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怕,我不紧张,我很好的……”叶绵绵努力地挤出一丝笑容。

    其实这一路,她也想了很多。

    昨晚上的温颖实在是太奇怪了,仔细想来,各种行为非常可疑。

    如果挑唆她去杀慕寒川,那完全没有必要带刀啊!

    她就算是真的同意了要去杀慕寒川,难道不会自己去买刀啊。

    这就是明显的破绽,温颖一定是有其他的图谋,这个女人真是太可怕了。

    这个时间点,机场里的旅客并不多。

    秦烈看着叶绵绵的神色也不太对劲,便先带她带到了贵宾休息室里,给她点了一杯咖啡。

    大约十分钟之后,他去托运了行礼和值机之后,这才过来找她。

    “能行吗?”

    他伸手抚了一下她的额头,微微有些烫手。

    她的脸色看起来有些不正常的红晕。

    “发烧了?”

    “没有,不要紧,可能是昨晚上淋雨受了一点小风寒,没事的,我经常会这样发低烧,老毛病了。”

    她说得是轻描淡写。

    他闻言却是震惊又难过。

    以前的她并不是这般的虚弱,少女时代的她身体还是很健康的,没有像现在这样动不动就发烧。

    “那我先带你去看医生……”

    他放下背包坐在了她身边。

    “真的没事,阿烈。我多喝些热水就好的,我不骗你的,我以前发烧就这样多喝些热水就好了。”

    他一双深邃的眸子写满了焦虑。

    握着她肩膀的大手,也不知不觉地紧握了起来。

    她越是这样满不在乎,他的心里却是堵得难受。

    “阿烈,我们走吧!不能再耽误时间了,两个小时就能到香港。等到了香港之后,如果还在发烧,我再去看医生。更何况,香港的医疗比深城要好。”

    她的话终于是说动了他。

    “我去给你弄点退烧药……”

    秦烈转身走了出去。

    机场里有药店,他很快买来了退烧药,跟咖啡店里的服务生要了一杯热开水,然后盯着她把退烧药喝下去。

    “苦吗?”

    他问。

    她眯着眼睛,许久才笑着摇头,“不苦!”

    说不苦是假的,虽然药里混了水果的口味,但仍旧是苦得发涩。真不知道这药里面加了什么成份,这种苦是很难接受的苦。

    秦烈赶紧掏出一根棒棒糖出来,剥到了糖纸放到她面前,她伸手去接的时候,他却拿开了。

    “闻一下就好,发烧不宜吃甜的东西,会加重病情的。”

    叶绵绵白了他一眼,“哎,不闻了!吃不着心里痒痒呢。”

    秦烈这才笑了,伸手扶住了她的手臂,重新给她好了帽子,这便一起走出来。

    “走吧,去安检了。”

    叶绵绵走在秦烈的身后,做贼心虚一般,不时东张西望,总担心警察会从某个角落里涌出来,把她抓住了。

    安检的队伍并不长,这个时间点来过安检的,多半是国际航班。

    “你知道吗?五年前,我从深城逃走的时候,也是现在这个样子。说起来真的好丢人,我总是走在逃跑的路上,你说我的运气是不是很差?”

    她冲着他笑。

    “不!上次是我没有保护好你……以后不会再有了。”

    他的神色始终很沉稳。

    “阿烈,你笑笑……”

    她伸手揪起了他的两边脸颊,轻轻地捏了捏。

    他索性冲着她吐了下舌头,把她逗笑了。

    这笑声也缓解了两个人的紧张,叶绵绵先过安检,在镜头前面,她必须摘掉帽子和眼镜……

    她都一一配合,倒是很顺利地就通关了。

    她通过安检之后,没有急着离开,而是站在旁边转身看着秦烈。

    那男安检官在检查秦烈的身份证时,反复对比了许久。

    大约有十来分钟……

    叶绵绵看得干着急,秦烈倒是很镇定,站在旁边还在玩手机。

    手机响了一下,这手机是秦烈给她的一部一次性手机。

    叶绵绵拿起来一看,是秦烈发过来的短信。

    “一会有什么意外发生,你拿着机票先上香港,在香港等我。记住,千万别乱。就算我不能跟你一起上飞机,香港那边也有朋友会接应你的。”

    她立即回复,“不要,阿烈,我要跟你在一起!要走一起走,要抓一起抓,我绝不一个人离开。”

    “乖,听哥的话!”

    “我就任性这一次,不听!”

    秦烈给她发了一个发火的表情,她回复他一个吐舌头的表情。

    许久,她放下手机,这才看到秦烈已经顺利通关了,她这才松了一口气,冲着他笑。

    “傻丫头……”

    他过关第一件事情,便是紧紧地抱住了她。

    “说好了,我们相依为命!我怎么能抛下你!”

    “我的责任是保护你!你的责任是保护你自己,懂吗?”

    “噗,你看不起我啊!你凭什么不让我保护你?”

    “因为……你还没有长大!”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特别认真。

    叶绵绵被他逗得,笑得快直不起腰了,这样的话,秦烈从小时候就说到现在,恐怕在他的心里,她这一辈子都长不大了。

    笑着笑着,最后她的眼眶发涩了,不想让秦烈看到她的眼泪。

    她低下头,看着秦烈放在身侧的大手,默默地牵了上去。

    那只大手立即反握住了她,握得紧紧的,将她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一种温暖而踏实的感觉从心底油然而升,仿佛整个人都被一双大手给紧紧地握着。

    阿烈,我们再也不要分开,彼此共渡难关。

    秦烈找了一个比较偏僻的候机厅,“你坐在这里休息一下,还有半个小时就可以登机了。”

    叶绵绵紧张的心,终于是渐渐平稳下来,她看向玻璃墙外面,天亮才刚刚亮起鱼肚白。

    秦烈摸了一下她的额头,退烧药效果很好,那热度终于退下去了。

    “想吃点什么?”

    “不了,我不饿,刚才喝了一大杯咖啡,还有一杯水,现在肚子里全是水……”

    “我给你买点吃的,飞机餐挺难吃的……你等我一会!”

    秦烈看着还有时间,便想去给叶绵绵买点热乎的东西吃,吃点热的感冒会好得快一些。

    秦烈才走了两步,叶绵绵便喊住了,“阿烈!”

    秦烈停下脚步看向她,“怎么啦?”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你再也回不来了!”

章节目录

禁欲总裁,求放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夏日花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日花火并收藏禁欲总裁,求放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