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寒川没有想到,自己的试探换来的是她会意一击,她这一招算是正戳中了他的心脏。

    疼痛在心尖渐渐漫延开来,那是一种失重的感觉,就像整个人飘在半空之中。

    慕寒川感觉到无比的愤怒。

    有那一刻,他脑子里是毁灭全世界的念头。

    许久,对上她明亮的眸子,以及挺直的胸脯,他渐渐冷静下来了。

    “我觉得你最好还是抽空去一趟,因为……晨星会来!”

    “你说什么,让晨星参加你的婚礼?”

    “当然了,我要带他见他的新妈妈!让他知道以后会有一个新的妈妈来疼他爱他了。”

    慕寒川这一击算是戳中了叶绵绵的心脏了。

    叶绵绵开始紧张了,她无法想象慕晨星喊另外一个女人妈妈的场面,她会心碎的。

    那是她的孩子。

    “慕寒川,你不可以这样,那个女人会虐待晨星的……”

    “你这不是废话吗?”

    “慕寒川,你会告诉晨星我才是他的生母吗?”

    “不会!”

    眼前的男人无比的绝情,一个一句都伤透了她的心。

    “不,慕寒川,你不能这样,我要见晨星……”

    “我早就说过了,你这辈子都见不到晨星了。”

    男人高大的身形挡住了灯光,将她笼罩在一片阴暗之中,叶绵绵感觉到自己的心仿佛被人给揪走了。

    五年啊!

    她十月怀胎生来的宝宝,被慕家强行抱走,让她母子分离。

    而现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他不让母子相见也就算了,还要让慕晨星一辈子都不知道自己生母的存在。

    这对叶绵绵来说,打击太深了。

    她脸色苍白地看着他。

    “慕寒川,你太过份了!”

    “彼此彼此!”

    叶绵绵突然抓住了桌面上的剪刀,在怒火的支配下,她恨不得将那件白色的婚纱剪烂掉。

    剪刀挥下去的瞬间,她突然又舍不得了。

    泪珠从眼眶里滑落,她强忍住了内心的悲愤。

    许久,她将剪刀扔到了一边,没有说话,默默地将婚纱给打包了起来。

    最后送到了慕寒川的面前。

    “好了!”

    他看着她红肿的眼睛,又看着她微微的双手,以及失神的模样……

    他慢理条斯地伸出大手,抓住了包装袋的边沿,拉了一下,她没有放手。

    顿了顿,他再使了一点劲,她终于放手了。

    “慕寒川,把晨星还给我好不好?如果你爱那个女人,你们可以生很多孩子,你到时候有了新的孩子,就不会喜欢晨星了。请把他还给我吧!”

    “我的儿子。就算我不喜欢,他也得留在慕家!他还得喊那个女人妈妈!”

    慕寒川将婚纱抱在了自己的怀里,转身走了出去。

    叶绵绵双手紧紧地纂着。

    她可以很强势,很能干,很聪明……但是在对付慕寒川这件事情上,她始终没有胜算。

    她拿他毫无办法。

    夜深了。

    慕家大门口,阿武拉开了大门。

    江城扶着烂醉如泥的慕寒川走进来。

    “江少爷,我家主子不能喝酒的,他有很严重的胃病……”阿武提醒道。

    江城也是十分的恼火,“你以为我愿意啊,是他天天拉着我喝酒,哎哟,我这还是醉驾把他送回来的。回头要是被交警扣了分,但算他头上。”

    阿武沉默不语了,只是默默地跟着江城,一起扶着慕寒川进了卧室。

    的确也是,是慕寒川最近心情不好,才一直酗酒的。

    此时,慕寒川已经醉得是满脸通红。

    一躺到床上便是四仰八叉的,双眸迷离地瞪着天花板。

    江城在房间里转了一圈,这便发现房间中央放着一尊塑料的女模特,女模特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婚纱。

    婚纱倒是做得挺好看的,只是在半夜里,陡然看到这假人模特还真是吓人一跳。

    他伸手就将那模特搬开。

    谁知道下一瞬间,原来躺在床上的慕寒川突然就跳了起来,抓住了他的手,“不许碰她!”

    “我去,你整个假人在这里,半夜就不怵得慌?”

    “不许碰她,我告诉你,他是我的女人,是我的!”

    慕寒川说着醉话,伸手戳着江城的鼻子,将他一直逼到了大门口。

    “你是不是喝傻了啊?”

    “滚!你滚!她是我的女人,是我的,你再碰她我弄死你!”

    面对着愤怒咆哮的慕寒川,江城无奈地耸肩,只得摇头下楼,“行,我滚了,你照顾好自己,别吐床上了。”

    阿武送江城下楼……

    “话说,你家主子最近这是怎么啦?成天什么正经事情不干,光知道喝酒?还弄个婚纱假人放在这里……”

    阿武叹了一口气,把大概的情况跟江城说了一遍。

    江城闻言摸了一下下巴,“窝草,真没有想到,这家伙还是个痴情种子。所以,他这是为了激将那位叶小姐,才故意整出假结婚的事儿?”

    阿武沉重地点头,“是啊,虽然老夫人有意让夏小姐与慕先生在一起。但是慕先生对她根本没有兴趣,他心里只有叶小姐。”

    “这傻子,他就不知道直接去追求人家?”

    “叶小姐有自己喜欢的人!这个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其实主要还是慕先生也是个骄傲的男人,他不喜欢先妥协。这样闹下去,恐怕最后两个人都不可能走到一起了。”阿武担忧地摇头。

    每次总以为事情已经到了转机的时候,可惜,每次都是事如愿违。

    两个人的性子,都跟刺猬似的,很难相处好。

    “唉,这傻子,就凭他这本事,还愁没有女人。真是脑子进水了,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行了,我走了。”

    江城拎着西装,挥了挥手走进了夜色之中。

    阿武再回到卧室的时候,慕寒川已然躺在了地毯上,他抱着那婚纱的拖尾,一个人在低声地呢喃着。

    “我要让你后悔,叶绵绵,我要让你后悔跟那个男人在一起……”

    “慕先生,不要躺在地上,起来吧!”

    阿武蹲跪在地上,想要将慕寒川扶起来,然而,慕寒川猛地一翻身,张口就是鲜血吐了出来。

    染红了地毯,又溅到了婚纱上面来。

章节目录

禁欲总裁,求放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夏日花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日花火并收藏禁欲总裁,求放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