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遥的检查手法和令雨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根本没有借助任何的医疗器械,而只是通过简单的号脉和一些关键部位的表征来检查,若不是令雨萱之前亲眼见到陆遥在小吃一条街施展了超乎常理认知的医术或许她会认为陆遥根本就是个骗子,不懂什么医术。

    不过,令雨萱也是个明白人,虽然心里有诸多不解,但她都是强行压了下来,她告诉自己一切都等陆遥检查完了再说,否则干扰了陆遥的检查那可不妙,这有种所谓的观棋不语真君子的意思了。

    陆遥反复的号了两次脉,又分别检查了病人的耳鼻喉等部位,差不多五分钟过去后陆遥终于是结束了检查。

    “怎么样,有救吗?”令雨萱见陆遥结束了检查,终于是再也忍不住了,急切地问道。

    陆遥并没有马上回答令雨萱的话,而是看了一眼令雨萱,又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病人,停顿了片刻之后才说道:“你能告诉我他的主治医生是谁吗?”

    “这个当然可以!”令雨萱很干脆地说道:“他的主治医生姓冯,名叫冯鑫,是我们医院的一位资深外科专家,人送外号冯一刀,怎么了,有问题吗?”

    “他平时为人怎么样?”陆遥继续问道。

    这一次,令雨萱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慢步走到病房门口,环顾了一下病房四周发现没有其他人,这才关好病房门,走到陆遥面前说道:“我告诉你了你可不能告诉其他人,知道了吗?”

    “这个自然没问题。”陆遥被令雨萱的一系列动作逗得微微一笑,拍了拍胸脯,很配合地保证道。

    “他在我们医院是出了名的刁钻古怪,平日里连自己科室的同事都不怎么来往,我和他接触的不多,不过却也听过很多关于他的事情。”令雨萱小声说道:“据说他为人也别的抠门,每次部门聚会都是最后一个去,第一个走,生怕大家让他摊钱似的。”

    “不过,不管怎么说,他的医术还真是这个,每次医院来了疑难杂症组建专家团,他都是不二人选!”令雨萱说到他的医术,还是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很显然这个冯鑫在令雨萱的心目中医术是十分精湛的。

    “怎么了,你干嘛问这些,是他治疗的不对吗?”令雨萱说完了之后猛然间冒出一个十分大胆的想法,一脸震惊的看着陆遥问道。

    “治疗的没有问题。”陆遥慢悠悠的说了一句。

    一听这话,令雨萱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就好像是受到惊吓后又突然恢复了平静似的。

    “他的医术的确很精湛,只不过他的医德让人很是怀疑。”陆遥突然又说了一句。

    这话一出口,令雨萱浑身一震,两眼紧盯着陆遥,问道:“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如果我判断的不错,他应该是认为这个病人已经不会再醒来了,能够用药物维持生命已经很不错了。”陆遥慢慢的说道:“所以,他给病人用药的时候一半真,一半假,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不至于把人治死,又能够让自己发一笔黑心财。”

    “你的意思是说他私下里将假药掺进了病人的用药中,从中牟利?”令雨萱顺着陆遥的话很自然的说了一句,不过话说出口了,整个人却是也被自己的这话给吓到了,连忙说道:“不会吧,他为人虽然抠门了一些,但是不至于让此的丧尽天良啊,在医院用假药以假乱真,那可是无异于谋财害命啊!”

    “好了,我也不和你多说了,我不是你们医院的人,不方便干预,我只是给你提个醒,以后当心点。”陆遥的确是没有理由去解释再多了,随口说了一句,道:“人我现在就可以治好,你去帮我办一下出院手续吧!”

    “什么,你说什么?”令雨萱这一次的反应十分的剧烈,就好像她听到有人对她说马上要世界末日了一般,整个人脑袋里嗡的一下,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人我现在就能只好,所以麻烦令医生帮忙给办一下出院手续,治好了他我就要带他离开了。”陆遥一字一句地说道。

    “这怎么可能,就算你能够治好他,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治好,你是不是有些吹牛的感觉啊!”令雨萱也知道自己这么说不太恰当,但是她的性格在那里,如果不说出来她自己也憋不住,索性就一股脑地都说出来了。

    这一次,陆遥更是没有丝毫的解释,只是他也没有在说什么让令雨萱去办出院手续的话,而是从身上掏出一盒银针,开始治疗起来。

    这一次,陆遥将病人的上衣一件一件地除去,然后又将裤子也一并除去,只留下一件贴身的内裤。做这一系列举动的时候陆遥其实也在暗中观察着令雨萱的反应,见她似乎没有什么异常,陆遥心里还是暗自佩服令雨萱的。

