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墓园虽然不是依山而建,可离着一座山并不是很远,所以,地势上是延续了山体的那种地势,北高南低。

    墓园的入口处在南边,进入墓园之后,是一路向上的走势。

    墓园正中是一条主道,这条主道把整个墓园分为了东西两个区域,在入口处不远的东西两侧,是那种小格子类的存放骨灰的墓穴。

    这种墓穴是最便宜的,而越往上,墓穴的价格也就越贵,也就慢慢出现了坟墓,先是坟堆样式的坟墓,墓前有单独的墓碑,越是往上走,坟墓的墓穴占地面积也就越大,修建的也就越气派。

    欧阳缘怡带着陈坚一路往上走,显然没有要停下的意思,陈坚心里也就有数了,关盈的墓在这个墓园里,必然是很高级的那一类。

    在离着墓园尽头,也就是墓园最北边,最高的那块区域还有一些距离的时候,欧阳缘怡停了下来,转身拐进了东侧区域。

    “这区域的墓穴,是这座墓园第二高的等级的吧?”陈坚跟着欧阳缘怡朝前走去的同时问出了这句话。

    其实,很容易就可以看的出这一点,因为墓园的地势是北高南低,不可能在斜坡上修建墓穴,所以,墓园利用地势平坦园区的土地,整个墓园有点类似梯田的样式。

    此时,欧阳缘怡带着陈坚拐进去的东侧墓群,与相对的西侧墓群,处于一个平坦的区域,而且是处在第二高度的区域,再加上一路走来,下面的墓穴是逐级提升规格的,这里自然也就是第二高规格的墓穴了。

    这座墓园最好的墓穴,自然就是最北面,也是尽头最高的那块区域的墓穴。

    只是,最好的区域的坟墓都修的很大,并不多。

    而此时第二高规格的墓群区域,已经修了很多坟墓,空余的地方已经不多了。

    欧阳缘怡在东侧中间位置停了下来,说道:“到了!”

    陈坚凝目看向了面前的这座坟墓,墓碑上的名字赫然是关盈,上面贴的照片,也是关盈的照片。

    “旁边这座是师父母亲的。”欧阳缘怡侧了下身子说道。

    陈坚看向了欧阳缘怡面前的这座坟墓,果然,上面贴的照片,虽然是个和蔼的老太太,可从面容上来看,与关盈很是相似,墓碑上刻着的名字是欧阳兰。

    “没带香烛纸钱!”陈坚在这个时候说道。

    “人死如灯灭。”欧阳缘怡看着关盈的墓碑,说道:“那些都是虚的,能常来看看,心里有就够了!”

    陈坚默默点了点头,对欧阳缘怡这个观点还是蛮赞同的。

    “你要不要做我师兄?”欧阳缘怡在这个时候轻声问道。

    听到欧阳缘怡这话,陈坚看向了欧阳缘怡。

    欧阳缘怡指了指关盈的墓碑,说道:“如果你承认你是我师兄,就在这里正式拜师,我以师兄称呼你!”

    很显然,欧阳缘怡对陈坚没有正式拜师的事情,还是很在意的。

    当然,这并不代表欧阳缘怡不承认陈坚这个师兄,而是欧阳缘怡认为,既然自己认他这个师兄,拜师仪式就不应该有所欠缺,更何况,自己师父已经去世了,陈坚应该在这里正式拜师,也好给死去的师父一个交代。

    “我承认是你师兄。”陈坚沉吟了一下,说道:“不过,这拜师的事,先放一放再说。”

    听到陈坚这话,欧阳缘怡不解的看向了陈坚。

    “她活着的时候,我没有正式拜师,死了到她坟前拜师,总要有不一样的拜师礼。”陈坚看着欧阳缘怡,解释道:“等解决‘千手佛’的事情,给她的死找回说法,再来拜师不迟。”

    欧阳缘怡明白了,陈坚这是要拿解决“千手佛”的事情,当做自己的拜师礼,解决了这件事,再来自己师父的坟前拜师。

    “好!”欧阳缘怡用力点了点头说道。

    陈坚不在多说什么,沉默的看着墓碑上关盈的照片,她教了自己一年的时间,不管是以老师的身份,还是师父的身份,对陈坚来说,她都是当之无愧的。

    和关盈相处的一年,点点滴滴浮上陈坚的心头。

    陈坚原本不太明白,关盈这位老师,为何看自己的目光,与其他的老师不同,其他的老师都是十分严厉的,关盈在严厉的同时,眼中时常有慈爱的神色闪过。

    知道关盈的身份,陈坚才明白这种慈爱的眼神为什么会出现,她既是自己妈妈的闺蜜,又是自己爸爸的朋友,面对自己,当真是看晚辈的心态。

    而且,老头子也告诉了关盈,陈坚要做什么,才要求她教给陈坚千术,她自然也知道,陈坚以后面临的将会是多大的困难,自然也就少不得会有心疼陈坚的想法。

    “走吧!”陈坚深吸一口气,从自己的思绪当中回过神来,当先朝外走去。

    欧阳缘怡跟了上来,陈坚问道:“不知道‘千手佛’的真面目,有点难办,你比我知道的多,有什么好的想法没有?”

    “引蛇出洞!”欧阳缘怡沉默了一下,说道:“就现在的情况来看,似乎只有这个办法可行!”

    “看来,你有想法了。”陈坚笑了笑,说道:“找个地方详细聊一下。”

    陈坚和关盈出了墓园,那个精瘦的男人,又扔给了老头两包好烟,这才上车驾车载着陈坚和关盈离开。

    时间不长,车子驶入滨江市区,欧阳缘怡询问过陈坚去哪里,陈坚告诉了欧阳缘怡一家茶楼的名字,这个精瘦的男人,立刻驾车载着陈坚和欧阳缘怡,直奔这家茶楼而去。

    这家茶楼的名字叫做玉壶春。

    “没想到滨江还有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茶楼。”欧阳缘怡在下车的同时说道。

    “这家玉壶春,在海港,滨江,燕京三地都有,都是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陈坚说着话,走进茶楼,点了一壶茶,并且要了一个包间。

    玉壶春自然是秦韵开的,其实,秦韵此时并不在玉壶春,而是在燕京,忙活着玉壶春开新店的事情。

    陈坚回来这里,一是要照顾自家人生意,二是这里谈话比较方便,因为每一家玉壶春,都有一个包间是不对外的!

章节目录

全能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玄远一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玄远一吹并收藏全能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