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立行看着手里的画,手越攥越紧,画皱成一团。

    终于,他还是站起身,大步向着医院方向过去。

    终究还是心软,终究还是败给了这个小丫头。

    一回到房间,果然看到还带着泪痕的小丫头,她躲在角落里,安静睡着。

    他靠过去,却听到她痛苦的呢喃,发现她在哭,泪水一颗颗往下掉。

    “别走……四叔……四叔……呜呜,别走……”

    呜咽的她被周立行搂在怀里,或许是感受到熟悉的气息和温度,她没一会儿就安定下来,脑袋靠着他的胸口,慢慢陷入深度睡眠。

    周立行默默看着她,温柔地抚摸着她的脸颊,像是怎么都抱不够。

    假如说她是毒品,那他应该就是中毒已深的人。

    这几天,没有这个小丫头当抱枕,他也没能睡好。

    他把她放回床铺上,跟着她一起躺下,在她耳边轻声呢喃:“傻瓜,别做惹我生气的事情,好么?”

    失去她,他也很痛苦。

    早晨,程未央迷迷糊糊醒来时,感觉到被子里的温度比平时要高一些,就好像周立行回来了一样。

    身边还有个东西挡着,她习惯性去摸,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好像有结实的肌肉唉,真像是周立行那种特别好的身材。

    还暖暖的,肯定不是宣隐贵,宣隐贵哪有这么强壮。

    唔,应该是个男人吧,不管了,先睡觉。

    很迷糊的状态里,脑袋总是会慢半拍。

    在她收回手,打算继续睡觉的时候,仿佛有一道闪电,轰地一声劈在她的天灵盖上。

    一下子转头看过去,一眼看到熟悉的脸庞,他正含着笑意看着她,仿佛之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程未央一下子扑到他的怀里,鼻子一阵发酸,惹得眼泪刷刷地掉出来。

    周立行伸手,温柔地帮她擦去眼泪,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背:“好了,别哭,眼睛肿了。”

    程未央咽着眼泪,用力点头,往他怀里钻:“对不起……”

    “没事。”

    他笑笑,抱紧了她:“以后不准这样了。”

    “一定不会,好想你的。”

    她露出甜甜的笑。

    周立行去拿了冰袋,小心地帮她敷着。

    “好点了吗?”

    “嗯嗯。”

    这会儿的程未央,乖巧得像是一只小猫。

    她答应绝对不会再找陈子初。

    周立行也拿出手机给她看照片。

    她总算是知道为什么他那时候那么恼火了。

    特么的是谁把她接吻的照片发给他的?

    不对,那个不算是接吻。

    程未央很认真地解释:“我们这是假接吻啊,你看这里都是错位的,没碰噢。”

    “那他也离你很近。”

    周立行撇嘴,看着图片,依旧是不舒服,他关掉手机,删除照片。

    “不过画还没有拿到诶,四叔什么时候帮忙拿一下吧?”

    这一波代价太高了,画要是没弄到,那也太亏了吧?

    周立行点头答应下来。

    只是,一直到程未央坐月子结束,画都没有到手。

    陈子初内疚地表示,哪幅画好像对宣齐庭很重要,无论如何都拿不下来,他只能保证自己会努力。

    可是这么重要的东西,之前为什么要卖掉?

    程未央不理解,不只是她,就没人能理解。

    周立行去了公司,程未央闲着太无聊,索性带着宣隐贵去逛商场。

    逛着逛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她感觉到有人跟着。

    这种奇怪的感觉说不清道不明,她转头看过去好几次,都没看到什么可疑的人物。

    好古怪,她有些不安。

    还是快点回医院吧?

    于是带着宣隐贵,去结账。

    刚刚离开超市,宣隐贵就迫不及待拆开一包薯片,吃得津津有味。

    正打算过红绿灯,宣隐贵忽然顿住脚步,看着一个方向。

    程未央跟着看过去,不想,见到一位穿得破破烂烂的妇女眼巴巴望着这边。

    “怎么了吗?”

    程未央看向宣隐贵,他却摇摇头,依旧是奇怪地看着那位妇人:“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她。”

    “是吗?”

    程未央看看妇人:“会是你的亲戚什么的么?”

    宣隐贵茫然地摇头:“不知道。”

    程未央索性带着他过去,说明了宣隐贵的情况,然后询问妇人:“你认识他吗?”

    妇人沉默半天,盯着宣隐贵看,就在程未央以为她不会回复的时候,她却突然扑上来,抱住宣隐贵:“我是你母亲啊!”

    程未央震撼在原地。

    宣隐贵也呆住,随即用力挣脱妇人的怀抱,不开心地后退几步:“可是我不认识您啊。”

    被一个陌生人给抱住,是谁都会有些抗拒。

    妇人抹着眼泪,程未央赶忙安抚。

    最后,母子两人被安排在了医院对面的小出租屋里。

    宣母知道救宣隐贵过程后,千恩万谢,几乎要给程未央跪下,她硬是把手里那最后的十几块钱塞在程未央的手里,她说房租一定会找机会还上。

    只是宣隐贵不肯跟着妈妈走,程未央只好暂时把他放在医院里。

    和周立行说了这件事情,她小声感叹一句

    世界太小。

    “我们努力帮他们促进母子关系吧,或许宣隐贵忽然就回复记忆了。”

    程未央趴在床铺上,她虽然可以出院,但周立行不放心她,让她留在医院里多观察几天。

    还有宝宝,也要重点做定期检查。

    毕竟,她怀孕时可是被注入了那种恐怖的药物,虽然用了解药,但谁知道有没有副作用呢。

    周立行对这个无所谓,他在电话那一边笑着:“嗯,你按着自己想法做就好,不是说血浓于水么,两个人迟早都会相认。”

    “感觉就像是看到了以前的我和你。”

    程未央笑了笑。

    失忆,果然不是一件好事。

    挂掉电话之后,她伸了一个懒腰,正打算睡觉,却听到门口传来尖锐的一声:“程未央!你居然有私生子!”

    这根本不带有掩饰的音量,把程未央给生生吓醒,完完全全没了困意。

    她一看门口,宣乐雨就堵在那边,还叉着腰继续大吼:“私生子,程未央你还要不要脸?居然敢这么欺骗子初大哥的感情!”

    “我没有……”

    “你有什么好狡辩的?眼见为实,你难道还想给自己洗白说是被强迫的?”

    (本章完)

章节目录

独家蜜令:大叔,投降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小芋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芋圆并收藏独家蜜令:大叔,投降吧最新章节