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寺再一次醒来了。

    这一次他扫了一眼四周的环境。

    还是北川家。

    他靠在沙发靠背上。

    在北川寺右手边,北川绘里正抱着西九条可怜看着当下热播的侦探剧,中嶋実花则是在拿着一张纸正在反复修改着。

    在北川寺身后,神谷未来正在忙活泡茶。

    神乐铃则被挂在一边的墙壁上。

    北川寺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沙发底下。

    一根又细又长的藤条被他抽出。

    抽出这根藤条后,他转而看向中嶋実花。

    “北川!你想干什么?!”中嶋実花叫了一声,急急忙忙地捂住自己的屁股:“我可什么都没做!”

    她英气凛然的脸上满是惶恐。

    很好

    中嶋実花的反应很真实,这一次应该是完全脱离梦境了。

    这一次是真正脱离梦境了。

    北川寺将藤条重新塞进坐垫下。

    在他旁边,中嶋実花与北川绘里都到另外一个沙发上去了。

    两人都生怕惹得北川寺一个不高兴就挨打上身。

    与两人不同的是,见北川寺醒来,神谷未来则是急忙端着托盘过来,为他奉上了热茶与点心:“寺君,请用。”

    “嗯。”北川寺点点头,喝了一口茶水。

    神谷未来将围裙摘下,坐在北川寺旁边,满脸好奇地说道:“刚才寺君是做什么好梦了吗?”

    “我做好梦了?”北川寺偏了偏脑袋,神情不变:“为什么这么问?”

    “嗯怎么说呢?也不太想好梦的感觉。”神谷未来将食指放在唇边,一副思考状:“应该说一开始是皱眉皱得很紧,可是到后面就舒展开来了,接着就露出了笑容。”

    想到这里,神谷未来嘿嘿地笑了起来:“这还是第一次见寺君的睡颜呢,而且还笑了,我刚才拍了照片当手机桌面背景呢!”

    “是吗?”北川寺摸了摸自己的脸。

    还是与往常一样,没有多大的变化。

    这时,北川绘里的声音从后面响了起来,她急急忙忙地说道:

    “没错,虽然就是浅浅的笑脸,但寺哥还是笑了的!”

    只不过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北川寺敲了脑袋。

    “寺哥,你干嘛啊?!”北川绘里捂住脑袋,委屈地叫了起来。

    “呃,下意识动作。”北川寺道了歉,收回手指。

    刚才累女在梦境世界中伪装成北川绘里的样子,让北川寺硬是压住了揍它的想法。

    可压住归压住,他这一回到现实世界中,看见北川绘里那副样子,手指下意识就动了起来。

    他心里面是这么想的,但另一边的北川绘里却是脸色发白。

    下意识动作?

    意思是寺哥揍自己都快成下意识动作了?

    不要这样吧?!

    那等到以后会不会变成见到她下意识就揍了?

    北川绘里一想到自己长大了说不定还要活在北川寺的阴影之中,脸上就露出了哭丧之色。

    她趴在北川寺的双腿上撒泼:

    “不要不要不要!我不要下意识的动作!寺哥不要揍我!”

    “”北川寺。

    嗯?

    这咸蛋妹妹又想到哪里去了?

    北川寺不太理解地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可这种动作不仅没有起到安抚作用,反而让北川绘里更加挣扎了。

    北川寺在心中深深地叹息着。

    自己的妹妹。

    已经高一了,虚岁十六了,却还是这副咸蛋样子。

    北川寺也不知道她究竟受了谁的刺激了。

    只能由着她暂时胡闹了。

    等到北川绘里总算有些想通了,时间也已经快十点钟了。

    “我、我去洗澡然后睡觉了!”一见钟表上面的时间,北川绘里脸色就涨红,她竟然在北川寺身上生生赖了将近半个小时。

    她留下这句话后,也没有注意到一边神谷未来有些羡慕的脸色,急急地走进浴室中。

    另一边的中嶋実花则是早早上楼,她怕留在这里北川寺也会下意识地对她来那么几下,她可吃不住。

    而在北川绘里离开后,客厅中就只剩下北川寺与神谷未来两人。

    北川寺也没干愣着。

    他将挂在墙上的神乐铃取下来,又把摇摇晃晃向往楼上走的西九条可怜捞回来,这才开始询问:

    “刚才你们两个没有感到累女的气息吗?”

