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比赛会让你看到差距的。”星珀看着李通轻声地说道,在他的周身围绕着一颗又一颗耀眼的星辰。

    “说起来我挺为你感到可悲的。”李通随意地说道,眼中带着一丝同情,“身在大家族,无法和那些最顶尖的天才一较高下,天赋不足的你只能依靠这种外力来增强自己的手段,提升自己的竞争力,最终只能沦落到一个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境地,真是悲哀。”

    “够了。”星珀冷冷地说道,看向李通的眼神充满着杀意,这个皮肤黝黑的少年看上去挺老实的,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是扎人得很,真正地刺到了星珀的痛楚。

    “被我说出了真相,恼羞成怒了?”李通嘴角挂着笑容,毫不客气地嗤笑道,“来吧,让我见识一下你家族的手段。”

    李通说的这句话在外人看来再普通不过了,但是落到星珀耳朵里却不是这么一回事,见识一下你家族的手段,言下之意根本就是在讲星珀你自己就没什么本事,你能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只不过是因为你命好,投胎到了大家族而已。

    “你会后悔惹怒我的。”星珀眼神冰冷了下来,但是心中的怒火却是压抑了下去,他虽然不是最顶尖的那批天才,但是论手段也要其他选手强上不少,在心性方面自然也不会太差。

    李通虽然之前三言两语成功激怒了他,但想利用这种手段让他发挥失常,那还是想得太过简单了一些。

    李通一挑眉毛,心想着星珀或许进不了大陆天才的第一梯队,但是在这次大会上确实是排名前三的种子选手,这份心性让他还是很佩服的。

    “来吧,别说我欺负你。”星珀冲着李通招招手,“让你先出手。”

    李通黝黑的脸上露出一丝灿烂的微笑:“真的?”

    星珀点点头:“别客气。”

    “来了。”李通随意地说了一声,随即身形陡然间启动,瞬间掠过漫长的距离来到星珀跟前,“看拳。”随即,一拳朝着星珀的面门砸落,杀气如海,拳风滔天。

    “恩?”星珀一惊,李通所展现出来的速度比他之前的比赛还要快,看样子这人之前也没有倾尽全力,一直藏着掖着,等到这一场比赛彻底爆发。

    “是很快,但是不够快。”星珀的声音突然在远处响起,不知在什么时候,他早已变换了方位站在了远处。

    而李通气势惊人的一拳却是打在了空气里,在他面前的星珀逐渐淡化,最终消失不见。

    “有点意思。”李通看着站在远处的星珀轻声地嘀咕道,他的双眼起了变化,黑色的瞳孔消失不见,只留下一片瘆人的眼白,宛若鬼怪一般。

    “那双眼睛到底是什么来头?”星珀在心中轻声地说道,这也是李通最让他忌惮的地方,他

    一直看不透对方这双眼睛究竟有什么古怪,因此在比赛刚开始的阶段没有主动出击,希望通过对方的手段来搜集一些情报,方便他更好地做出应对。

    “再来。”李通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身形再次闪烁而出,速度又是暴涨了几分,比之前还要快,观众只能看到场中闪过一道模糊的光影,快速地穿梭而过,瞬间来到星珀的面前。

    “他的速度难道没有极限?”星珀脸色有些难看,李通之前所展现出来的身法速度已经可以排进这次大赛的前五之列了,现在居然又加快了不少,这简直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但是对我而言,这点速度没有用。”随即星珀又笑了,身形再度模糊了起来,下一瞬陡然出现了场地的另一边,身法之诡异宛若鬼魅。

    李通苍白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双目中散发出一阵阵奇异的波动,在整片场地中弥漫。

    “来了。”星珀轻声说道,“让我看看这双眼睛究竟有什么门道。”随即他的双手也亮起了耀眼的星光,缠绕在他周围的星辰快速地旋转起来,一张巨大的星图猛地张开,笼罩了整片场地。

    “星图·转星。”星珀在心中轻喝一声,一上来就是施展出极强的手段,漫天的星斗环绕整片场地开始缓缓地转动起来,仿佛夜空中闪耀的群星,围绕着大地不停地闪烁。

    “这到底是什么手段?”萧霖看得一头雾水,“这属于能力吗?”他轻声地嘀咕道,之前从来没有听说过四大能力中有这种手段,让他现在看得一愣一愣的,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四大能力并不能覆盖所有的领域。”司徒云在一旁小声说道,“还有许多流传下来的古法,数目繁多,这恐怕也是其中的一种吧。”

    “恩。”萧霖轻轻地应了一声,他的心思又被古法吸引了过去,琢磨着自己要不要也搞一套玩玩,一点都没意识到他现在所掌握的心剑术就是最顶尖的古法了。

    “不错的手段。”李通抬头看着头顶上的漫天星辰,饶有兴致地点评道,就好像是看着一个后辈,眼中露出满意的神色。

    星珀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这小子摆谱摆到他的头上来了,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吗,这副姿态是怎么回事?

