了昨天柳浩余的那通电话,这次柳浩余超常发挥,居然考上了夏城的一所大学,虽然不是最顶尖的那种,但也足够他学到一身好本事,出来社会以后能够有立足的能力,而不是成为一个完全依附女人的家庭主夫。

    而随着时间进入九月底,最近柳浩余才终于从家里出发,跑到了夏城忙活入学手续什么等一大堆程序,顺便在外面租了个房子住,等忙完了这些之后,这才打了个电话给他,约他出来见见面,聚一聚。

    对此白沐凡还是有些欣慰的,他感觉自己把一个饱受颠倒世界“毒害”的男生扳回了正道,努力学习好好充实自己,而不是整天想着嫁个好女人,才是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来的王道啊。

    很快服务员便把咖啡和甜点送进了包厢,两人一边喝着咖啡,一边聊着以前的事,说到有趣的地方,两人都会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分别近两个月的生疏感也很快就消失无踪了。

    这时,柳浩余看了看他,忽然感叹道:“阿凡,你上个月烟火大会之后就突然跑到夏城来了,这个月又联系不到人,应该还不知道夏谙、庄依依和薛筱颜她们的情况吧。”

    白沐凡微微一怔,默默点了点头。

    确实,他在烟花大会因为二姐出事,主动贡献了自己的阳气之后,便被带到了第一武校,不能随意离开。之后立马又遇上了大姐那边出事,跑到了魔界走了一圈,这样一来又是大半个月过去,这一眨眼暑假已经快要结束了,以前的同学们都要迎来大学生涯了。

    白沐凡有时不禁会想,假如大姐二姐都没有出事,那么自己恐怕也会像柳浩余这样,继续过着普通人的平凡生活,上一所夏城的顶级高校,继续深造,而对这个世界之下那些涌动的暗流和危机一无所知吧?

    但扪心自问,既然现在已经知道甚至接触到了这个世界的真实一面,明白隐藏在和平底下的那些可怕的危机,看到了那些日复一日驻守在魔界边缘、将魔物和魔气挡在人间界之外的人族武者们,白沐凡就无法再抱着一副心安理得的心态,享受着这个来之不易的和平。

    尤其是他明白拥有小白脸系统的自己也可以为了守护这个世界的和平出一份力,他就更加无法坐视不管了。

    柳浩余顿了顿,道:“庄依依就在我们那边的城市选了一所大学读书,那个大学也很不错了;夏谙原本应该能进入大夏的顶级大学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没来,而是选了次一等的大学,在南方的一座城市……哦对了,她走之前还给了我一份济颜的杂志,说是要带我给你看看,我今天把它也拿过来了。”

    他从随身带着的包里翻出了一本济颜杂志,放在了桌子上。

    白沐凡接了过来,翻开杂志一看,只见最大的那个版面上刊登着一篇短篇小说,最上面是小说的名字。

    秒速五厘米。

    而在这个标题底下还有两个共同署名,一个是他的笔名“虚渊白”,另一个是“踏花缘”。

    踏花缘,正是夏谙的笔名,这个文学少女也在济颜发表过一些短篇小说的。

    “她最后还是选择把这篇小说发布了。”白沐凡有些怅然,他慢慢翻看,看到了最后,小说的结尾还是按照了他最初的版本,夏谙最终并没有进行任何修改。

    白沐凡微微一怔,旋即有了一丝释然。他明白,夏谙这是接受了他的回答。

    柳浩余看着他的神色,咬了咬嘴唇,又道:“至于薛筱颜,我也不太清楚她的去向,她的电话突然有一天就打不通了,之后我还去过她家里,发现她搬家了。”

    “薛筱颜搬家了?”白沐凡有些惊讶,薛筱颜的手机打不通这件事他是知道的,因为在烟花大会放了薛筱颜鸽子这件事,白沐凡对她一直心存愧疚,原本还打算找个时间跑回去一趟,找薛筱颜见一面,道个歉,没想到她已经搬走了。

    柳浩余嗯了一声:“我问了周围的邻居,说是薛筱颜的妈妈突然发了财,跑回来找他们,然后把人都接走了。”

    薛筱颜的妈妈?

    白沐凡的脑海里顿时蹦出了薛苒的面孔,记得听薛筱颜说过,她妈妈薛苒是一个赌鬼,赌瘾很大,而且游手好闲,因为这个她的父母才离婚的,而她则跟着爸爸一起生活,家里还有一个上小学的弟弟。

章节目录

我真不当小白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镜湖月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镜湖月下并收藏我真不当小白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