    北川寺的神色有些严肃。

    这可是十分关键的问题,刚才累女侵入了他的梦境中,但是西九条可怜与神驻莳绘没有半点的变化。

    要是她们俩都无法感应到的话,那么就得让神谷未来打地铺睡在他房间里了。

    毕竟无法感应也就等于无法及时做出预警,这无疑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可还没等神驻莳绘或者西九条可怜回答,另一边的神谷未来却是率先开口:“其实莳绘姐姐与可怜妹妹是感应到了的。”

    “感应到了?那为什么不提前叫醒我?”北川寺倒是有些诧异。

    呃

    神谷未来忍不住摸了摸脑袋。

    她也不知道怎么说了。

    难不成要她说‘我们看你睡得很香,就好像是做了美梦一样,觉得是感应出错了,就没有叫你起床了’这种话吗?

    “总之她们确实感应到了,而且还通知我了。”

    “是吗?”北川寺蹙眉。

    神谷未来倒是没有在这件事上撒谎的立场,毕竟累女找她麻烦的话,出事的人也是她自己。

    总不可能是觉得他做了美梦,这一人两鬼就不叫醒他吧?

    那也太无厘头了。

    不过也幸好神谷未来她们没有叫醒北川寺。

    北川寺也由此粗略地估计到了累女的实力以及应对她的方法。

    首先,累女并不是无解的存在,她对梦境的掌握力确实远超常人,能够随心所欲地构建出它想要的场景。

    但这同样是她的暗弱之处。

    因为身处梦境,她能在别人的梦境构建出一切。

    可同样也是身处梦境,她只能改变梦境中的环境,真要做决定的还是做梦者自己的想法。

    你在做梦的时候看见恐怖的东西,自然会往更恐怖的地方去想。

    看见断手,便想到碎尸。见到碎尸,就想到怪异恐怖的环境

    这就是人类思维的发散性。

    而累女只要将对方的思想往那个方向诱导就可以了,就算你想要扼制自己的思考,那也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大脑总会在不经意间思考一些事情,有些时候不是人类能主动遏制得住的。

    特别是在睡梦那种半梦半醒的状态下,人的自制力也会大幅度降低。

    像北川寺那样,不管看见什么场景都无动于衷,甚至没有半点想法的人,是很难出现的。

    而往更恐怖的地方去想,也刚好就如累女所愿,她能够逐渐靠自己构建的场景,一步一步诱导你踏入自己挖掘的深渊之中。

    “不管怎么样,记得带上巫毒娃娃。”北川寺将他见到的那些东西告诉神谷未来后,最后提醒了一句。

    “我明白了。”神谷未来用力地点了点头。

    只要在梦中不往更恐怖的方向去思考,保持冷静

    “呼”

    神谷未来轻轻地吐出了口气将巫毒娃娃挂在脖子上。

    “寺君,那我先去休息了。”神谷未来将神乐铃与西九条可怜带上,对北川寺打了声招呼,就回到了她的房间。

    看着白茫茫的天花板,神谷未来缓慢地闭上双眼。

    每到夜晚这个时候,只感觉周围的喧嚣都被剥离了一般。

    眼睛闭上后,剩余的其他感知就敏锐许多。

    能听见风呼啸而过的声音

    能听见远方男女之间叫骂的声音

    能听见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神谷未来只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半分睡意。

    她想要下床了。

    想要去喝口水。

    唔?!

    神谷未来动了动身子。

    动不了!

    完全动不了!

    她的四肢沉重无比,连睁开眼皮似乎都需要无穷的力气一样。

    神谷未来双唇动了动,努力地呼吸着。

    什么情况?为什么会这样?

    神谷未来能够感受到,她的神智能清楚,只是行动像是被封锁住一样,躺在床上根本无法动弹。

    难不成已经开始做梦了吗?

    一想到这里,神谷未来下意识地心中一惊。

    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她挣扎着想要睁开双眼,可拼尽全力也只能撑开一条细细缝隙。

    透过这一条缝隙,神谷未来看见了

    那是一个全身青白色的无面女性。

    对方光滑的脑袋对着神谷未来的脸,颀长的手臂死死地摁住她的四肢,不让她挪动半分。

    累女!

