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告别还有一项好处。

    那就是就是在无有菱心中,更显得自己无欲无求,没有贪图她什么东西,加深“只是报恩”的印象。日后,在和无有菱相见,必更能得到她的信赖。

    其实,要和无有菱形成紧密联系,有个最快捷的方法,就是和其发生关系。

    凌云可以感觉到,无有菱对自己抱有好感。若是拿下她的贞操,必定能让这位未来的无家族长倾心自己。

    凌云相貌虽然丑陋,但散发出来的“人格魅力”早已经打动无有菱的心。

    他知道自己若是要求,必不会遭到无有菱的拒绝。

    但此法万万不可实施!

    一旦如此,他就是无家的姑爷,整个人就要被绑架到无家这辆战车上去。

    凌云再无法我行我素,一举一动都将受人关注,做事束手束脚,就算是修行也得故意压制。

    修为增长过快,便会让骨血团圆暴露。骨血团圆一旦暴露,势必影响天下动荡,引发各方觊觎。凌云心中清楚得很,骨血团圆蛊的恐怖价值,就算是无家也不能独吞。

    若是自己重生的机密也暴露了,呵呵,平日里那些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灵仙修炼者,甚至灵仙之后的修炼者,都会接二连三地跳出来。而到达灵仙之后,个人战力质变,每个修炼者都有能独自抗衡整个家族的力量。

    一旦和无有菱发生关系,那么无有菱确认了身份之后,不管是她还是无家族长,都会将凌云找来。凌云又是个魔道修炼者,来历不明,查询和审问是不可避免的。

    他若是逃跑,那么就要面对无家的追捕和通缉。这完全和黎家的通缉,是两个层次。

    黎家本身岌岌可危,有力未逮,而无家却是西域霸主之一。

    到那时,摆在凌云的路只有一条,那就是逃离西域。

    ……

    无燕飞盘坐在虚空中,浑身都沐浴着火焰。

    火焰猩红如血,在黑暗的虚空中静静燃烧。

    作为无家的族长,他每日都被家族事务缠身,真正能修行的时间并不多。然而即便如此,凭借他傲世的资质和悟性,仍旧将修为推到灵王高阶,如今距离巅峰境界只差一步之遥。

    今天的修行即将结束……

    血焰缓缓消褪,慢慢收拢,最终还原成无燕飞的一头赤色长发。

    没有了火光,黑暗渐渐弥漫,成为此间主宰。

    但忽然!

    无燕飞睁开双眼,他瞳眸血红,目光如电,划破黑暗。

    “一道新的血脉,源自于我的血脉……这种东西怎么会凭空出现?”

    无燕

    飞念头一动,瞬间消失在黑暗当中。

    再出现的时候,他已经在无家外城当中。

    嘈杂的人声旋即传入耳帘,街道两旁排列着各种小摊。

    周围行人,只看到忽有血焰一闪,凭空就出现了一名黑袍血发的英俊男子。

    “哎妈呀,吓我一大跳!”

    “这人是谁?居然敢在无家城滥用灵力?”

    许多人投来惊疑不定的目光,只有几位认出无燕飞,但一时间又不敢确信。

    无燕飞没有这些目光放在心上,他循着血脉间的感应,犀利的眼神投到无有菱的身上。

    二女正驻足在一个小摊前,正在评头论足。

    “小姐,这个簪子好看!”小蝶取出小摊上的一个玉簪,放到无有菱的秀发上比了比。

    无有菱勉强笑了笑,离别了凌云之后,她心情低落,对什么事情都没有兴趣。

    小蝶倒是被这城中的繁华景象迷住,又活泼起来。

    忽然,无有菱心有所感,转头望去。

    她在第一时间,就看到了无燕飞。

    在人群中,黑袍血发的无燕飞如鹤立鸡群,分外显眼。

    但吸引无有菱的,却并非他的形象,而是源自血脉亲情的一种神秘联系和呼唤。

    没有说一句话,当无有菱第一眼看到无燕飞时,她就知道了这个中年男子的身份。

    这是她的父亲!