    如此这般情形,若是一般的女子看到定然会搞一个大红脸,但令雨萱不是,陆遥看的出来她的心思根本就全都在陆遥的一举一动上,根本没有往其他地方想,就好像一个不注意陆遥就已经治疗完毕了似的。

    不过,这些话陆遥并没有说出来,而是心里暗暗的称赞了令雨萱一番,然后便快速的拿出银针,开始施针。

    陆遥的动作一旦开始,便可以用快若闪电一般来形容了,令雨萱当看到陆遥掏出银针的时候便目不转睛地盯着看,可她依旧没有看清楚陆遥究竟是如何出手的,等到她再反应过来过来的时候却发现陆遥的治疗已经结束。

    此时的病床上躺着的那位姓段的病人,从头到脚几乎是每一个重要的穴位都或深或浅的扎着一根银针,其中让令雨萱不可思议的是竟然还有三针分别扎在了她学医的时候老师千叮咛万嘱咐的指出的死穴上来。

    那些穴位莫说是施针了,便是被外力以巧劲撞击一下或许都可以致人于死地,可偏偏陆遥就是在那种所谓的死穴上面扎了针,而且令雨萱更是惊奇的发现,经过陆遥这一番施针,病人虽然没有立即转醒,但是气息却是与之前大不相同,或者可以说是完全不像一个病危之人,而更像一个睡着的正常人一般。

    “这就好了?”令雨萱不可思议的看着陆遥弱弱的问了一句。

    “嗯。”陆遥慢条斯理的说道:“令医生,整个治疗的过程你也看到了,现在你可以去帮忙给办理一下出院手续了吗?”

    令雨萱走进了病床,通过自己的经验又快速的检查了一番,竟然发现病人的情况的确是好转了许多,此时的确是如同熟睡一般,并没有其他的异常,之前的种种病危迹象也是逐一消失。内心的震撼简直是无以复加,就好像是大白天的让她看到了外星人从自己面前走过一般。

    “可以,请稍等!”令雨萱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答应了陆遥的要求,应了一声后转身快步离开了病房。

    令雨萱离开后陆遥一个人走到窗前,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病人和医生,内心感慨良多。陆遥虽然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但有时候也会触景生情。通过他刚才的检查,他可以h百分之百的断定令雨萱口中那位医术精湛的冯一刀冯医生的确是医德有很大的问题。

    陆遥虽然知道按照一般的医学常理来说,这位姓段的兄弟的确是很难医治好了,能够留住他一口气已经算是很不错了,但是这也不是你滥竽充数在他身上赚黑心钱的理由,那些假药不会对他造成任何的危害,但是却也是一比不小的开支。

    冯一刀不知道自己这么做竟然差点间接的害了另外四个活着的人,差一点害的他们走上一条不归路。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一想到这里,陆遥也想到了自己小时候的一些就医的经历。那个时候自己小,不懂事,更不知道自己的干爹陆一谦是燕京当年大名鼎鼎的鬼医樊涌,他只是知道干爹在很多时候都会在医生开出药方后去和医生理论,将其中一部分的药给推掉。

    也是因此,陆遥和陆一谦被一些医院和诊所列为了最不受欢迎的病号,那个时候不懂陆一谦为什么要那样,陆遥甚至一度以为干爹为了省钱,可是现在想想,应该是陆一谦知道那些药材对陆遥根本没用,只是白白的花钱罢了,毕竟那个时候他们两人的经济状况十分的拮据。

    自己有干爹陆一谦的暗中操持,省去了很多不必要的冤枉钱,可是,其他人呢,谁又能和陆遥一样有一位医术高超的干爹或者亲人呢?

    答案很明显,他们都没有,所以他们经常会花很多的冤枉钱,有时候甚至是倾家荡产。

    一想到这里陆遥的内心就一阵心痛,他为那些躺在病床上急需救治的病人心痛,为那些一心想要救回自己至亲的家属们心痛,也是为华国的医疗事业心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后免费获取最新章节aikanshu8.com爱看书吧小说网

UC浏览器阅读模式如果不显示图片章节。手指点击屏幕,呼出底部菜单,点击退出,退出阅读模式!

章节目录

校园修仙武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天山剑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山剑主并收藏校园修仙武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