    神谷未来心中悚然,无数恐惧的想法下一刻就要呼之欲出。

    可她硬生生地忍住了。

    强行地压住了自己的想法。

    但下一刻,神谷未来感受到了。

    对方厚实的手掌死死地捂住了她的口鼻,并且还在逐渐用力!

    神谷未来的身体僵硬了。

    她本来就处于不能行动的状态,这一被捂住,自然是连呼吸都无法做到。

    神谷未来很快就感到了缺氧的症状。

    头晕、头痛、耳鸣、眼花、四肢软弱无力!

    她浑身上下都有着小小的抽搐。

    下意识的,她想起了北川寺说出的话。

    “这是自己的梦境,因而你也有操纵你自己梦境的能力,实际上不用害怕,也不能害怕,在你真觉得你‘死了’的那一刻,你在现实中的身体也会死亡。”

    操控自己的梦境?

    说的简单做起来难啊!寺君!

    神谷未来在心中大叫起来。

    对方的力气越来越大了,神谷未来的脑子也越转越快,无数个解救的想法从脑中闪过

    “寺君!”

    她心中一动,想到了那个面无表情的冷硬青年。

    寺君在这个时候会做的事情

    他会怎么办。

    他看见累女究竟是什么表情

    神谷未来疯狂在脑中丰满北川寺的形象,下一刻

    嘭!!!!

    有人一脚将房门踢开了。

    一个漆黑的身影走进房间,直接跳起来对着死死捂住神谷未来口鼻的累女一脚踢去!

    死气森然之间,这一脚直接踢烂了累女的脑袋。

    而累女离开的那个瞬间,神谷未来就感受到自己身上无形的束缚被揭开。

    她一个翻身起床,来到‘北川寺’身后。

    “未来,你往后面站一点。”

    或许是因为梦境的原因,北川寺的表情也温和了不少。

    他伸手摸了摸神谷未来的小脑袋,接着一步一步地向累女走去。

    而当累女看清楚北川寺的面貌后,居然惊恐的大喊了一声,整个人嘭的一声撞破窗户,直接消散在夜色之中。

    “寺君你究竟在你梦里面对累女做了什么啊?”

    神谷未来禁不住吐了吐舌头。

    对方只是看见北川寺的相貌就被吓成这个样子,这同样也能看出北川寺在他的梦中究竟对累女做了怎么样惨绝鬼寰的事情。

    北川寺在她面前从来都不炫耀这种事情,说出来的话也就是类似于‘我在XX遇见了XXX怨灵,然后我把它解决了。’这样简单的句式。

    “不过这是在梦里面吧”神谷未来双眼晶莹地看着前面的北川寺。

    既然是在梦里面,北川寺应该会听自己的话吧?

    没错

    神谷未来果然不愧是古灵精怪的代名词。

    刚才还遭遇到累女袭击,结果下一秒就能够异想天开到另外一件事情上面去

    “在梦里面应该也不算犯法吧?”

    神谷未来喃喃自语着,不由得往‘北川寺’那边走去。

    可是下一刻

    在一种莫名半梦半醒之间,她似乎听见了声音

    “未来!”

    “未来!”

    神谷未来睁开双眼,刚好就看见站在她身边的北川寺以及跳到她床边的西九条可怜。

    “我回来了?!”她叫了一声,翻身从床上起来。

    “嗯。刚才我睡下不久可怜与神驻小姐就过来叫醒我了,你好像遭遇到了什么东西。”北川寺看着她,继续问道:“刚才遇见累女了?后面发生了什么?”

    见他带着些许疑问的眼神,神谷未来刚要回答

    她突然想起自己想在梦里对北川寺做些什么了。

    接着神谷未来的脸色通红地用力甩了甩脑袋,语气结结巴巴地说道:“没、没什么。累女已经离开了,今晚估计都不会出现了。”

    “是吗?”北川寺皱眉,可还是没有多问:“那你继续睡吧。时间不早了,我也要去休息了。”

    留下这句话后,北川寺离开了神谷未来的房间。

    只留下神谷未来一人,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满面臊红

    “我刚才究竟想干什么啊?”

章节目录

这个日式物语不太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和风遇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和风遇月并收藏这个日式物语不太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