    父亲……这个词,对无有菱来讲,是多么的神秘,多么的遥远,蕴藏了多少悲怜,积压了多少心酸。

    小时候。她无数次问她的母亲,有关父亲的话题。但母亲缄默其口。而如今,她终于见到了父亲。

    “原来娘临终前,要我来到无家城,是这个缘由!”她恍然大悟,顿时眼泪就止不住地往下掉。

    无燕飞看到无有菱的第一面,就联想到了她的母亲,明白了她的身份。

    像,真的是太像了!

    这孩子眉宇间的温柔。和她如出一辙啊。

    无燕飞心口蓦地一疼,恍惚间他仿佛又看见了她。

    那是在春雨蒙蒙的下午,荷塘边杨柳随风摇摆,在破旧的屋檐下,还是无家少主的无燕飞。偶遇了正在避雨的张家少女。

    才子佳人,一见钟情。倾诉衷肠,私定终身……

    然而世事无奈,江山美人往往如鱼和熊掌,哪能兼得。

    年轻的无燕飞,心中燃烧着旺盛的火焰,这火焰源自男人天生就对强大和权势的野心。

    在野望和柔情之

    间。在责任与逍遥之中,在强敌的逼压和佳人的承诺之间,他最终选择了前者,放弃了后者。

    所以。他击败了一干兄弟姐妹,登上了无家族长的宝座。所以,他成为了灵王修炼者,拥美无数。如今儿女满堂。所以,他不能再找那个她。因为张家和无家乃是世代的仇敌。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族长的身份,成就了他,也束缚住了他。

    王的一举一动,都会牵引风云变化,都在受着世人瞩目。他身为无家族长,怎能因为儿女私情,而不顾家族影响?

    这些年,他努力说服自己,把愧疚和不安深藏,用大义和责任来麻痹。

    他以为自己已经忘了那一切,但是当他陡然间看到无有菱时,他心底最深处的那些记忆,那些温柔,如春雨般淅沥而来,瞬间笼罩住他的心扉。

    此刻,他心潮起伏,汹涌!

    血浓于水的亲情,化作一条长河。而惭愧又将这道长河,泛滥成江海,瞬间淹没席卷了他。

    他轻轻迈出一步,瞬间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出现在无有菱的面前。

    小蝶惊呼一声,周围人皆投来诧异、惊骇的目光。

    但当事的两位,却毫无察觉。

    “你,你叫什么名字?”无燕飞努力开口,他的声音带着磁性,流露出浓郁的温情。

    无有菱却没有回答。

    她那一对美眸中,泪水扑簌扑簌地往下掉。

    她后退一步,紧紧地抿着嘴,定定地瞧着无燕飞,目光中流露出倔强……

    就是这个男人,伤了娘的心。

    就是这个男人,让我从小到大饱受歧视和欺凌。

    就是这个男人,让娘魂牵梦绕,就是死前也在挂怀。

    就是这个男人,他就是我的……父亲。

    这一刻,她情绪激荡至极,无数的情感混杂在一起,形成狂暴的漩涡,将她的心神都吞没。

    她昏了过去。

    “小姐!”被无燕飞气势所摄的小蝶,蓦地惊醒,尖叫一声。

    但无燕飞早先她一步,将无有菱揽在怀中。

    “是谁在公然违反城规,动用灵力,想进监牢吗?”一队城卫军察觉到异常,骂骂咧咧地赶了过来。

    “啊,族长大人!”一看到无燕飞,他们顿时脸色大变,齐齐跪倒在地上。

    整个街道轰动。

    “你,你竟是无家的……”小蝶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

    无燕飞伸出手,抓住小蝶的胳膊,血焰一闪,三人在原地瞬间消失。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摘星武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想疯的小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疯的小狐并收藏摘星武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