    “我希望你到时候还能笑出声来。”星珀语气冰冷地说道。

    “转星、苍星和群星,三大境界你只掌握了第一步,而且还是个半吊子,想用这种手段击败我,还是差点意思。”李通淡淡地开口说话,却是让星珀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星珀惊愕无比地看着李通:“你居然知道三星诀?为什么?”

    “这套功法也不是你们家族独有的,我见过有什么好奇怪的。”李通嘴角带着玩味的

    笑容,“当初我看了一眼,觉得这套古法打起架来是好看,整个人亮晶晶的,但是招式过于花哨,威力不大,不是很适合我,所以我就没学。”

    星珀面色难看地盯着李通:“那是因为你根本学不会。”

    “随便你怎么说。”李通无所谓地说道,“一会儿我把你击败了,你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了。”

    “可笑,一个山疙瘩里冒出来的乡巴佬居然还想着打败我?”星珀冷笑一声,“一会儿有你哭的时候。”

    “我等着。”李通点点头也不生气,看着星珀的眼神像是看着一个傻子。

    这目光顿时让星珀气炸了肺,整个人大吼一声,额头上青筋爆起,身形快速地掠出,化作耀眼的星光,朝着李通掠去,周身掀起惊人的能量风暴,宛若浪涛在整片竞技场中席卷。

    李通动了,在他的周围突然冒出一道道影子,顿时十名李通的身影出现在了场中,朝着四周散开,将星珀围成一圈。

    “这是?”萧霖在观众席瞪大了眼睛,他记得这原本是李通之前的对手所施展出来的招式,没想到李通居然也会?

    “这是杀道·十式?”星珀心中一愣,这不是之前那个谁用过的吗,怎么李通也会?

    “我会的东西多着呢。”李通淡淡地说道,“比如说这个。”说罢,他身形一颤,在他的周围居然亮起了一颗又一颗的星辰,缠绕在他的身边,缓缓地旋转着,散发出诡异的波动。

    “怎么可能?”星珀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所见到的一幕。

    “李通也会星珀的手段?”萧霖张大了嘴巴,不敢相信自己所见到的这一幕,这也太邪乎了吧,从头至尾李通就没有施展过自己的手段,全是旁人的招式,而且连星珀的手段都掌握了,这还怎么打。

    “还是有些区别的。”司徒云眯着眼睛看着场中的这一幕,“星珀施展的是纯正的三星诀,结合他自身的星辰之力,是最最正统的招式。”

    “那李通呢?”萧霖问道,他很想知道李通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没有星辰之力也可以掌握三星诀吗?

    “李通应该没有掌握三星诀也没有学会杀道·十式,他只是夺取了对方的手段。”司徒云沉吟着说道,“这恐怕和他的天赋有关。”

    “夺取?”萧霖一头雾水,“别人的招数看一遍就学会了?”这手段简直是逆天了,那他的心剑术、三世剑不是李通看一遍就会了?

    “夺取的话肯定只是学其形,难学其神,而且也不是所有招式他都能够夺取的。”司徒云轻声说道,“不然的话,他早就天下无敌了,也没有我们什么事情,从他现在施展的三星诀来看,他还是做出了改变。”

    “用杀气替代了星辰之力。”萧霖切中

    了要害。

    “不错。”司徒云点点头,“他并没有像星珀那样掌握星辰之力,所以用杀气替代,施展出了三星诀相同的效果。”

    “为什么人家能够做到这种事情?”萧霖还是不明白。

    “这恐怕是人家最大的秘密了。”司徒云笑了笑,“旁人是很难知晓的,不过要我猜的话恐怕和他的那双眼睛有关。”他神色比价轻松,没有被李通的手段震慑到,毕竟他所修习的手段都是和他的云中雀变化系所结合的,李通若是不具备变化系的能力,就算学会了也施展不了。

    但是对于星珀这种依赖功法的人来说,李通就是他的噩梦,无论你施展多么稀有的古法或者是上古流传下来的神功都有可能被对方识破,甚至掌握,这场比赛对星珀来说很难了。

    “星珀十有八九会输掉这场比赛了。”司徒云淡淡地做出了判断。

    萧霖闻言看向站在场中的李通,而对方似是有所察觉地转过头来,目光同样投向了萧霖。

    二人隔空对视,眼中都是闪过一道光芒,随即李通咧嘴冲着萧霖笑了笑,笑容中藏着深意,似是在对他诉说,我在决赛等你。

    (本章完)

章节目录

六界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红尘如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尘如血并收藏六界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