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穿了,红莲法会实质上就是一场农产品展销会。它的主要功能,就是给上等家族刷名望,顺便收小弟。

    刚成立的小修真家族,生存维艰。就算是灵山有出产一些灵物,没有固有渠道也没有人际关系,不容易销售出去。

    通过这个红莲法会,那些小家族给自家特产找一条经销途径,或许还可以依附在一些上等家族旁边,用以休养生息。

    而且,修行界中灵物奇多,就连一品世家也不敢说自家什么灵物都不缺。有了红莲法会的交流,上等世家也可以独揽一些新的天地灵物,一举数得。

    陈咏诺并不是思想陈腐之人,他知道没人会无缘无故对你好,只是因为你还有一些价值。

    虽然他并不想被收为小弟,或被他人掌控,但是这红莲法会,他还是要去的。

    如今,云罗山这边的发展已经算是走上正常的轨道了。但是,他总觉得这步伐还是太慢了一些。

    特别是后碧湖那边的事件,给他的冲击和教训是相当大的。

    实力弱小,便要被挨打。这个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他自己和父亲,两人的命差一点就没了。

    按道理,他们应该去找无生道报仇,可是他们哪里有这种实力,连人都见不到。

    为此,他们要赶紧强大起来,至少可以有仇报仇,而不是憋屈的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如今,陈咏诺当上了族长,所以他有一种使命感,他更迫切想要提升实力。

    他现在将云罗山上众人的热情调动起来,赏罚分明,人人皆有供奉。

    可是,这一些灵石该从何处来。

    陈咏诺想了一下,还是应该将云罗山上的茶叶发展起来。

    可是如果要发展,就得扩大市场,还得扩大规模。

    如果还是像以前,每隔半个月或者每隔一个月,派人亲自去仙城一趟,将之卖予散修人士。

    这样的寡民经济体量太小,迈出的步伐太小了,更为关键的是,这无法让他们云罗山累积名望。

    如果只是闭门造车,那么他们可以自娱自乐,慢慢发展就好。

    可是,他们可以假装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吗?

    答案是不能的。

    他不知道其他新晋修真家族都是怎么渡过新手期的。

    他就是不想再被动下去了。

    护山阵法该换了,一点安全保障都没有,虽然甄清林对他们并无恶意,但是自家山门让人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感觉还是很奇怪的。

    如果有恶人上门呢,岂不是一点防护作用都没有呢!

    还有,云罗山上也没有什么杀手锏,家里七八个修士的法器灵符也该更新换代了,看着陈咏晶还天天背着一把一阶下品的法剑,其他孩子一脸羡慕的样子,他就觉得很难受。

    本来陈咏诺还在犯难,如何开源节流,接下去应该怎么发展。

    这张红莲法会的请柬,算是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这红莲法会还有半年时间才开始,那么他们从现在就可以开始准备了。

    陈咏诺将这件事情告知父亲,然后跟他商量一下,打算他们云罗山还是主推这云罗茶。

    他们接下去的家族重点任务,便是在云罗山上多种茶树。

    如果按照他们期望的那样,只要他们可以在红莲法会上成功将茶叶推广出去,若是有几个家族对茶叶表现出兴趣,那么他们完全可以再拿下这一些需求。

    为了能够以最好的方式,去参与红莲法会,争取到足够的利益,全家人开始集中力量,广种茶树。

    这时候再种植茶树,也得等半年时间才能收获的。

    但是,如果这时候还不准备,要是真到了需求暴增,到时候又哪里来得及。

    要是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家商品不好,他又怎么说服别人呢。

    ……

    而在陈咏晶那一边,她依然没有对别人说起这边的情形。

    家里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她不想再让家人为她担心。

    她每天花费半个时辰的时间,偷偷跑过来修行,也顺便将那些藓斑一点一点除去。

    而且,她把对面的姐姐,当成了可以倾吐心事的对象。

    她其实是一个很要强的女孩子,不能帮上家里的忙,不能帮哥哥分担负担,这一直是她的遗憾。

    所以,当她发现这一边可以加快她的修炼进度,她就想着赶紧提高修为,到时候再给他们一些惊喜。

    只是,她自以为别人不知道而已。

    整个云罗山,至少有三个人是知道她的事。陈父和陈咏诺就不必说了,还有一个是陈广欢。

    陈广欢如今负责的是云罗山的外务,主要就是做一些巡逻之事。

    此事是陈广欢先察觉到异常,他发现陈咏晶最近一段时间竟然神神秘秘的。

    于是,他悄悄尾随在她身后。陈咏晶的修为比他高了两层,所以他不敢跟太紧。

    直到他看见对方进入了一个幻阵,消失不见后,他赶紧去将此事告知陈咏诺和陈玉泽父子。

    陈咏诺先是大吃一惊,他没想到在自家附近,竟有外人混杂,而且陈咏晶居然知情不报。他赶到那边去了解情形,等到陈咏晶回去后,他才自己一个人进去。

    于是,他便什么都看到了。虽然陈咏诺没见过白蓉韵,但是他毕竟用过那张冰魄寒光符。

    所以,他一下子就认出了对方的身份。就在他要离开时,他发现自己竟然走不了了。

    他转身一看,白蓉韵张开双眼,冰封在冰里,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白蓉韵吩咐他,绝对不能将她待在这里疗伤的事情说出去。

    她前段时间与那位蒙面的无生妖人火拼,本来就伤势未愈,要不是有玉山派的秃七相助,她在劫难逃。

    只是可惜的是,秃七的爱徒裴芷希因为蠢蠢欲动,妄想参与到金丹真人的争斗之中,不幸被战斗余波扫中,虽然她有秘宝护身,却也未能幸免,重伤垂死。

    最后,那个无生妖人还是让他逃了。而他们竟然连对方的身份都没有猜出来。

    陈咏诺自然不知道这些事,只是他看着堂堂一个金丹真人,却是如此下场,心中唏嘘不已。

    回来之后,本来陈咏诺想要惩罚一下陈咏晶,为何对于来历不明之人知情不报。一想到那边的白蓉韵需要她用南明离火祛除黑煞之气,只能暂时作罢。

    等再过一段时间再说,势必要让她明白一点,若是她遇到的不是白蓉韵,而是某个妖人恶人一类,她很可能被卖了还得帮人数钱,更重要的是她很可能害了整个家族。

    此风绝不可涨。

    事后,陈咏诺则是在思考,是不是现阶段,他们对于这些孩子保护得太好了。

    看来,以后也要在这一些事情上再行计较了。

章节目录

修真家族平凡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小有寒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有寒山并收藏修真家族平凡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