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武正准备关大门,接下来便见到了让他永远都无法忘记的一幕。

    跟着慕寒川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见过他如此惊慌失措的模样。

    只见慕寒川只穿了一条短裤,怀里抱着用毯子裹好的叶绵绵,就这么疯了似的冲下来。

    “车,车……”

    他似乎说话都有些不清晰了,满眼里只有颠狂的神色。

    歇斯底里地重复着那个简单的字。

    阿武还怔了一会才回过神来,赶紧去车库将车子开了出来。

    慕寒川就这么穿着拖鞋抱着叶绵绵上了车。

    漆黑的马路上,车子像离弦的箭一样,朝着医院的方向飞驰。

    坐在车内的慕寒川完全失去了理智,紧紧地将叶绵绵抱在怀里,他不停地亲吻着她的脸,她的唇,希望能够将从昏迷之中唤醒过来。

    “开快一点,再开快一点!”

    慕寒川双眸泛着红,低沉地吼喝着。

    “慕先生,现在已经是最大速度了。”

    时间,每一分一秒对于慕寒川都是煎熬。

    虽然车子已经飞驰,但是他内心的焦急,还是无法得缓释。

    他只想快一点,再快一点。

    他从来没有这么的害怕过,害怕她熬不到车子抵达医院的那一刻。

    或许是他的呼唤感动了她,又或许是因为车子的颠跛刺痛了她,她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便是昏暗狭窄的车内,男人那张放大的俊脸。

    “你醒了?”

    他惊喜地看着她。

    她艰难地伸出小手,抚向他的脸颊,“慕寒川……你,你,出车祸了?脸上都是血!”

    “不是,不是……”

    “不是就好!吓到我了!”

    她虚弱地说着,想要挤出来一丝微笑来,随着血液的流逝,她感觉体力的温度也在流失。

    “我们这是在哪里?”

    “在车上,你刚才摔了一跤,我送你去医院,你再坚持一下,很快就会好的。”

    他也不知道她能不能听进去,只是机械地,非常努力地安慰着她,一遍又一遍地重复。

    她的小手紧贴着他的脸颊,冰凉入骨,她整个人仿佛一个冰娃娃一般。

    “慕寒川,你是在抱着我吗?”

    她低声地呢喃着,他需要把耳朵贴近她的唇部,才能感受到她微弱的呼吸。

    “是我!”

    他的声音在颤抖着。

    “这是梦吧!不然的话……你又怎么肯抱着我!”

    “不是梦,是我……”

    他低着头贴着她的脸颊,冰冷的泪水沿着她的脸颊往下滑落。

    她似乎在努力地想着此时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哦……慕寒川!”

    “我在……你不要说话,保持体力!”

    “可是,不说的话,我怕我死了……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了!”

    她是极力地想要把自己的话都说出来。

    “不会的,我不会允许你死的,我不允许你死,你就不能死!”

    他固执地,低沉地说着。

    她笑了!

    仍旧有泪从眼角流出来。

    “我一定是要死了,不然的话,你又怎么会如此的在乎我……”

    她仍旧在呢喃着。

    他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所有的话都被一种悲伤的情绪堵在喉咙里,他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只感觉自己的心很沉重。

    “乖……”

    他的唇吻着她柔软而冰冷的额头,一遍又一遍,鲜血已经将她的发丝染红,再晕染到了他的脸上,唇上。

    浓浓的血腥味在车厢里非常斥鼻,而他什么也顾不上了。

    “慕寒川,我爱你,好爱好爱,我想要跟你过一辈子啊!”

    她苍白的唇微微勾唇,笑容就像是飞蛾扑火般的灿烂。

    那种悲恸的情绪在心底纠缠着,他终于发出了像野兽般的哀嚎声。

    “你不会有事的,我们会过一辈子的!”

    他终于是什么也顾不上了,一遍又一遍地给她许下了承诺。

    她抚着他的脸颊,笑得非常灿烂,“太好了,你还要我,我就知道,你要我的,我死也值了!”

    “乖,不要说话了,不要说了,再坚持一下!”

    “我冷!”

    她迷迷糊糊地呢喃了一声,一转头就又昏迷过去了。

    “阿武,开快一点,再快一点!”

    “已经不能再快了!”

    阿武是恨不得能插上翅膀飞,油门就踩满了,车身几乎接近飘移了,然而,慕寒川似乎还不满足。

    终于,半个小时之后,车子终于行驶进了医院的大门。

    车子还没有停稳,慕寒川就迫不及待地抱着叶绵绵下车,直奔急救室。

    “医生,医生,快来人……”

    他一路狂奔呐喊,脚上的鞋子跑掉都不知道。

    阿武停好车子冲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叶绵绵躺在急救床上,被推进手术室。

    慕寒川要跟着进去,但是被医生拦住了,给推开了一些,那门便重重地关上了。

    此时,阴冷的走廊里,慕寒川高大的身形显得如此的颓废。

    仿佛叶绵绵在出事的那一瞬间,他的灵魂都被她给一起带走了,他便成了一个毫无知觉的行尸走肉一般。

    阿武连忙脱下了自己的长风衣披在慕寒川的身上。

    “慕先生,您先穿上这个,我马上回家给您拿衣服。”

    慕寒川没有任何回应,他的双眸紧紧地盯着急救室的大门,仿佛他全部的人生希望都在那里。

    “请问,您是病人的家属吗?”

    护士拿了文件走出来。

    “我是……”

    慕寒川这才有了反应。

    “病人的头部有淤血,需要动手术清理,您跟病人是什么关系?”

    “她……是我太太!”

    慕寒川声线沙哑。

    “那好,麻烦您在这手术单上签字,然后顺便把住院的费用都缴了。”

    慕寒川二话没说,直接接过笔,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阿武站在旁边,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太太?

    他一直把叶绵绵当成自己的妻子了么?

    当阿武从家里给慕寒川拿来了衣服和鞋子的时候,慕寒川一个人光着脚在医院冰冷的地板砖上站了一个多小时了。

    他就像一头困兽似的,来回地走动着,这么冷的天,他竟然一点也不畏惧寒冷。

    阿武摇了摇头,走上前将衣服递了过去。

    “慕先生,您先穿上吧!”

章节目录

禁欲总裁,求放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夏日花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日花火并收藏禁欲总裁,求放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